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悲屈的人生番外篇之老农王福
悲屈的人生番外篇之老农王福

在我国中部一个省份某个穷沟沟的乡里,这里是一个王家庄,一个解放以前就在这里定居的王姓家族。村里面有百十户人家,家家都靠着天和地吃饭,生活清贫不堪。

  此处虽穷山恶水,但是改革开放的吹风并没有吹到这,所以这个小村长依旧是山清水秀,世外桃源。

  这天早晨村里面最无赖的老光棍王福起得很早,王福年过半百依旧是光棍一条,和他哥哥还有嫂子一家住在一起,为人游手好闲。虽然一把年纪没有老婆但却是异常喜欢调戏村里的妇女,虽然不知道被多少汉子打得头破血流,但是每一次伤好之后他仍旧缠着女人们,久而久之村里面的女人都开始躲避他,让他每晚都是独自一人,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拣来的露骨海报--疯狂撸管。

  前不久他去乡里领救济金的时候,听人说省城里面有一个女画家要到他住的村里面来些什么生之类的,他不明白写生是什么玩意,但是他知道女画家来头这么大,就连他这个小村民都知道,肯定要去目睹一下风采。当然王福只是当时记住了而已,随后回来就忘得一干二净!

  王芸是毕业于QH大学美术系的高材生,被誉为QH大学艺术学院第一校花,很高165CM,身材婀娜多姿,那一张号称QH最女人的脸蛋使得她的追求者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军,但是一个加强团绝对是少不了的!今天年初更是年纪轻轻凭着一幅《乡间人间》油画在国际画展中崭露头角,一举夺得当年巴黎国际画展油画组一等奖,一时间她的家乡将她的头像和她的油画登载了省报,让全省人都知道原来我们还有这么一个才女!

  随同王芸来写生的还有她的同学兼闺友杨淑文,杨淑文是省城日报头号记者,当年毕业于ZGCM大学,在学校是学生会主席,毕业之后直接进入省报机构,凭着一手笔杆子让多少恶人闻风丧胆,让多少的弱势群体得以伸冤!这次她不仅仅陪同王芸来写生,还受到省领导委托让她还负责全方位跟踪报道王芸采风日记!

  由于王芸已经是风云人物,所以这一次出行王芸故意避开了报纸上面所登载的时间,而是和杨淑文俩人提前三天来到这个村庄,俩人开着家里面的汽车路虎,星夜启程一路上晃晃悠悠朝王福的村庄驶去。

  王福今天起得早,正准备去村里面食堂转悠转悠,看看有没有免费的早餐吃,他刚一走就有一个贼眉鼠眼的人来到他的面前。

  「敢问大哥这可是王家庄子。」贼眉鼠眼低三下气的问道。

  难道有人这么恭敬王福,王福很高兴的说道:「是啊,这就是王家庄,我就是村长,你到这来有什么事情?」王福将自己谎称为村长,免得外来人瞧不起。

  听说王福自称是村长,那人眼神移动悄悄将王福拉到一旁,从怀里面拿出一叠钞票塞给了王福。

  他小声的说道:「王村长,我想到你这儿来弄点东西不知道可以吗?」「你要弄啥,我们村这么穷,你有啥要的?」王福糊涂的问道。

  「村长,咱们借一步说话可以吗?」那人指了指村口的唯一一家餐馆,示意王福和他一起吃饭商量事情。

  王福正愁早饭没着落了,见状大喜。连忙和那人信步来到了餐馆。

  进入餐馆之后那人点了很多的早点,单独要了一间包间和王福面对面坐了起来。

  王福看见满桌子早餐,胃口大开。

  直接抓起桌子上面的包子就啃,肉包子味道重啃得王福白眼珠子直翻。

  「王村长慢慢吃,不急不急,」那人随后很恭敬的张了王福一支烟开始介绍自己:「小人姓常,单名一个字财,一般人都叫我阿财,村长你也就称呼我为阿财吧,这样叫的亲切!」「啊!阿财啊,好好,你刚才说你有什么东西要弄,和我吱一声,只要我们村里有我就给你弄点。」王福已经想好了,等吃完了早餐和这个阿财玩失踪,或者装作不认识他!

  阿财看了看王福很小心的说道:「村长你们村有多少小伙子没有结婚啊?」「你问这干啥啊?我就没有结婚,咋了?」王福吸着烟问道。

  阿财很诡异的笑了笑:「小弟就是为你们暂时仍未成家的男人而来」王福猛的挺住吸烟,他看着阿财,心理面有些明白这个阿财是什么来头了。

  但是他随后哆嗦一阵,开口说道:「这可是犯王法的事情,我先走了!」王福抓起两个包子准备离去,但是阿财却将他牢牢抓住他的衣角。

  「村长,我给你这个数!」阿财伸出三根指头对着王福摇了摇。

  「这是什么意思?」王福看了摇晃的指头问道。

  「卖一个我给你百分之三十的提成,咋样?」阿财将王福重新拉回了饭桌上面。

  「百分之三十大概是多少钱?」王福问道。

  「一个女人我卖8000,黄花闺女一万二,你算算看,百分之三十老哥你最少也可以拿到2400。」阿财很高兴的说了出来。

  2400!乖乖,我一年到头最多也就千百块,这一下子有2400块钱,这可是我一年的收入啊!

  王福眼珠子转了转,但是他随后就想起来村里面大部分人和他一样穷,一下子拿出几千块钱肯定很难。

  于是他挠了挠脑袋说道:「这个恐怕不行,我们村里面人都很穷,买不起!」阿财听见王福说买不起的时候,脸上神情一变,但是随后他马上面色如果的说道:「买不起?呵呵,没有关系,今天我和老哥您一见如故,我这还有一个发财的路子不知道老哥愿不愿意接受呢?」王福此时早就被二千多块钱眯了眼,他连忙说道:「讲讲,阿财兄弟快快讲。」「那好,兄弟我就说了。只要老哥你从村里面给我几个女人,我一个给你一千块怎么样?」阿财伸了跟食指摇了摇。

  「一千块,你是说真的!」王福突然很激动的说道。

  「嗯。」阿财点了点头。

  王福也深深的点了点头,最后他咬咬牙说道:「阿财兄弟我决定和你合夥,成波?老头我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对于女人那还是有一手的!」「我早有此意啊,老哥来来来,我们去省城喝上几杯,这儿太破了」随后阿财带着王福去了县里面组好的一家宾馆,大醉一场。

  在送王福回来的路上,阿财和那神秘的交给了王福一个包裹。

  「这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你自己慢慢琢磨,还有用这个和我联系!」阿财随后拿过一个破旧手机塞给了王福,随后他就送王福上了回村子里面的最后一班班车。

  在酒桌上面阿财基本上知道王福的底细,最后他竟然认为王福那个鸟样,全当是广撒网好了。

  被灌了黄汤的王福半夜才晃晃悠悠回到家中,回到家之后倒头就睡,知道第二天早晨他绵绵醒来。大哥和嫂子早就带着他们的孩子出去干农活了,所以王福一个人在家。

  醒来之后胡乱的洗了把脸,他想起来昨天的事情,于是他将阿财给他的包裹打开看了看,里面只有一捆绳子还有一小包药粉。

  这是啥玩意?王福突然想起来阿财送他回来的时候的说的一句话:「这里面的粉你可要悠着点啊,好东西哦!」王福将包裹塞到床底下,然后拿起手机,这个手机一看就知道是从市场上淘来的垃圾二手货,撑死30元钱一个的旧手机。

  里面也只存了阿财的号码,所以王福只能拨打阿财的号码,最后手机也不愿意玩了,王福干脆倒头再睡一觉。

  不料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汽车喇叭声音,王福被惊醒之后很恼怒的爬了起来,冲到屋子外面的路虎吼道;「那个生儿子没鸡巴的家伙在这吵死啊?」而此时王芸已经从车子里面走了下来。她很歉意的说道:「大伯,不好意思啊,我是到你们这儿来写生的。」王芸随后将她背后的画板举了举,让王福知道她不是恶意将他吵醒。

  这妞好漂亮啊,比村里面天柱家媳妇不知道美多少倍。

  王福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没啥没啥,姑娘你写啥生啊?」「扑哧」杨淑文此时也从车里面走了出来,他一看见王福那副色迷迷的样子就感到好笑,她很随意的说道:「写生啊!就是将你们村里面最美丽的景色,还有人全部画下来,大伯伯你懂了吗?」「懂,不懂,懂,我懂。」王福惊讶于王芸还有杨淑文的美丽。语无伦次地说道。

  王芸和杨淑文俩人相视一笑,他们俩人的走在一起,不知道碰见多少这样的惊讶的男人,所以她们平静的问王福。「大伯,你们村里面哪里的风景最好看啊?」正陷入二位美人美丽不可自拔的王福突然看见了杨淑文拿起手机给他住的院子拍照片。

  手机!

  王福突然想起来阿财,他突然想到这俩个女人又不是我们村的,老子把她们卖了也没有人知道啊?

  或许老子卖的时候还能爽一炮,随后王福故意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说:「两位妹子,你们到这里来画画,如果不去我们后村的竹林,那就等于没来一样。我们村的竹林可是有着好几百年的历史啊,以前经常有人到我们村来挖竹笋呢!每年挖竹笋的人好多好多。但是没有一个比你们漂亮」王芸从小就喜欢竹笋,所以一听见竹笋她就非常兴奋的说道:「老伯,你现在就带我去看看好吗?」王福很诡异的眨了眨小眼睛,憨厚嘿嘿一笑说:「我这就带你去。不过竹林离我家比较远,两位姑娘不妨先到我们家歇一歇,反正天色还早,我老了一个人在家好难受啊?」王福装作一副老年人孤单寂寞的样子,让王芸和杨淑文看的心中隐隐发酸。

  「好吧,我们就进去坐一坐,那麻烦你了大伯!」王芸很有礼貌的对待王福,但是这种礼貌在王福的眼里看来就是懦弱。

  「你们进来座座,我给你烧茶去。」

  王福让王芸还有杨淑文座在大厅之后。

  他独自来到房间将阿财交给他的那一小袋药粉拿出来,这一定是书上写的蒙汗药吧?

  将药粉藏在腰间,王福就去厨房烧开水去了。

  乡下人用灶烧开水,所以很快水就烧开了。

  王福为了能够让两位美人喝水,他故意拿出家里面珍藏的过年时候才用的瓷杯子,将药粉分开到近杯子中,然后在被子里面加上一些茶叶,最后才将开水倒进杯中。

  「二位闺女啊,我们乡下人没有啥的,但是自家种的茶叶确实很不错的,闺女啊你们来尝尝我家的茶叶咋样?」王福端着杯子来到了王芸和杨淑文的面前。

  王芸虽然画画得好,但是心思却是很天真,她接过杯子。闻了闻。

  「好茶啊,真香!」王芸轻轻的吹了吹茶面,然后慢慢的小喝了一口。

  「你也尝尝啊,真的很不错的!」王芸看见杨淑文结果茶杯之后,但是并没有喝茶,她就好奇的问道。

  杨淑文比较机敏,一般不喝陌生人的东西,虽然王福看起来老实巴交但在她眼里仍然是一个陌生人。所以她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渴,你慢慢喝吧。」王芸见杨淑文都这样说了,就专心品茶了,品着品着王芸就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最后竟然没有知觉一般倒了下去。

  杨淑文没有喝茶,所以当她看见王芸到底的时候她脸色大变。

  「芸芸,你怎么了,怎么了啊?」

  「哈哈哈。」王福突然跑到杨淑文的身后将阿财交给他的绳子拿了出来,直接捆在杨淑文的身上。

  虽然杨淑文极力反抗,但是所女子终究不是莽汉的对手,王福基本上没有费什么很大的力气就将杨淑文搞定。

  「你是谁,你快放开我,你这样做是违法的,你知道吗?」杨淑文被捆绑之后破口吼道。

  「闺女啊,省省吧!还王法,我呸-」王福随后将一大杯茶全部灌进了杨淑文的嘴中,不一刻杨淑文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屁股真是大啊!」王福随后很兴奋的将两个大美人拖到房间,扔到床上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她们的裤子脱了下来。

  王福这辈子虽然经常调戏女人,但是真刀实货和女人干上一炮还真的没有,看着王芸和杨淑文两个大美人光着屁股趴在身前,被激起兽慾的王福裆部早就鼓得高高准备战斗「呸,老子今天有福气了,看我今天不好好玩死你们两个小骚逼!

  玩的你们在讲你们卖掉,真是划得来啊!」王福老光棍一个,虽然之前没有干过女人但是毛片确实看了不少,以前有点闲钱的时候经常一个人悄悄默默坐车到县城,找一个地下录像厅花上十元钱包夜看毛片看个通宵,所以此时他也学着毛片里面的那些男主角,慢慢悠悠将王芸的小腰搂住,然后整个身子趴到王芸的身上,将王芸那张樱桃小嘴结结实实的吻住。

  真香啊!

  王福此时只感觉到浑身加速,打了一辈子老光棍没想到今天竟然可以和这麽美丽高贵的女人相互接吻,而且不久之后还可以和这个美丽的女人相互肏屄,想着想着王福竟然流出了幸福的眼泪。

  「该从哪里下手呢?」王福看着身下的美人,一时间竟然纳闷了,于是他干,脆将眼神色迷迷放到了王芸那高高耸起的胸部,用他的双手按在王芸的乳房上面,慢慢的摸了起来,摸着摸着王福竟然逐渐加大力气最后竟然拚命揉捏,像揉面粉团一样,捏的王芸直哼哼叫。

  不管那麽多了,先把鸡巴塞进这个女人的屄里去再说,摸完之后王福决定了今天一定要将这两个美人的身体占有。不,应该是尽快占有!

  看着王芸那高挑的身材,还有那性感的臀部,王福决定先从王芸开始下手,反正今天有没人来管我,今个儿我有时间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嘶--

  王芸身上穿的土耳其羊毛衫名牌大衣被王福长满茧子的老手一把撕开。

  「啥玩意啊,这弄烂东西一下子就撕开了?」王福看着被撕开的大衣耸了耸肩膀,他一直以为城市人穿的衣服很结实很耐用,所以力气大了点!

  但这并不能阻止他进一步的兄东,随后他继续俯下身子。看着王芸大衣里面包裹一件紧身内衣,紧身内衣将王芸娇美的身材展现无遗,可是王福不管那麽多,先操屄要紧!

  看着王芸的内衣王福这次学乖了,他没有撕开而是猴急的将紧身衣掀起然后从王芸的头上给脱了下来。

  「哇!这麽大?」当王福将王芸的内衣脱下来之后他看着王芸那一对D罩的大奶子,他的口水就不由自主的滴落在王芸的胸部。

  「我要吃,苍天有眼啊竟然给我老家伙这麽好的女人,我上辈子烧了高香啊!」王福二话不说立刻伏在王芸的胸前,大嘴巴一张将王芸的乳房含在口里。

  好滑,好香,好有味道!

  老农王福此时正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停的含弄这王芸的乳房,而王芸此时仍然处于昏迷之中,那药粉的后劲确实很大,王福这样亵渎王芸的身子王芸也只是哼了几声而已,并没有从昏迷中惊醒过来进而反抗王福!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舔了多久,只是王福最后他是在是受不了胯下那根鸡巴的高涨慾望,他才恋恋不舍从王芸身上爬了起来。

  开始准备解开王芸的裤子,王芸这次下乡来由于天气冷所以裤子穿的格外结实,王福怎麽解都解不开王芸的裤子,王福乾脆拿起他嫂子的剪刀将王芸的裤腰带一股脑全部剪下来,并且将王芸的裤子剪开之后乾脆扔到灶间作为柴火烧掉。

  「这些有钱人穿的衣服咋都这样怪呢?我就不信你们里面也那麽怪!」此时的王芸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纯白色的三角底裤。

  这是女人的裤衩子吗?王福凑过鼻子在王芸的裆部仔细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腥味在他的鼻头缠绕。

  看着王芸被白色内裤所包裹的黑色阴毛,王福此时倒也不急,竟然有模学样的在王芸裆部悄悄摸了起来,一只手摸得不过瘾,王福乾脆将王芸大腿分得开开的,两只手在王芸禁区上下其手,可怜王芸黄花闺女一个,这禁区宝地以前就是洗澡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弄,现在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用手这样挑拨,已经发育成熟的王芸体内不禁涌出一股暗热的潮流,肉慾开始缓缓充满全身。

  「还真的湿了啊,我在摸摸看!」王福此时也开始感觉到手上的潮湿,这让他信心暴涨,他耐着胯下鸡巴的不满大手仍旧是在王芸沟壑中爬行,王芸的阴毛被他已经弄得乱糟糟,内裤不知何时也被王芸甬道中流出的液体所打湿,王福感觉王芸的胯间越来越湿润,他心里更是充满了一种满足的感觉!

  前戏够了,是时候让我的大鸡巴登场了。

  几十年了,我的鸡巴就像和尚的那玩意,没用,今天总算是可以告别处男的身子了!

  王福双眼泛红,体内的慾望已经支配着他的行动,他抓起王芸裤衩的前端,用力一拉,王芸的内裤就被从中间撕开,露出她粉嫩娇羞的私处。

  「我来了,宝贝!」王福急躁的扑上了王芸的身上,然后掏出鸡巴在王云的裆部乱撞。

  哪儿呢?女人的那个洞在哪儿呢?

  王福插了好几次都没有插进去,反倒是将鸡巴给弄得隐隐作痛!

  最后他乾脆掉过头来仔细的趴在王芸的裆部找王芸的屄缝儿去了。

  先是翻开王芸的阴唇,看着这鲜艳的阴唇儿,王福竟然不自主的上前舔了几口,就在舔完的时候他突然茅塞顿开。

  「原来在这儿啊?」看着王芸阴唇间的阴缝,王福兴奋的半跪在王芸的胯间,双手扶住鸡巴,将阳具慢慢的探进王芸的桃源洞前。做好了冲锋的最后准备。

  随后王福将鸡巴的准星再一次对准王芸的桃源洞,随后用尽生平最大的力气耸动胯间的鸡巴,奋力一顶!

  「啊--」王芸此时突然痛苦的喊了一声,往王福则是痛快的吼了一声!

  「苍天啊大地啊,我终于是一个男人啦!」王福此时的心情异常激动,大鸡巴更是在王芸的肉穴中暴涨三分。

  随后大鸡巴慢慢的越插越深。

  什麽东西挡住我的鸡巴?

  王福在慢慢将鸡巴插入之后突然感觉有什麽东西挡着一样,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在加大一分力气将鸡巴顶的更深。

  当王福已经将鸡巴完全插进去之后,两人已经是无缝对接,王芸这个享誉世界青年画家的清白之躯就此被王福所沾污所霸有!这辈子这个污点是洗不掉了!

  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王芸依旧是处于昏迷之中,王福更是兽性大发,他疯狂的掐住王芸的小蛮腰,借助自己腰部力量,使得鸡巴得以在王芸的肉穴中肆意冲撞。

  他丝毫不顾王芸的感受,只要自己爽那就可以了,反正这个女人马上就要被卖掉,赶紧玩,赶紧肏!

  「啪--啪啪」的声音此时充满了整个房间,王福此时在王芸清白的身体上释放自身的肉慾和快感,胯间的鸡巴不知疲惫一次次深入王芸体内,然后大力拔出,瞬间又急速插入。每一次插进都让王芸的呼吸加重一分!当王福鸡巴拔出时王福的呼吸就会缓慢下来!

  可怜王芸这清白的身子竟然被王福这老头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是王福第一次享受性爱,虽然凶猛但是插了不久之后好像感觉很累,竟然拔出鸡巴一屁股坐到床上,随后就躺了下去,那根鸡巴此时仍旧硬硬的竖在空中,而且上面还占有丝丝落红。

  处女?

  竟然是处女?王福不经意间看着鸡巴龟头上面的红丝,身体上的疲惫一扫而空,重新焕发出战斗的慾望。

  再一次爬上王芸那洁白无暇的躯体,王福逐渐开始如痴如迷,有生以来第一次发女人发生性关系,从末体验到的感受,让他变得再一次疯狂了起来,他上前紧紧地搂住王芸的腰肢,将王芸那厚实的屁股抱在自己的胯间,然后像个婴儿一样在王芸的胸前吸允,此时的王福感觉到真的很幸福。这一次他并没有在王芸的乳房停留过久,只是在舔完之后就急速将战场转移到王芸的肉穴位置。

  只是这一次王福的插入就显得轻松很多,他的腹部和王芸的臀部噼噼啪啪发出撞击的声响,这一次的插入让他只坚持了十来分钟就射了出来。

  王福射出来之后大口喘气躺在一边,他看着王芸的肉穴中正缓缓流出一丝丝乳白的精液!

  他笑了!

  字节数:1491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