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商人的妻子
商人的妻子

「老爷怎么还没有回来」带着佛罗伦萨口音的声音。一个美艳的贵妇站在圆形楼梯上,她挽着高高的发髻,看上去有三十六七岁,一双宝蓝色的眼睛,顾盼间艳光四射。她穿着银鼠皮制成的无袖长裙,披着一条狐皮披肩,颈中一条豪华的钻石项链一直垂到丰满的乳房上。裸露的肌肤雪白晶莹。她一手扶着栏杆,指上带着镶嵌心形红宝石的戒指,银白色的长手套从指尖一直延伸到臂部,柔美的曲线流露出无尽的香艳风情。她叫卡特里娜,是当地首富的妻子,当地排名前三的大美人,她是一位高贵而迷人的夫人。突然随着一阵疾驰的马蹄声,一个男子急冲冲的冲进了庭院。是他的丈夫亚特伍德。

  「怎么了,亲爱的,干嘛这么急冲冲的赶回来」卡特里娜开着漂亮的小口轻轻的问道。

  「宝贝,我们必须马上走,你快去收拾下东西,马上,先走就走」丈夫焦急的说道,卡特里娜只看见原来经常笑嘻嘻的丈夫现在充满了恐惧和焦虑,原本清澈的眼睛里布满了红红的血丝,那应该是几天没睡和极度焦虑造成的。什么事情会让丈夫这么焦虑,卡特里娜一边想一边指挥佣人收拾东西,唉,我的衣服那么多,没几天怎么收拾的完。

  「亲爱的,别收拾了,快,我们立刻走,快!」丈夫焦急的说道,布满血丝的眼睛慌张的盯着门外,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

  「亲爱的,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卡特里娜焦急的问道,漂亮白皙的脸蛋露出了不解和同样被传染上的焦虑。

  「宝贝,现在没时间说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现在,马上」丈夫的语速很快,语气也前所未有的严厉,这是第一次,对自己丈夫总是温柔,甚至有时候都觉得他很懦弱。

  简单的收拾后,自己和丈夫,还有自己才5岁的女儿向门口的马车走去,「妈妈,我们这是去那里呀?」可爱的女儿牵着我的手,小手雪白粉嫩很可爱,清脆的童音听起来总能唤醒些内心深处的一丝安心。

  「你们这要是去那里啊,蓝伯特先生,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你很长时间了,呵呵」就在我们里马车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一个肥胖的身影从边上快速的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就像一直等待了很久的豺狼,残忍的露出得意的胜利者的笑容。

  「啊是,戈登达人,唉,你看,我正想带着全家去乡下度假,不再回来了。」丈夫惊恐的看着对方,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语气迟疑,且带着一丝哀求。

  「呵呵,大商人蓝伯特先生,我这里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希望你跟我们走一趟。」戈登笑了笑,就像戏弄老鼠一样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偶尔眼睛的余光漂过来是那种充满色欲的眼神,让人恶心的想吐。

  「蓝伯特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来找你的原因吧,来人带走」戈登残忍的看着蓝伯特就像看一个死人,向后面挥了下手,身后的士兵野蛮的把自己丈夫双手拧过背后,丈夫本想反抗,其中一名士兵一个窝心脚踢了过去,丈夫疼得跪了下来,脸颊上豆大的汗珠瞬间冒了出来,看的让人发颤。

  卡特里娜惊恐的看着自己丈夫被带走,哭泣着躲在一旁,抱着自己的女儿,戈登回头看了一下自己,那是一种豪不掩饰的色欲,卡特里娜担心这个恶心的家伙会不会当众把自己强奸了,不过还好事情并没有发生,戈登只是让自己回到自己的屋子不要出门。

  卡特里娜带着女儿冲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所有可以关上的门和窗,她被吓到了。府邸的管家偷偷的出去打听到,原来是马特议员因为私通外敌走私军马被国王下令入狱,自己的丈夫作为马特议员的班底自然也被牵连,据说国王大怒,再加上前面与布雷王国作战实力,有消息说国王这次对马特议员卖国行为很是愤怒,甚至会把和这次有关的政府要员和商人家属也牵连进去。卡特里娜听到这里已经花容失色了,她知道被牵连是什么意思,自己的丈夫这次固然没得活路,而自己和女儿也可能会被处死,如果运气好,可能会被贬为罪奴,作为军妓或者官妓,那可是生不如死!

  卡特里娜在房间里焦急的想着办法,她不甘心坐以待毙,她到过监狱中看见自己的丈夫,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原本白嫩胖胖的脸蛋都是淤血和淤青,牙齿都被打光,已经说不出话了,一直养尊处优的她那里见过这样恐怖的场景,只能默默哭泣。回到自己的房子,看着自己年幼的女儿,卡特里娜心都碎了。

  卡特里娜不是一个甘于认命的女人,她想尽了一切办法,她找了和自己丈夫以前交好的朋友和一些权贵,世态炎凉,以前对自己奉承的人,低头哈腰的,以前和自己丈夫拍胸脯的贵族们现在就像见到瘟神一样,甚至连家门都不让她进,就把她赶了出去,偶尔有几个对自己假以辞色的,卡特里娜看他们看自己那种充满恶心的想吐的色欲熏心的眼神就知道,待下去会发生什么,连续几天卡特里娜一直在房间里哭。

  阳光渐渐黯淡,昏黄的天际低垂下来,与大地边缘融为一体。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缓缓的向着总督府驶去,总督府的大门是用黑色大理石砌成,暗的不见五指。

  马车的窗帘微微一动,静静坐在窗前的美妇扬起脸,忧郁的看着窗外,看着快到的总督府,自己的今晚不会平静。

  她身上银白色的衣料是最贵重的丝绸,颈中的明珠每一颗都有指尖大小,散发着朦胧的光晕,映得俏脸姣丽无匹。再华丽的衣饰也无法掩住她无与伦比的美貌,无论是妙目红唇还是皓腕纤指,无不洋溢着迷人的成熟风情。卡特里娜精心打扮了自己,她知道现在她还可以去求一个人帮自己,就是一直想蹂躏自己的副总督戈登,这个色鬼早就想霸占自己,之前只是碍于马特议员和自己丈夫无法得手,现在他应该正在等自己送上门。

  「总督大人,求你放过我丈夫还有我的女儿吧」卡特里娜哭倒在总督的怀里,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也丝毫不在意这个肥胖总督伸进自己衣襟正在把玩自己嫣红蓓蕾的手,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现在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让这个总督满意,而自己唯一可以的资本就是这副美貌的身体,这是每一个贵族美女的悲哀,每一次政治的斗争,男人付出的生命,而美女付出是美艳的肉体和可怜的尊严。

  「呵呵,可以,但是你应该知道我需要什么……」戈登总督淫色的看着怀里的美肉,得意的说道。「啊!」卡特里娜痛苦的尖叫一声,戈登这个畜生在自己的美乳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高耸丰满的巨乳被这个畜生拧成了麻花。但是卡特里娜这个大美人只能低声的痛苦的哀泣,不敢反抗的太剧烈,比一个廉价的妓女还不如,只能默默的垂泪。简单的对话,自己就被这个恶心的肥猪按倒在床上,虽然来之前卡特里娜已经明白。但是看着这个肥猪拿出来的手铐,带着尖刺的粗棍,还有皮鞭,卡特里娜眼中还是充满了恐惧,她听说过这个残暴总督的恶名,每一个落在他手里的贵族美妇,最后都被玩残甚至被玩弄致死。

  卡塔丽娜被推到在总督的床上,总督的魔爪很粗暴的撕开了了她的华美的丝服,。

  衣服被撕开,结实饱满的乳房已经完全裸露出来了,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像碗倒扣的乳房现在更加的具有弹性。在前端的乳头受到了色手的抓捏下,是已经完全勃起了。微微掀起的裙下,可以偷窥得到笔直丰满的大腿。

  总督戈登压在卡塔丽娜雪美的胴体之上,享受着胸前丰满双峰随着呼吸而摩擦自己身体的舒爽感觉,同时贪婪吸允着她湿润柔软的娇艳红唇。

  屋内,温度似乎突然变的很高,卡特里娜喉间发出痛苦的呢喃声,向正在享受人间至乐的总督哀求。

  戈登邪邪笑一声,故作不知,专心挑逗身下这位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伸手将卡塔丽娜两只小手压过她的头顶,饱满酥胸立刻更加丰隆挺拔出来。

  卡特里娜伸手紧紧抓住身下洁白的床单,玉背弓起,用力挺起上半身惹火的曲线,使自己的酥胸更亲密的挤压戈登让他更加舒服的享用自己,卑贱的像个妓女。

  戈登用力握住她胸前雪腻双丸,揉捏挤搓,充满色欲的双瞳红红地望入卡塔丽娜迷人带着讨好的美眸,略低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磁性道:「美人,只要让我满意,你和你的女儿都可以活下来。」

  卡特里娜忍受着屈辱和痛苦掺杂的强烈感觉,颤声道:「总督大人,请您尽情的享受我吧。」

  戈登这只禽兽,此时整个爆发出来,他伸手抓住卡特里娜的衣襟用力一撕,撕啦声响起,华美的丝服被撕去一大半,接着又迫不及待地扯去她艳红的抹胸,丰满跳跃,鼓胀硕挺,浑圆肥腻的乳峰顿时无遮无掩的呈现在好色男人灼热的视线之下。

  戈登挺了挺胸膛,感受那两团柔嫩丰满的雪腻美肉因挤压而变形,心中欲火狂盛,灼热的唇从卡特里娜柔软湿润的樱桃小嘴开始,逐寸舔遍然后撕咬她的上身。

  「啊……不要,总督大人……,好痛啊」

  卡特里娜柔顺的紧闭着美眸,眼角里还藏着眼泪,香润檀口中不时发出凄婉的呻吟,如泣如诉,似歌非歌,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被这个禽兽蹂躏虐待,自己听说过这个禽兽总督,最喜欢虐奸美女,越是高贵漂亮的女人他越喜欢。

  卡特里娜已经放弃任何排拒了,自己和女儿的命能不能活就看今晚了,自己必须忍耐。

  「啊——」大美女发出一声惨烈的好听的声音。

  卡特里娜的还干燥蜜穴突然被一根又粗有大的滚烫肉棒撑开。被强暴的肉体微微僵硬了。但是对于胯下这个美妇的肉体的反应和痛苦的表情毫不在乎,戈登需要的只是自己爽就好了,这个美妇越痛苦的表情对自己来说越兴奋。他的龟头向前侵入很快地就到达了还非常狭窄的美穴甬道入口了,跟着戈登顺势的猛然向前一顶,龟头就往里面插了进去。

  「啊……啊……」

  还干燥的蜜穴被捅破的痛苦让卡特里娜叫了出来。

  「贱货……骚货……」

  戈登双手残忍的压住卡特里娜的肩膀上,就像把这块美肉死死的钉在砧板上,制止她的逃离,然后腰部猛力的撞击这位贵妇的深处。

  「啊……啊……痛……痛……好痛,不要,总督大人,不要啊……」撕裂身体般的剧痛下卡特里娜哀叫了出来,反射性的紧紧的抓住戈登。

  虽然是听到了卡特里娜痛苦的叫声,但是在如今心中充满了对这个美貌贵妇欲望的戈登来说,却是已经不能制止了想操烂这个骚货的欲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大肉棒不断的继续插入了美穴甬道里。

  在大肉棒刺入的时候,美穴甬道内壁的柔肉和大肉棒强烈的摩擦下,不断涌现的快感,戈登兴奋的不能控制自己享受这样的快感。

  「……啊……啊……痛……好痛……」

  柔肉被撕裂着扩张着,所引发的强烈痛苦现在更加的剧烈了。

  戈登对大美女的哀嚎充耳不闻,只是享受着她美妙身体带给自己的快感,不断的抽送着。

  「啊!……」

  戈登猛的一刺,大肉棒就完全的进入到美穴甬道里了,满满的塞满着。鲜红色的血液和阴道分泌的阴液已经涂满了他的肉棒。

  卡特里娜臀部丰腴圆翘,屁眼儿却小得出奇,肛洞比小指的指尖还要纤细,衬着那张白艳的大屁股,显得纤巧无比。尤为艳异的是,她的屁眼儿光滑的向内凹陷,形成一个圆圆的凹孔,嵌在光滑的臀沟内,白美雪嫩,精巧之极。

  戈登舌尖在唇上卷动着,垂涎三尺地盯着卡特里娜香艳的雪臀,忽然淫笑道:

  「骚货!」

  「呃……」

  卡特里娜螓首昂起,纤细优雅的蛾眉颦紧,露出痛楚的表情。

  戈登粗大的龟头撞在美妇白腻的臀间,阳具上血脉贲张,仿佛无数蠕动的蚯蚓。黑紫色的龟头像金属一样发亮,就像一根锋利的长枪。

  巨阳的压迫下,卡特里娜雪团一样的大白屁股被顶得向内凹陷,粉腻的臀肉围挤过来,夹住光亮的龟头。戈登不耐烦地低吼一声,两手扒开美妇的臀肉,龟头对着纤细的肉孔用力一捅。

  卡特里娜柔媚的美目猛然睁大,红唇发僵,鼻尖冒出冷汗。

  那张丰满的雪臀仿佛一个挤扁的汽球被顶得膨胀起来,僵持片刻后,卡特里娜香艳的肉体开始抽搐,肌肤颤抖着流出冰冷的汗珠。

  戈登大吼一声,阳具失去方向,沿着臀沟从那张白腻的大屁股中滑出,打在卡特里娜翘起的美臀上。卡特里娜的臀肉太过滑腻,他几次全力都滑到一边,不由焦躁起来。

  「贱货,不让我满意,你和你女儿就准备做性奴吧!」美妇浑身抖动了一下,然后媚笑起来。卡特里娜竟然主动扒开屁股,用臀沟夹住戈登那条足以令她肉体受创的阳具,小巧的屁眼儿顶在他的龟头上,用力挺动臀部,一边发出妖媚的淫声。

  那美艳欲滴的蜜桃在臀后骚媚的摇动着,配上银白色的丝质裤袜和水晶高跟鞋,淫艳中带着高贵和素雅。

  大美人翘起屁股,仿佛骑在怪物巨大的阳具上一样,白艳艳的大屁股顶着龟头不住旋动。戈登也佝偻着身体,不断用力。美妇咬紧牙关,用尽浑身的力气向后一挺,那张柔软的大屁股蓦然一沉,坐到阳具中段。

  卡特里娜脸上的表情分不清是哭是笑,她蹙着眉,唇角向上弯起,睫毛剧痛般飞快地轻颤着。

  戈登双手抓住美妇的臀肉,向两边扒开。只见白生生的雪臀间,夹着一条手臂粗细的阳具,龟头已经消失在美妇臀内,只剩下血脉贲张的棒身,铁棒般捅在雪白的臀肉中。

  戈登弓身,抓住卡特里娜的头发。卡特里娜精致的发髻散开,额上的珠链滑到一边,她目光迷离,肉体的痛楚仿佛渐渐消散,又露出媚态十足的笑容。

  卡特里娜雪嫩的肛洞被阳具挤开到难以想像的大小,她直挺挺伏在地上,随着戈登的捅弄,白滑的雪臀不住膨胀着前后滑动。

  「啊……啊……」

  这位王国大商人的美貌的妻子淫叫着,玉体横陈,她忘了痛楚,忘了羞耻,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尊严,仿佛像一只雪白的雌兔摇摆着雪臀,与身后凶狞的怪物激烈地肛交。

  又圆又翘的丰臀竭力挺动,吞吐着粗大的阳具。戈登巨大的龟头撑满了美妇的雪臀,每次阳具进入,富有光泽的雪腻圆臀都被挤得鼓起。这个夜晚很长很长,在门外的侍从不时听到美人的尖叫、惨叫声,还有皮鞭抽打的声音,直到深夜。

  卡塔丽娜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走出总督府的,原本美艳精致的脸蛋上布满的痛苦和疲惫,漂亮的嘴唇已经开裂,嘴角上的被咬开的破口还留着鲜血,原本华美的丝裙被扯烂,凄凉的披在身上,白皙的美腿依旧笔直,只是腿上的丝袜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大腿内侧流淌这的鲜血,顺着光滑的小腿,滴在总督府的大理石地板上,原本穿在脚上的水晶鞋已经不见了,卡塔丽娜只能赤着脚,艰难的走着,光滑而冰冷的大理石就好像无情的宿命,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帮忙开门的侍从似乎并不奇怪,有很多女人都进过总督的房间,几乎都是这样出来,不管这个女人来之前长得是多么的迷人风情万种,又或者身份是如何的高贵,最后都会被总督玩的几乎残废,有几个更加悲惨的直接是直接被扔出来,后来自己赶过去发现那个女人的白嫩的小手被折断了,手臂上还有身上布满了乌青,真不敢想象总督府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字节数:1155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