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后的流精岁月】【作者:gf1234567】【完】
【最后的流精岁月】【作者:gf1234567】【完】
上部

  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伴因病去世。我今年65岁、身高181、山西一家煤矿董事长,因严重的白内障在家休息,因眼压一直很高无法手术,几乎处于半失明的状态。在家里,除了小外甥,我有绝对的威信。


  儿子:高晓明,38岁,身高175、体重75公斤,现为煤矿总经理。为人厚道,典型的孝子。但身体因哮喘,经常住院媳妇:谭晶,32岁,身高167、体重52公斤、很漂亮。在县城教育局工作,非常的贤惠,平时话不多。只要媳妇在家,几乎不需要保姆做什么。


  女儿:姓母亲姓,叫姚可、35岁、身高166,体重54公斤,在煤矿负责整个公司的财务,很乖巧,很听话。


  女媳:张伟,负责公司销售业务。身高180、业务能力很强。原来也在教育局,后辞去公务员工作,到家族企业负责销售。


  女儿生了个儿子,今年5岁,在幼儿园。


  儿子不知为什么,一直没让媳妇怀孕。


  ***    ***    ***


  我的自诉:


  由于双目几近失明,从单位退下后,在家全靠儿子、女儿、女媳每天汇报的掌握煤矿的情况。


  生活也不能自理,家里请了保姆,不知换了多少回,但日子就这样过着,人老了,有种无奈是难以言喻的。


  直到有一天,因为保姆照顾不周,我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身体其他部位到无大碍,只是双臂骨折。大夏天的,打着石膏,给生活更增添了难度。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


  保姆当然辞退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保姆,媳妇谭晶自告奋勇的向单位请了假,在家照顾我。


  开始几天,我和媳妇谭晶之间确实有些别扭的,小便时要媳妇帮着掏出那家伙,大便完则需要媳妇帮着擦屁股,穿裤子。但洗澡都是儿子回来帮着洗的。


  眼睛看不到,手也不能动,觉得自己废了。心情非常的低落。


  除了媳妇整天陪着我,其它孩子们白天都很忙,直到晚上吃饭时才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就这样,没几天,儿子要去北京参加全国煤炭安全工作会议,我洗澡成了大问题,饭桌上,女媳张伟自告奋勇说他在老大去北京开会期间,负责我的洗澡。


  可我心里老大不愿意的。我没吱声。


  媳妇说:「干脆还是我来吧,这二天大小便都照顾惯了」。


  我听了心头一热心跳加速。但也没吱声。


  女儿说:「老爸,我帮嫂子一起洗你吧。」


  「唉」!我叹了口气。


  女媳接着说:「哥,你去吧,爸有我们呢!」


  儿子走的当天,就出洋相了。


  到了下午5点多,媳妇接回外甥对我说:「爸,他们的6点半才到家,干脆我先给你洗了吧。」这二天,自己的阴茎、屁股都让媳妇触摸过了,我点点头。


  接着,媳妇让外甥看动画片,把我搀扶到浴室里。媳妇在脱我短裤的瞬间,我能够感觉到媳妇的手有些迟缓。犹豫了会,还是坚定的脱了下来。


  由于我个子高,媳妇搬了凳子让我坐着,开始洗头,洗完头以后,媳妇开始洗我的背后,媳妇的手要比儿子柔软多了,感觉媳妇一旦洗起来,也挺利落的。


  当媳妇洗到我屁股时,媳妇扶着我让我站起来,很仔细的我给我屁股擦沐浴露,连屁眼一直洗到接近前面的睾丸。


  一瞬间,在媳妇温柔的手指头刺激下,我发觉前面的阴茎一下就挺了起来,这下尴尬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心跳的好快。


  由于这时媳妇还在后面洗着我的身体,不知道我前面阴茎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心里骂自己是个畜生,赶紧软下去。可是越想越硬,越硬越不自然——「爸,我弄疼您了吗?」我说;「没有」。


  「那您放松些嘛——」媳妇在后面似乎感觉到我身体瞬间僵硬起来。


  「哦、哦——」我有口无心的答道。


  但阴茎不但没软,感觉到还硬的发疼。自老伴走了以后,除了出差,很少接触女人的。


  「爸,后面洗好了,您先坐下。」接着媳妇扶着我慢慢的坐到凳子上。


  我不知道自己的鸡巴处于什么状态,只知道硬邦邦的翘着。


  媳妇这时从后面转到了前面:「啊!」我听到媳妇发出的惊呼声,她一定看见我翘起来的大鸡巴。


  「对、对不起,爸不是故意的。」我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媳妇没吱声。仿佛一下冷落下来。


  只是那么一会会,我发觉媳妇又恢复了正常。


  「爸,没事的。那是自然的反应,您一个人过了那么久,为难您了。」媳妇反过来安慰我道。


  好在这些天媳妇已经帮我解过小便,摸过我的鸡巴了,尴尬很快就消失了。


  接着,媳妇拿着莲蓬头冲洗我的前身,然后开始擦沐浴露,当擦到翘起来的阴茎时,能够感觉到媳妇的手有会会迟疑。就那么一会会,媳妇接着把沐浴露擦在我翘起的鸡巴上,边擦,边翻起我的包皮,延着龟头的沟仔细的清理着哪里的污垢。


  「爸,这里好多泥哦。」媳妇边说边用沐浴露擦着。


  随着媳妇纤细的手指头在阴茎上的刺激,逼的我到吸口冷气——话都说不出来。


  要不是二个臂膀上着石膏,我这时一定会捂住自己的鸡巴。太尴尬太刺激了。


  媳妇清理完龟头以后,用沐浴露顺着翘起来的鸡巴来回鲁了几下:「爸,你的这个好大好粗啊——」媳妇自言自语的说道。


  「谭晶、别、别,」我话音未落,媳妇的手还在用沐浴露洗鸡巴时,感觉阴茎在媳妇手里一阵跳动,我知道,射精了——一瞬间,浴室里安静及了,谭晶的手还保持原来的姿势捏在鸡巴的根部——这时我真的是羞愧难当不知如何是好?


  「爸,您怎么可以这样啊?」


  「我的脸上和衣服上都是你的东西——」


  谭晶轻轻的埋怨了我二句,接着拿过莲蓬头冲洗我的上身,又象征性的冲洗了一下的我阴部。


  站起来,媳妇扶我一下,我离开了凳子。


  媳妇接着用浴巾把我身体擦干,整个过程没再碰一下我的鸡巴,但我感觉鸡巴已经软了,是被吓软的。


  把脚抬起来,媳妇没好气的说道。其实我鸡巴周围还没完全擦干。但我也不敢吱声了。


  媳妇给我穿上衣服后并没马上把我送出浴室,而是拿过刚才坐过的凳子让我坐下。


  虽然我视力很差了,但人影有没有穿衣服还是看得清的,尽管不是那么清楚。


  令我匪夷所思的是,媳妇当着我的面脱了上衣,紧接着又毫无顾忌的脱了裙子,更不可思议的是媳妇做了脱内裤的动作,我朦胧的看着媳妇的动作紧张的够呛。


  接着媳妇又是一个动作,我知道是解开胸罩,我紧张的说道:「你、你——」「你什么你?爸,你等我会,我冲下,刚才给你洗澡时我衣服都湿了。」我才明白媳妇的脸上和衣服上一定是粘满我刚才射出的精液。


  我说:「好、好的。着才放下一颗悬起的心。」「老爸,你的样子好紧张啊,你看的见我吗?」「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我赶紧说道。


  「哦,那就好。」媳妇答道。


  「我、我」,我支支吾吾的想对媳妇说刚才不是故意的。


  媳妇冰雪聪明,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老爸,不要多想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那、那,我想说对不起。」媳妇迅速转过身体对我说:「爸,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嗯,那就好、那就好。我自言自语道。


  其实我只是大概看到了媳妇裸体的样子,还是看不清——朦胧中媳妇的身影,好美!


  媳妇洗完像是裹了条浴巾从我身边穿过,说了声:「爸您等会我马上过来扶您出去。」我知道媳妇去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     ***    ***


  接下来的时间,媳妇把我搀扶出去以后,说不上是外甥陪我还是我陪外甥,在院子里坐着,外甥在边上玩。


  大概到晚上7点左右,女媳与女儿下班回来了,媳妇说准备吃饭,于是除了老大不在外,一家老小开始了一天最后的晚餐。


  吃饭时女儿对谭晶说:「嫂子,吃完饭我们一起先给老爸洗澡。」媳妇:「洗、洗过了。」女儿:「你一个人帮老爸洗完了?嫂子您也太伟大了」。


  接着女儿对我说:「老爸,您看嫂子对您多好啊,把该女儿做的事情都抢过去做了,您是不是应该奖励奖励啊?」我仍然有些尴尬的说道:「是应该奖、是应该奖——」「那奖什么啊?我也很关心老爸的,我也要个小小的奖励的。」女儿不依不饶的说道。


  「一家换辆车,一家换辆车。」我愉快的答应着。


  女儿一听高兴的叫了起来。


  可谭晶却没那么兴奋:「我不要换车了,刚开了不到二年车。」我顺着媳妇谭晶的声音脱口而出:「老大回来,你们去趟欧洲吧——」女儿不知情的又搅和进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就这样在闹哄哄中结束了晚餐。


  睡觉前,媳妇谭晶来到我的房间:「爸,睡觉前帮你方便一下吧,如果半夜要去洗手间,您打电话给我。」我一阵感动,什么事情媳妇都考虑周到了。


  媳妇说着,把我搀扶到房间里的洗手间,对着小便池拉下我的短裤,掏出我的鸡巴对准尿池,我也觉得怪怪的,有尿意就是一下解不出来,脑子里又想到下午洗澡射精时的情景。


  「爸,你怎么又硬了?解不出来吗?」谭晶有些惊讶捏着我的鸡巴跟对我说。


  我这时明显感到鸡巴在媳妇手里慢慢的挺了起来——「我、我——。」我不知应该对关心我的媳妇说什么?但我心里确实没邪念的。


  可前几天媳妇帮我撒尿时,除了有些不自然,并没有生理上的反应啊。这人真的很奇怪?脑子里的歪念头一瞬间产生,心跳迅速加快,感觉脑袋热热的。


  「爸,现在解不出,我们等下行吗?等它软下去我再帮你解」。媳妇捏着我的鸡巴温柔的说道。


  我说:「好、好——。」然后媳妇又把我搀扶回房间,媳妇打开电视机想分散我的注意力。其实我根本看不清电视机里的图像。媳妇就坐在我边上。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发觉媳妇又些调皮的拉开我的裤裆,我知道她在看我的鸡巴有没有软下去。


  「爸,现在好了,它软了。」媳妇说着又把我搀扶起来到了洗手间。


  但就在从房间到洗手间的五米多距离,我发觉鸡巴又开始蠢蠢欲动,我尴尬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被动的到了洗手间,当媳妇拉下我的裤子:「爸,怎么又硬了?」媳妇惊呼道。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我对媳妇说「谭晶你不要管我了,等下有需要再叫你」「爸,下午洗澡时你不是刚那个过吗?怎么那么厉害又有需要了」谭晶的声音很轻,但我听的很真切。


  女人往往以为男人鸡巴硬了就想射精,我想媳妇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我又不好意思去解释什么。


  「爸、爸,你是不是又想那、那个了——?」媳妇轻轻的说道,我没吱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的媳妇。


  「爸,如果难受的话,那、那我帮你——」尽管媳妇的声音越来越轻,但我听的很清楚。


  「谭、谭晶,不、不妥吧——」我说道。


  「那这样你硬到什么时候去啊」


  媳妇说完,就退下我的裤子。「爸你转过来一点啊」媳妇说完,感觉是蹲下,用手开始套弄我的鸡巴,那种刺激,从鸡巴一直传到脑门,我不由自主的发出申令声。


  「爸、弄疼你了吗?这样做对吗?舒服吗?」我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


  那种乱伦的刺激无以言语。


  「爸,要射的时候告诉我啊」


  「嗯」


  我晚饭前刚射过,一下射不出来。也许是媳妇打累了,换了只手。


  「爸,咋还不射啊」媳妇有些唠叨的说道。


  「有时身体不方便,给晓明弄的时候,晓明一下就出来了」媳妇自言自语道。


  「你、你给晓明也弄过啊」我有些刺激的问道。


  「嗯,爸,你别问嘛」我听的出媳妇又些害羞还有些腼腆。


  「晓明的大吗」我有些不怀好意的接着问。


  话音未落,感觉媳妇使劲的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爸你好坏啊,这都能问」媳妇的声音有些发嗲。


  紧接着媳妇说「爸,给你洗澡时就发现你这东西好大啊,晓明的最多只有你的一半」「啊」我脱口而出,没想到媳妇会捏着公公的鸡巴与儿子的比。


  「是啊,晓明的长度与你差不多,但细细的,没爸的粗」从声音中听得出谭晶这时已经放松了,没先前那么尴尬了。


  也许是媳妇给我打飞机时离的太近,鸡巴头能够感觉出媳妇呼出急促口气。


  这时已经不像是媳妇帮助公公撒尿了,到是有那么点调情的味道。


  我想了想问道「你亲过晓明的东西吗」


  「爸,你怎么连这都问啊,像个老流氓」媳妇说着应该是用大拇指刺激着我龟头的顶端,一种新的刺激顺着鸡巴蔓延到全身。


  「要是让晓明、姚可知道就乱套了」媳妇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知道的,谢谢你」我舒服的接着媳妇的话。


  「爸,你啥时候射啊,我二只手都酸了」


  「快、快了——」


  没想到,又有种更直接更强力的刺激从龟头上传来,整个龟头被一种温柔抱箍着,我瞬间明白我的鸡巴头已经被谭晶含在嘴里,她的小舌头不断刺激着我的马眼——天哪,我无法描述那瞬间的感觉,阴茎根一阵法酥,一股热流由鸡巴根直接向龟头涌去——一阵阵的,鸡巴在媳妇谭晶嘴里跳动着,射精的过程中,谭晶始终配合着我,直到射完,谭晶还含着我的龟头——太舒服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谭晶,谢谢您。」只感觉媳妇的嘴巴离开我的鸡巴,打开边上的浴盆的水龙头,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


  我知道媳妇在漱口。


  「爸,现在可以撒尿了吧」声音从媳妇嘴里飘了出来,充满了委屈埋怨。


  在媳妇的引导下,已经软软的鸡巴在媳妇的手里,尿,射了出来,感觉真的是很棒!


  媳妇把我安顿好以后,没再与我交流,迅速离开了我的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谭晶就来到我的房间,知道我起来要小便。


  但这次来却没像以往那样先敲门,而是直接的推门而入。


  「爸,醒了吗?」其实我早已经被尿逼醒了,但想想还早,不好意思给谭晶打电话。


  「醒来了、快扶我起来」我赶紧说道。


  在媳妇搀扶我起来的过程中,由于是穿的内裤,媳妇一眼就看见我鼓鼓囊囊的裆部。


  「爸,又硬了?」我赶紧解释道,「尿憋的、尿憋的」好在争气的鸡巴,在起来的过程中软了下去,在谭晶帮我的过程中没再硬邦邦的翘起来。


  事实上,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昨天连续二次的射精,已经不错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洗澡还是撒尿,鸡巴在媳妇手里也常常硬起来,但媳妇没再给我打飞机或者口交。仿佛,那事就没发生过。


  即使是硬起来,一时软不下去,媳妇总是以各种方式耐心的分撒我的注意力。


  儿子回来了。


  除了白天媳妇照顾我,晚上洗澡都是儿子帮我洗的。见到儿子,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很快近一个月过去了,手臂上的石膏也拆了,生活基本上都能够自理,媳妇也上班去了,只是每天中午回来帮我做饭,或者打饭回来吃。彼此的关系又回到原来那种融洽的气氛中。


  有一天中午,媳妇谭晶为我做好饭,平时在家里,媳妇穿的还是比较正统的,女儿一回家到是恨不得一口气脱光。


  但今天媳妇穿的一身白,而且还是紧身的,虽然眼睛看不清,但朦朦胧胧有些浴室媳妇脱光洗澡的是身影。我瞬间有些冲动的想法了。


  在一起吃饭时,媳妇看出来我欲言又止。


  「爸,什么事啊?」「我、我想你是不是再帮我一次——」我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媳妇瞬间就明白我的意思。难为情的笑着对我说;「爸啊,不行,你现在手不是好了,自己玩去」由于看不到媳妇的脸,我知道一定是绯红绯红的,媳妇平时就是这个样子。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让媳妇帮我一下,被媳妇这一讽刺,迅速的蔫了。


  吃完饭,我摸索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闷闷的关上门。也许关门的声音响了些,惹的媳妇从厨房赶了出来关切的问道;「爸,没摔着吧?」我在屋里没理她。


  过了会,房门推开了,我知道媳妇进来了。我躺在床上头朝里,装作不知道,没去理她。


  「爸、老爸?」「老爸生气了?」我听见媳妇调皮的声音,猛地,盖在身上的毛毯被谭晶掀开,媳妇趴在我在我仅穿短裤的大腿上边说边摇:「爸,你真的生气了?如果真生气那我就走了」我猛的转过身子一把抓住媳妇的胳膊。


  「爸,轻点、轻点你弄疼我了」我这才放开手。


  「爸你跟我有仇啊,人家照顾你那么久还对我动粗」媳妇坐在床边背对着我充满委屈的说。


  我不由的从后面一把搂住媳妇的腰:「爸谢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对你有仇呢?傻丫头!」「爸,松开我,这样不好吧」我听出谭晶话中有些犹豫和矛盾。


  「爸好久没碰女人了,你放松让爸好好抱抱」「可你是我公公啊——」媳妇话音未落,我用力把身边的媳妇抱到我的身边想翻身上去。


  谭晶欲拒还迎很轻松就趴到了我的身上。


  可嘴里还说「别、爸别这样、别这样——」


  我想就势亲吻媳妇的脸,可眼睛看不清,谭晶也在躲着我,媳妇在我身上忸怩了半天,除了下体发涨,我实在没力气了,就由着媳妇离开我的身上。


  「爸你都弄疼我了」媳妇嘟嘟哝哝的说道。


  媳妇又恢复刚才的样子,背对我。


  我又顺着媳妇的腋窝下搂了过去,媳妇这回没反抗,只是喃喃的说:「爸,我是你媳妇啊,上次我都觉得过分啊」性头上的我那顾的媳妇说这些,顺着媳妇的T桖下直接触摸到媳妇粉嫩的皮肤。


  媳妇用手试图阻挡我的手进一步向上摸索,但很快,我的右手已经在媳妇胸罩的下延,整个过程媳妇的确是在努力阻止我进一步的侵犯,但我明显感觉到媳妇阻挡的力量是象征性的,而不是用尽全里来阻挡。


  我的手在媳妇乳房的下延稍微停滞了会,便果断的穿过胸罩侵犯到媳妇左边的乳房。


  「爸、爸、别这样、别这样——」媳妇的声音显得有些微弱而颤抖。


  身子已经靠在了我的躺着的身上。


  媳妇左边的乳房已经完整的在我手掌心中,我向上推了推有点碍事的胸罩,又重新回到媳妇的乳房上,捏弄起媳妇的乳头——「爸、爸、放开我、放开我——」媳妇的声音越来越低,取而代之的是时有时无的申令声——


  「呜——哦——」这时媳妇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我的身在媳妇的乳房上摸索。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我的姿势,不再躺着,而是坐在媳妇的背后,挺起的阴茎紧紧顶在媳妇的背后,二只手都抓住了媳妇的乳房,捏弄着媳妇的乳头。


  「爸、我难过——喔、唔——」媳妇在我怀里被我刺激的来回扭曲着自己的身体——


  我顺势亲吻着媳妇的耳朵、脖子——媳妇的脑袋有些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时嫌媳妇的衣服碍事,从下到上一下剥掉了媳妇的上衣,只剩下一个胸罩。


  「谭晶,把胸罩解了——」我在媳妇耳边喃喃道。


  媳妇只是顾自己扭曲着自己的身体,没理会我的话,于是,我一鼓作气把媳妇的胸罩也从下往上脱了出来。


  整个过程媳妇没说什么,只是很轻的说了句:「爸、轻点,要扯坏的——」我轻松的占领了媳妇的上半身,抱住赤裸裸的媳妇感觉真的好棒!于是我一只手仍然抚摸着媳妇的乳房,另一只手开始沿着媳妇腹部往下探去。


  媳妇穿的是裙子,很快,我的手便穿过裙子触摸到媳妇短裤的边缘,媳妇的手仍然没有进一步阻止我,于是沿着媳妇短裤的上缘向下,很快便触摸到媳妇的阴毛——我想不起来已经多久没触摸过女人的乳房和阴毛,激动的我,一口气穿过媳妇的阴毛摸到媳妇阴道上端的耻骨——「爸、爸、就到这里了,我们已经很过分了——」媳妇搭在我摸索下半身的手象征性的往上拉了拉,随着我在媳妇耻骨上的手摸索到媳妇耻骨下凸起的小肉豆,并捏弄起来,媳妇瞬间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感觉中屁股往上抬了抬,稍微张开了些大腿。但上半身在我怀里扭曲的更加的厉害,申令声断断续续此起彼伏——


  「晤——」


  媳妇发出一段长长的申令,我的中指已经插入媳妇的阴道口,随及感到媳妇刚才微微张开的双腿使劲的并拢,身体有了一阵阵的痉挛,持续的抽续着,中指被媳妇阴道夹的紧紧的——媳妇的喉咙发出了古怪的声音——没想到,媳妇那么快的就有了高潮,阴道口湿湿的,媳妇下身流出了很多的爱液——。


  我减小了对媳妇阴道刺激的力度,过了好几分钟,赤裸着上半身的媳妇在我怀里慢慢的安静下来。


  「爸,你好坏哦——」媳妇发嗲的怪我道。


  这时我试图把手指头往阴道深处再插入些,媳妇在我怀里又一阵的抽续,一只手想我已经插入阴道的手指头拿出来。


  「爸、我不要了、不要了」


  都到这时候了,那由得着她啊?


  我抽出在媳妇阴道里的手指头,一把抱起媳妇,顺势脱下了媳妇最后的障碍物,裙子和内裤。


  媳妇嘴上轻轻叫嚷着:「爸、别这样、别这样,我用嘴帮你出来好吗?」这时的媳妇,整个人都已经是赤裸裸的在我怀里,我掏出鸡巴,同时转过媳妇的身体,分开媳妇的双腿,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寻找媳妇阴道的入口——「啊——爸——」


  随着鸡巴的插入,媳妇又发出一阵脆弱的精呼,「爸,你慢点,慢点,疼——」鸡巴阴茎进入媳妇的身体,那由得她大呼小叫,我双手扶着媳妇的屁股,来回用力着,渐渐的,媳妇的下体适应了我鸡巴的插入,媳妇也主动的抱着我的肩膀配合着我的抽插、媳妇的乳房撞击着我的胸口——没多会,随着我鸡巴在媳妇阴道里的抽插,发觉媳妇的身体又有了刚才颤动,尤其是抽出鸡巴时,颤动的厉害些——猛然,媳妇突然抱住我的脑袋亲吻起我的嘴唇,媳妇的舌头伸入我的口腔中与我的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那种感觉,失去多年了,真是无以伦比,我努力的吸住媳妇的舌头,但阴茎忽然一阵不受控制的发麻,媳妇好像是感觉到我要射精,想推开我的身体让鸡巴离开她的阴道,我更是紧紧的把媳妇搂紧在怀里。


  「爸、爸不可以射里面的,是危险期——」还没等媳妇说完,在媳妇阴道里的阴茎一阵抖动,射了——媳妇痉挛的趴在我胸口,一边控制不住的抽续一边用小拳头打着我的后背;


  「爸,不可以射里面的,不可以射里面的——」渐渐的媳妇在我怀里安静下来,仍然是做爱的姿势,我的鸡巴也仍然插在媳妇的身体里,忽然感到,背后热热的——我发觉媳妇抱着我,哭了,而且哭声随着她高潮的退去,越来越响——到后来,甚至是哭的抽蓄起来。


  我抱着赤裸裸的媳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鸡巴虽然软了,但还在媳妇的阴道里没掉出来。我温柔的抚摸着媳妇光滑细嫩的后背,喃喃的说道「不哭、不哭了啊——」过了许久,媳妇才从我背后抬起头来,泪流满面的抱住我头轻吻着我的鼻子、嘴唇——这时,仍然还在媳妇阴道里的鸡巴竟然又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媳妇敏感的发觉到她阴道里的变化,配合的动了几下后突然离开我的身体,搞的我一个措手不及。


  「爸,顶的我都疼了,我还要上班去呢」媳妇温柔的对我说道。


  于是媳妇亲了我一下脸,顾自己进了洗手间。


  当媳妇再出来时,媳妇拿了块热毛巾,仔细的替我擦干净下体。


  「爸,多睡会,在家里走路小心要扶着墙啊,我上班去了啊」我拉过已穿好衣服的媳妇又抱了会,隔着衣服捏了下媳妇的乳房,拍了下媳妇的屁股;「去吧,孩子」


  谭晶的自诉;


  对我的公公,自嫁到高家以后,公公一直对我很好,买东西都是一视同仁的,公公在家里和公司一直都非常的威严并有绝对的威信。要不是因为公公生病,根本不可能与公公有那种事。尽管与老公的性生活不是很协调,老公一周也要和我做几次,但每次都像是邮递员,我刚有些感觉,老公射在门口就顾自己睡觉了。


  不是我不要孩子,我带老公去省城医院做过检查,医院说老公的精子成活率非常的低。


  记得第一次照顾公公小便时,掏出公公的阴茎,软软的长长的包皮,我甚至感到恶心。我跟老公说起这事,老公还说辛苦我了。


  但给公公第一次洗澡睡觉时,公公翘起的鸡巴确实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软软的鸡巴硬起来可以那么的粗大,与老公的鸡巴完全不同。瞬间脑子里闪现出这样的想法,如果老公的阴茎像公公这样,那有多好啊!


  我理解公公那么久没遇到女人,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但六十多岁的老人,鸡巴还能够那么坚硬甚至超过老公,确实很给我意外的。


  第一次给公公洗澡,确实没去刺激公公,更没想到公公竟然会当我面射精,而且还射得我脸上衣服上都是,还射的那么多。公公的阴茎很漂亮,捋下包皮以后,上下几乎都是一样粗的,就像是公公结实的身体。


  老公的阴茎,一般翘个几分钟就软下去的,而公公的鸡巴可以翘那么久?


  同样是男人为什么区别会有如此之大?


  在公公洗手间里给公公口交,是情不自禁的,一时兴起,想都没想就一口含了进去。后来我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臊。


  在后来给公公洗澡和帮公公小便的过程中,我确实想好好再触摸公公那宏伟的鸡巴,但碍于女人的羞涩,怕公公误解,再三的忍耐住心里的欲望。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很过分了。


  当今天公公在床前搂抱我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想想公公那么久没接触女人,权当公公过过手瘾。但后来的发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根本没想到会和公公做爱的。


  但随着公公对我的刺激,彻底激发了我对性爱的追求。我无法控制住自己对情欲的渴望,希望好好的和男人做一次爱。


  也许生理期前女人都有这样的感觉,想让阴道好好的放纵一次。


  但却从来没有感到公公给我带来如此连续的高潮,甚至是身上的每个毛囊都得到充分的释放。


  一直想努力回想起公公鸡巴插入我阴道的瞬间,涨张的,仿佛是把我的阴道做了扩张,阴道壁的每个细胞都能够充分的接触到公公插进来的阴茎,随着公公阴茎在阴道里的进出,好像自己的心也跟着潮起潮落。我不知道今天来了几次高潮,那种在高潮中抽蓄、颤动、痉挛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棒好棒!!!


  过去不曾体会过,今天居然在一个老人身上得到充分的满足和释放。


  开车去单位的路上,身体有种疲惫的兴奋,没感到什么后悔,好好的做了回女人,孝敬了公公,也满足了自己,有什么不好呢?


  他们都说我看起来很文静,其实正常女人对性欲的渴望都是一样的,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但一想到刚才与公公做爱时的点点滴滴,脸上还是会感到热热的,有些难为情——公公,我爱你儿子也爱你!我要用我的一辈子好好的孝敬你!


  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日子,中午与公公在一起,也常相互触摸对方的性器和接吻,我怕公公身体受不了,一般控制一周做一次。即使是这样,只要和公公单独在一起,公公总是会充满热情的触摸我的全身,有时会把我摸的很难过的。


  与公公做爱,公公不让我避孕的,说什么「你们结婚那么久了,怀孕生个孩子也是很正常的,再说我们又没血缘关系,反正是高家的就成」我骂公公「老不正经的」公公又总是憨厚一笑。


  要说没点自责是不可能的,毕竟和自己的公公做爱,除了乱伦概念带来的精神刺激,更多的还是那粗壮的家伙给我带来的满足。连单位的同事都问我最近吃什么了?怎么气色那么好?我只是笑而不答。


  我知道,那是与公公性爱愉悦带来的结果。


  有一天中午,与公公做完以后,突然想到了姚可,公公的女儿。如果姚可也和公公做爱了,即使以后被家人发觉,最起码有二个人可以承担责任。


  我不知道自己怎会有这样的邪念?在别人眼里我是非常听话贤惠的女人,百依百顺知书达理。


  姚可的身高体型与我差不多,乳房比我大点点,稍微比我胖些,身材也是非常的苗条的。但外表长的比我嗲些,那是从小宠大的结果。


  我躺在公公的臂膀上,一手玩弄着公公已经熄火的阴茎;「爸,如果姚可发现我们的关系以后怎么办呢?她是叫我嫂子呢还是叫妈?」说完嘿嘿一笑。


  公公一听就使劲捏了一下我的乳房,不会发现的,以后我们注意点,等我眼睛手术以后,看得清东西了,我们到外面去,注意更安全些。


  「爸,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晓明与张伟他们男的也行能够瞒的过,但您你女儿姚可,发现是迟早的事情。我最近发现她又时看我的表情怪怪的」我添油加醋的说道。


  公公捏我乳房的手有些放松,我知道公公也有些担心起来了。


  「爸,干脆找个机会,你把女儿也办了吧,这样我和她就公平了」「说什么呢,胡闹!」公公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姚可是我女儿,我怎么能和自己的女儿干那事呢?」公公还是有些气恼的说道。


  「那我不是你媳妇吗?还不是让你弄到床上了」我装作不高兴的顶了一句。


  「那不一样的啊,我和你没血缘关系的——」公公知道理亏,也不多说什么了。


  第二天是周三,老公与张伟一起去省城参加一个工作会议,要周五天晚上才能回县城。我顺着昨天中午与公公说的思路试探的开始做起来。


  下午回家,我告诉公公我手扭伤了,要等姚可回来才能帮爸爸洗澡做饭。公公爱惜的问我那只手伤的,怎么伤的?


  我在右手贴了膏药,公公摸到后心疼的说「什么都别做了,等可可回来我们去外面吃」我说已经给可可电话了,让她带点外卖,我在家光做点饭就行了。由于孩子我接回来时在幼儿园是吃过晚饭的,三个大人简单些就成。


  姚可回来带了些菜,我们就开始吃饭了,姚可一如既往的向老爸汇报一天公司的情况,然后等姚可说完后,我和姚可商量:「可可,我希望不小心手扭伤了,晚上给爸爸洗澡你的帮忙的」


  姚可想都没想就说;「好的,我还没给老爸洗澡过呢」说完朝公公做了个鬼脸。


  我明显看到公公脸上有种莫名其妙的尴尬,更有些哭笑不得。但公公至少没反对。


  因为我手不是扭伤了嘛!


  到了晚上,先给小家伙洗澡,洗好把他安顿好后,我把公公搀扶进浴室,姚可也拿着我准备好给公公的换洗衣服跟了进来。


  我当着姚可的面给公公脱了衣服,姚可开始还是有些不适应,毕竟第一次见到自己爸爸赤裸裸的样子。


  但看着我熟练的动作,她也配合着协助我。


  「可可,今天我拿莲蓬头,你给爸爸搓澡啊」


  「嗯」姚可被动的答应道。


  我一直站在公公的后面,用莲蓬头先把公公的身体淋湿,然后让姚可擦沐浴露。


  姚可卖力的先在公公的背后擦着沐浴露,边擦还边说;「爸,你的身体比我想的结实多了,至少比我家张伟结实」背部擦完后,我让公公站起来,又让姚可给公公的屁股擦沐浴露,这时姚可有些犹豫:「嫂子,爸的屁股怎么洗」我一听就乐了;「给你儿子怎么洗,给老爸就怎么洗」可公公听不下去了;「谭晶说话怎么没大没小的?」姚可一听可乐了,一笑大家都轻松了,于是姚可便无所顾忌的用沐浴露把她父亲的屁股认认真真的洗的干干净净,连屁眼都没放过,开始我看见姚可的手一碰到公公挂在裆下的睾丸时,就迅速缩了回来,慢慢的,也没那么顾忌了,公公的二颗睾丸在女儿的手下左右晃动着。


  后面洗完了,我用莲蓬头简单的冲了几下,让公公重新坐下。姚可很自然的走到前面去。


  没曾想到,当时我遇到的情形在姚可身上再次发生:「啊——!」姚可一走到前面就惊呼起来。


  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说;「一惊一乍的,怎么了?」「爸、爸——」姚可惊讶的张大嘴看着他老爸的下面目瞪口呆。


  我向前探了探身子,看见公公的阴茎早已经翘到天上去了。


  「唉,这有什么呀,老爸都那么多年没碰女人了,让你一刺激,这不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吗?」这时公公理解的迅速点头道「这丫头,少见多怪」姚可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爸,你怎么长了那么大的一个东西啊,刚、刚才没、没那么大啊」我怕公公下不了台接着说;「着不代表爸的身体好吗!」「哦」姚可似懂非懂的答道。


  「快,擦沐浴露,洗个澡还一惊一乍的」我埋怨了句姚可。


  这时,像在梦里醒过来的姚可,这才收回一直盯着公公鸡巴的眼睛,开始在公公上半身摸起沐浴露来。


  但我看得出,姚可的眼神始终有些恍惚,动不动眼神又移到公公翘起并且颜色发紫的阴茎上。


  姚可在给公公上半身擦沐浴露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动作也有些离谱。


  但公公始终没说什么。


  当姚可好不容易洗完公公是上半身,准备给下半身擦沐浴露时,我看姚可左右下不了手。


  「怎、怎么洗啊,嫂子?」姚可有些求救的问我。


  「给你儿子怎么洗,给老爸也怎么洗」我笑嘻嘻的还是那句话。


  我看着姚可用擦满沐浴露的手似乎是一咬牙一闭眼,一把朝老头子的鸡巴抓去——


  「哎呦——」公公嘴巴发出一阵哀叫,吓的姚可又赶紧松手。公公疼的腰都弯了。


  「爸、爸你怎么了?」我和姚可都急的呼叫着公公。


  「你抓住我的蛋蛋了——」


  公公此话一出,立刻把我也笑的弯下腰去,再一看,公公挺起的鸡巴,早已经软下去了。


  姚可见我笑成这样,也跟着笑了起来,唯有公公哭笑不得。


  于是我趁热打铁的说;「可可,这下你闯祸了,爸的东西让你捏的硬不起来了,本来只是想让你帮老爸洗个澡,没曾想你却给老爸做了绝育手术」我次话一落,大家都笑了起来,公公也没刚才那么疼了。


  「爸,你还疼吗,还能那个起来吗」这时姚可不再有什么顾虑,抓住公公的阴茎慢慢的把包皮捋到最后,公公的阴茎在女儿的刺激下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爸,没事的,你又硬了哎」姚可说着,反而帮助老爸鲁起阴茎来。


  「可可,别、别这样,老爸受不了的」「爸,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毛病,能不能像刚才那样硬了」姚可有些孩子气的玩弄起自己老爸的阴茎,而且是当着我面。我想到当时我狼狈的样子,看着公公的鸡巴在姚可的手里渐渐变粗变黑。


  「爸,没事的,还疼吗」姚可捏着自己父亲的鸡巴问道。


  但我看见公公的鸡巴瞬间又变粗了些,我知道这是公公射精前的信号。


  「啊,爸,爸爸怎么射了啊」这是姚可发出的惊呼声。


  一个成熟漂亮的女儿捏着老爸的鸡巴套弄,有几个老爸能够不射的?


  其实,我也没想到情形再次重演的。


  公公的精液射在女儿的身上,姚可捏着父亲的鸡巴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三个人都安静下来,只听到公公喘着粗气。


  片刻的尴尬以后,我拿着莲蓬头走到前面冲洗着公公的身体,姚可脸红的不知所措。


  「可可,没什么奇怪的,不要说老爸,谁受的了你这样的刺激啊?」「唉」公公叹了口气。


  「还不快点过来帮忙」我冲着姚可喊了句。


  姚可应声过来,见我的莲蓬头冲着公公的胸口,忙着用手擦着公公,慢慢的,莲蓬头冲着公公的三角区,姚可犹豫了会,顺着水势清洗着的公公的阴毛、阴茎、以及周围部分。


  这时公公的阴茎没有彻底软下去,在女儿的抚弄下,有了抬头的趋势。


  「爸,你怎么还硬啊,讨厌死了」姚可嘟嘟哝哝的说道。

【未完待续】
字节:27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