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就爱高跟鞋
就爱高跟鞋

讨厌……又来了,我的高跟鞋……」一名女孩正看着手上那双鲜艳的尖头四寸高跟鞋,本该是鲜红发亮的鞋面,如今上头却沾满了白浊的不明液体,还有一股奇特的腥膻味。

  这名女孩名叫──近藤?沙绘,十九岁,身高:170公分,目前就读Z大学,是名女大学生,相貌姣好又玲珑有致的她,是名符其实的美人胚子。

  平时出门,沙绘总是打扮的美艳动人,尤其偏爱穿尖头高跟鞋,走起路来总是会扭腰摆臀;吸引路上所有的目光。所以屋外的鞋柜上十双有八双是高跟鞋,其余两双分别为拖鞋及布鞋,顺带一提,她的拖鞋还是有跟的那种,因为沙绘认为这样子,才能展现出她的美丽与气质。

  出门逛街或是参加宴会的时候,只要有沙绘在,大部分的眼光都会聚集在她身上。沙绘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整个人会散发出优雅又美丽的气质,加上那天使般的面容、D罩杯的傲人丰胸、浑圆的迷人翘臀,最要命的还是那在丝袜的衬托下双修长的美腿,总是可以聚集不少男性的眼光;女性忌妒又羡慕的眼神,虽然她不是刻意这样做。

  现在她正心疼的看着那双刚买的名牌高跟鞋。这可是她努力打工存钱买下的名牌货,平常总是当成她的第二生命一样,总是小心翼翼的保养以及擦拭,深怕弄脏了不好看。

  「真是的……到底是谁……好过份……居然将「那个」射在我的高跟鞋上……」女孩嘟着嘴难过的看着手上心爱的鞋子,她到现在还没穿过几次呢……上面的白色液体还未完全干涸,看起来应该是没多久之前沾上的。

  「真是的……这样我就不能穿了……人家正想还秀一下的说……讨厌……」拎着鞋她走进客厅内,伸手取了几张纸巾,就坐在沙发上仔细的擦拭着。

  鞋面沾上的白浊液体始实在是太多了,纤细玉指还不小心沾到了些许的白浊液。

  「讨厌啦……沾到手上了,居然还有点热热的……得赶紧擦掉才行。」正当沙绘拿起纸巾要擦拭的时候,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她放下了纸巾,将沾上白浊液的手移至鼻前嗅着。

  「好奇怪的味道哦……有点腥……」

  接下来她将手指放进嘴里品尝着白浊黏液的味道,突然感到一阵目眩神迷,心脏更是噗通噗通的跳着,两颊变得烫发红。

  「……真是的,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丢脸的事情呢……居然把……精液……」沙绘责怪着自己,居然把手上的精液舔食了下去,赶紧回复正常,继续擦拭着鞋面。

  当她细心的将手上这只鞋擦拭完毕,正要换另一只擦拭的时候,刚才那种奇怪的冲动又浮上心头,她看着上头的白浊液开始犹豫了起来。

  「我怎么了?为什么看到「那个」心里会有这样的奇怪想法?我居然想要……吃精液……」

  沙绘双手颤抖着拿起还沾满着精液的鞋,伸出了红嫩的丁香软舌开始沿着鞋面舔食着。

  「……黏黏的……好多……好浓哦。」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简直跟变态没两样……但是她仍顺从了这股欲望。

  一会之后,鞋面上头的白浊液已经被舔食完毕,取而代之的是沙绘的唾液,一股欲火从体内深处开始窜起。

  她开始感到口干舌燥、浑身发热,两颊发烫、变红的情形更加严重。沙绘坐在沙发上,撩起宽长的连身裙,细长迷人的白皙玉腿缓缓张开成M字型,蜜穴流出的花蜜,已将身上那条水蓝色蕾丝内裤,留下明显的渍痕。

  将手指移至内裤前抚摸时,从指尖传来的感觉让她讶异不已,「不会吧?已经湿了……不行……不能这样……」

  沙绘急欲克制自己的手指,然而那股欲火却像魔咒般的在耳边说着:「摸吧……将手指插入里面,尽情的摸吧!直到泄出来为止!」又是理性与欲望的拉锯战!

  一会之后结局出炉,水蓝色亵裤挂在沙绘的右腿上,手指正不断的拨弄着,在幽谷间遭受黑色细毛覆盖的红珍珠,并将手指深入到花径之内抠弄里头的穴肉。

  「啊……怎么搞的?比平常弄得还要爽……难道是精液的关系吗?没想到会这么爽……唔……」

  沙绘玩弄了一下之后,拿起一只高跟鞋,将鞋尖对着自己的蜜穴开始磨蹭着,另一只手则放在自己的胸前,时而揉握玉峰,时而轻捏蓓蕾。

  幽谷像是小溪般的蜜液横流、水声潺潺,流出的爱液将沙发都染湿了。沙绘的皮肤呈现出美丽的粉红色,美目泛着水雾,脑海中一片空白。

  瞬间,娇躯僵直的颤动、臻首向上仰起、两片红唇微微张开,津液由嘴角缓缓流出──高潮了。

  看着沾满手掌的爱液,沙绘只觉得身上的力气全被抽干了,只能半躺在沙发上喘着气,休息了好一会后,才拖着发软的身体收拾残局。

  当天晚上,沙绘要下楼倒垃圾的时候,刚打开门看见,一名男孩穿着制服坐在自个家门前,连书包都丢在旁边。沙绘起先不以为意,当她倒完垃圾的上来时候,对方仍坐在自家门前没有进去,沙绘不禁走上前询问着。

  「隼人,怎么了?怎么坐在这里呢?」

  佐藤?隼人,十七岁,目前就读Z高中,家住沙绘对面,是沙绘的邻居,双亲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忙到深夜才回家。因此隼人常孤单一人在家,不过,沙绘偶尔会邀他来自己家里聊天,或是一起吃晚餐。隼人也一直对沙绘抱持着好感。

  隼人站起身子,苦笑着回答:「原来是沙绘姊姊……那个……我忘了带钥匙……你也知道,我爸妈总是很晚才回来的……所以才坐在这。」沙绘听完后露出迷人的微笑,回答说:「小笨蛋,你可以过来我这啊,又不是不认识……快进来吧。」

  隼人难为情的笑着说:「这样好吗?又要打扰你……」沙绘则是从背后推着隼人进到自己的屋内,将门带上。

  「打扰了……」

  「别那么客气,随便坐哦,你还没吃晚饭吧?」沙绘温柔的问着。

  「嗯。」隼人点了点头。

  「正好,我也还没,一起吃吧!咖哩可以吗?」「是沙绘姊姊做的都可以。」

  「嘻嘻……那你先坐,我去准备。」

  沙绘哼着割走进厨房,穿戴上围裙开始准备着今天的晚餐。

  隼人看着沙绘的背影,一颗心怦怦跳着,又回想起早上自己在外面,拿着那双红色的高跟鞋手淫的事情……

  那时他心里想着,这是沙绘穿过的高跟鞋,上面还留有沙绘的味道;并且幻想着沙绘裸体的模样。趁着四下无人时,用自己因勃起而胀痛的肉棒在上头磨蹭着,大概是太过兴奋的关系,隼人一时之间克制不住精关,白浊的精液全射在鞋面上,心知大事不好,赶紧将高跟鞋放了就跑。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每次看到沙绘的高跟鞋,隼人就会有这样的冲动。

  正当隼人还在回想的时候,沙绘已经将咖哩准备好端来面前了,沙绘看着隼人发呆傻笑的脸,不禁觉得有趣。

  一会后,沙绘笑着问:「帅哥,笑够了吗?饭要冷掉了哦。」「哇哦!」

  被沙绘这么一问,隼人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惹得沙绘捧腹大笑。

  沙绘笑的眼泪流着不停,强憋着说:「哈哈哈。隼人,你真的很有趣耶!」隼人双颊发红,尴尬的说:「沙绘姊姊……你笑的太夸张了啦……」沙绘停止笑声的说:「好、好、好。我不笑了……快吃吧,都凉掉了。」「我要开动了。」隼人说完后,开始拿起汤匙吃着沙绘的爱心咖哩饭。

  「好吃吗?」沙绘看着隼人大口吃着自己做的晚餐,笑嘻嘻的问着。

  隼人边吃边回答着:「嗯……好吃……沙绘姊姊做的都好吃。」沙绘看着隼人说:「隼人,你长得这么可爱,有没有女朋友啊?」接着伸出小拇指勾了勾。

  「唔!噗──」

  面对沙绘突如其来的一问,隼人先是睁大了双眼,然后从鼻子、嘴巴里面喷出饭粒,神情显得相当难过,还不断的刻嗽着,沙绘知道这个问题太过犀利了,连忙拿着几张面纸跟水给隼人。

  「咳……咳……咳……」

  沙绘担心的问着隼人,双手还不停的顺着他的背:「还好吧?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还好……咳……只是稍微呛到了……真是对不起,你特地为我做的咖哩……」隼人还是尴尬的笑容回答着。

  「真是的……亏你长得这么可爱,但是这样子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哦……」沙绘拿起面纸,细心的替他擦拭着脸上的饭粒。

  「……我没有女朋友啦。」隼人难为情的说着。

  「还真的没有啊?真可惜,你长得不错呢……姊姊很欣赏哦。」沙绘调侃着因羞涩而脸红的隼人。

  晚饭过后,沙绘说要先进浴室里头冲澡,隼人则是看客厅里头看着电视,然而当沙绘进到浴室开始淋浴时,隼人则是蹑手蹑脚的来到浴室门前,拿起洗衣篮里沙绘换下的水蓝色蕾丝内裤,将那件细致的亵裤放在鼻间嗅着上头淡淡的淫水味与尿骚味,还用舌头舔舐着残留水渍,并掏出那胀大的肉棒开始用手搓动着。

  「沙绘姊姊,沙绘姊姊的味道……还有沙绘姊姊的身体……」由于沙绘并没有将浴室的门完全带上,所以隼人可以由小小的门缝窥看沙绘的裸体,在迷蒙的蒸气掩盖之下,隼人依然能隐约的看见,沙绘胸前那对浑圆丰满的大肉包,前端的粉红色乳尖更是微微翘起,细细的黑色阴毛覆盖着那小小的粉红色肉缝,这样刺激的画面让隼人的看的目不转睛的,擦枪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胸口的起伏也越来越大,没多久,少年白浊的浓精喷射在那件蕾丝内裤上。

  「不行了……唔──」隼人极力的压低自己因射精而发出的声音。

  「隼人这个坏孩子……居然偷看我洗澡?真是拿他没办法……就让他看吧……」

  然而浴室内的沙绘还是听到了,她不动声色的继续洗着澡,隼人自认没被发现,赶紧将那件沾满精液的内裤塞回洗衣篮内,又跟刚才一样蹑手蹑脚的跑回客厅看电视。

  当沙绘洗好走出浴室的时候,她望了洗衣篮一眼,随即翻动里头的衣物,果然发现,刚才被隼人拿去搓枪打鸟的蕾丝内裤,如今上头全都是隼人射出的精液。

  沙绘拿着沾满浓精的内裤观看着:「居然射的这么多、这么浓,跟早上射在我的高跟鞋上精液量差不多量……难道说……高跟鞋上的精液也是隼人……嘻嘻……果然是个坏孩子。」

  接着她伸出红嫩软舌将上头的精液全舔舐完毕,满足的说:「真好吃……隼人的精液……好浓啊。」

  沙绘穿好衣服之后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神色自若的走回到客厅,此时隼人正在讲电话。

  「呃……意思是说,你们要我今晚睡在沙绘姊姊家?」电话那头传来隼人母亲的声音:「隼人啊,你就跟沙绘说一下吧,我们今天实在没有办法回去,要待到明天早上才行啊。」「好吧……我去跟沙绘姊姊说说看……再见。」隼人说完后挂上电话。

  一旁的沙绘温柔着问着:「怎么了?」

  隼人不好意思的说:「我爸妈……今晚不会回来了……所以想请姊姊让我在这里睡一晚……」沙绘「咦」了一声,还来不及回话,隼人双手合十,又接着说:「拜托了,姊姊!我睡这里的地板也行!只求你让我住一晚就好……」沙绘笑了笑,回答:「我又没说不让你住,不过一个晚上而已嘛!到我房间睡吧,睡这会感冒的。」

  隼人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感谢着:「谢谢你,沙绘姊姊。」「好了,你也去洗澡吧,我先去睡了,记得要把灯熄掉哦。」沙绘说完就往自己的卧房走去。

  一会之后,隼人从浴室出来,但他并没有进入沙绘的卧室,反倒是走向玄关,打开门看着摆放在鞋柜上,各式各样的不同颜色的高跟鞋。

  他首先拿起最引人注目的黑色长靴,黑的发亮的皮革,呈现三角形的鞋头与细长的鞋跟,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

  隼人不禁在心里想着:「要是沙绘姊姊现在能穿上它该有有多好……」胯间的肉棒又昂奋勃起了。

  他抚摸着鞋身,并掏出肉棒在上面摩擦着,然后将其它的高跟鞋一一拿起,用鼻子去感受着里头的气味,这样做令他兴奋不已,肉棒也变得更加的粗壮。

  然而他不知道,沙绘此时正躲在门后看着他手淫。

  隼人忘我的手淫着,嘴边还罕着:「沙绘姊姊,沙绘姊姊……我好喜欢你穿高跟鞋的模样……我好想这样射在你的脚上……」沙绘听见门外的男孩居然将自己当成了性幻想的对象,脸颊不禁烫红了起来,瞬间一个邪恶的计划闪过,她决定整整这个好色的男孩。

  「唔……要射了……咦?」

  正当隼人又准备发射白浊的精液弹时,沙绘打开了门出现在他面前,一时之间让他脑袋一片空白。

  「沙,沙绘姊姊……」

  沙绘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隼人,佯装生气的斥责着:「果然是你……隼人……我的高跟鞋还有内裤……是你弄脏的吧。」

  「那个……我……我……」做错事被当场抓到,隼人百口莫辩,脸上变得一阵惨白。

  沙绘看着隼人已经吓傻了,接着拿出预备杀手锏,说:「我一定要告诉你的父母,看他们怎么交代,枉我平常还对你那么好……真是看走眼了……」说到最后,沙绘赶紧转过身去,因为她怕被隼人看到她憋不住笑的样子。

  隼人听到这番话后,整个人都软了,连忙跪在地上,请求沙绘的原谅:「沙绘姊姊……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请你原谅……求求你。」沙绘一转身看到隼人跪在地上,不禁心疼了起来,知道自己玩的太过火了,于是说:「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认错的份上……我就先原谅你吧……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听到沙绘说要原谅自己,隼人心中大喜,连忙说:「什么条件都行,只要沙绘姊姊原谅我,不要不理我……」

  沙绘指了指鞋柜,说:「把那些鞋子全拿进来……我得好好的「惩罚」你……」

  在沙绘的卧室里,隼人一个心七上八下的坐在沙绘的床上。

  隼人喃喃自语着:「已经过了十分钟了……沙绘姊姊想要做什么呢?」只见沙绘将房门打开走了进来,隼人闻声望去,差点让两个眼珠子掉了下来……

  此刻沙绘身上穿着贴身小可爱跟迷你窄裙,一双性感黑色吊带袜,将那双原本细长匀称的美腿曲线衬托的更加完美,最重要的是她还穿上了隼人最无法抗拒的红色高跟鞋。

  「沙……沙绘姊姊?」,隼人眐眐的看着眼前性感的沙绘,险些把持不住。

  「嘻嘻……好看吗?」沙绘用手拨了一下那及腰的乌黑柔丝。

  隼人简直是看呆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好……好看!好漂亮……」沙绘露出了小恶魔般的邪恶笑容,指着隼人的制服裤说:「那么我要「处罚」你了……首先,把你的裤子脱掉!」

  「咦?」隼人听到之后,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是「咦」!是把裤子脱掉……快点哦……」沙绘催促着。

  「呃……我脱就是了……」隼人难为情的将长裤脱下,并用手遮着自己的胯间。

  沙绘用轻蔑的口气说着:「嘻嘻……真是丢脸耶……隼人……不过,你还没把内裤脱下耶……」

  「呃?内裤……也要嘛?」隼人简直快哭出来了,怎么也没想到沙绘会要自己连内裤都得脱。

  突然沙绘由邪笑变为怒容,对着隼人叱喝着:「你要搞清楚!现在是处罚」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快点脱!」

  看着沙绘生气了,隼人不再说什么,赶紧将内裤脱下,没了禁锢,胀大的肉棒马上跳了出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并且直挺挺的站着。

  沙绘看着那根勃起的肉棒,又用着邪笑对隼人说:「哦啦……已经硬了啊?

  那么……你就这样打手枪吧……嘻嘻……快点哦。」隼人无奈,只好依照沙绘的要求,用手握着金钢棒开始前后搓动着。

  露出极不愿意的表情,少年在心里想着:「唔……被沙绘姊姊看到我这么丢脸的样子……真想死……」

  沙绘用着严厉的口气指责着:「啊啦?怎么慢下来了!搓快点啊……既然你都可以弄脏我的高跟鞋还有内裤!我当然要看看你丢脸的样子……这样才能达到「处罚」的目的啊!」

  隼人的眼框里泛着泪光,像个小媳妇般的回答着:「我……我知道了……」「啊啦……你这样不行啊……要这样子……」沙绘伸出手搓动着隼人的肉棒,手掌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肉棒硬挺、温热还有脉动的感觉。

  搓着搓着,从龟头的部份流出了透明的液体,沙绘看着隼人因快感的关系,整张脸纠在一起,饶有趣意的问着:「有什么东西从龟头流出来了耶?味道好重哦……怎么?你有快感啊?我现在可是「处罚」你哦!」话刚说完,沙绘松开了双手。

  被逗弄到极点的隼人,则是挺着肉棒央求着:「沙、沙绘姊姊,不要停啊……再帮我搓……鸡鸡好难过……」

  沙绘冷笑了一下,用高跟鞋的前端轻踩着那根硬烫的大肉棒,还不断的在肉竿上摩擦,弄的隼人是又痛又爽。

  「唔啊啊……姊姊……」

  瞬间,白浊的少年精弹尽数爆发,将穿着黑色的吊带袜的美腿及以红艳的高跟鞋染成白色的。

  「哎啊!都弄脏了……居然会这么黏稠,这样叫我怎么穿呢?」隼人看着自己的精液弄着沙绘满脚都是,连忙道歉着:「姊姊,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沙绘知道自己玩的太过火了,将双唇凑近男孩的双唇,然后伸出滑嫩香舌开始激烈的湿吻。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能听到「嗯嗯、唔唔」的接吻声。

  「嗯……好棒哦……隼人的唇……味道真好……弄得我全身都酥酥茫茫的……」

  「姊姊的舌头……嘴巴……跟我接吻着……好棒、好香、好软哦!」隼人吻的心痒难耐,壮着胆子将手摸上沙绘的D罩杯美乳,还有那丰翘饱满的雪臀,开始在上头肆意揉摸。

  被摸着全身着火,沙绘将隼人推倒在床上,快速的脱下自己的全身衣物;只留下沾满精液的吊带袜及高跟鞋,接着跳上床,将自己蜜液泛滥的花穴凑到隼人面前用手掰开,展现里头粉嫩嫩的蜜肉。

  「隼人……用舌头帮我舔吧……舔我的小咪咪还有小豆豆……」隼人看的是心脏怦怦跳,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女人性器,比A片中那些的有魅力多了,眼前的蜜穴正发散出女性独有的味道,刺激着他的视觉、嗅觉,他知道接下来还会感受触觉以及味觉……

  隼人用手拨开花穴伸出舌头,舔舐着沾满香甜蜜汁的花瓣,并将舌尖伸入花穴里头吸舔着,享受着着胯间少年的舌头服务,沙绘则是忍不住发出浪荡的呻吟,像是给予少年舔穴功夫的最高评价。

  沙绘仰头呻吟着:「哦哦!好棒啊……比自己用手弄……更爽!好爽哦!隼人的舌头……舔的我那里都麻麻的……」

  「沙绘姊姊的这里好红哦,这么的湿答答的……爱液也好好喝哦……虽然有点咸咸的……」隼人响应着沙绘的呻吟声。

  「啊啊……我受不了了……隼人……给我吧!」沙绘将身体移动,分开湿淋淋的蜜穴对准着再次硬挺的肉棒,腰身慢慢的下沉将肉棒完全的吞入体内,霎那间,一股红潮缓缓的沿着棒身流出,那是开苞的象征。

  沙绘吃痛的说着:「啊……好痛……隼人的鸡鸡进到我的体内了……」隼人惊讶着看着沙绘的落红:「血?难道姊姊是?」沙绘害羞的说着:「嗯……我是第一次……隼人呢?」「我……我也是……」

  沙绘流着泪水,轻抚着隼人的脸:「真的吗?我好高兴……可以吃到隼人的童子鸡……还有能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

  「我也是……我一直都暗恋着……沙绘姊姊……」「快动吧,这样插着好难过哦……让我舒服些……」「嗯。」隼人应答一声,开始挺动腰杆。

  沙绘一开始还觉得有些痛,慢慢适应之后,反倒觉得被顶的爽歪歪,隼人每动一次,体内的龟头就撞击花心一次,插得沙绘的是目眩神迷,魂好像要飞走似的。

  「唔……姊姊……不要夹的这么紧啊!我会射的……」隼人紧皱的眉头。

  沙绘一脸沉醉的说:「我、我也没办法……谁叫隼人的鸡鸡这么大……插得好舒服……又顶到了啊──」

  隼人起身将沙绘翻了过来,让她用四肢撑在在床上,将雪白圆滑的翘臀对着自己,然后一手按上极富弹力、肌肤白嫩的臀肉,最后将硬烫直挺的金钢棒对着蜜穴来记「直捣黄龙」,另一手则是捏掐充血发硬的红珍珠,插得沙绘娇躯发软。

  迎合着少年从后面的侵犯,沙绘转头问着:「你这孩子,怎么会懂这些呢!

  居然用这种像狗的姿势……丢死人了。」

  隼人感受着花径越夹越紧,吃力挺动腰杆回答着:「因为……我看了好多A片……这个姿势我最喜欢了……好像我可以从后面征服姊姊似的……」沙绘娇声斥责着:「啊……真是个……坏、坏孩子……」又陶醉的说:「可是……这感觉……真的好舒服哦……鸡鸡在我的体内暴动着……这么猛的话……我会泄的!」

  听到沙绘的话,隼人当机立断,由原本的一秒来回一次,转变为一秒来回两次半,干得沙绘整个人无力支撑,只能趴倒在床上任由身后的少年侵犯。

  「啊……不行了……我要……要去了……隼人……」「姊姊……姊姊……」

  没多久,沙绘身体僵直、双眼上吊翻白,蜜浪淫潮由穴口大量喷出,小嘴发出快乐的呐喊:「不行了,忍不住了啊……去了、去了,高潮了啊……咿呀──」「好紧,唔──」感受沙绘高潮时花径紧缩的强大夹力,隼人险些精关大开。

  沙绘香汗淋漓的趴在床上喘着气,隼人则是贴在她身上,双手不断的玩弄胸前的大白兔。

  隼人抽出插在小穴内的肉棒,将沙绘再次转了过来,接着坐在沙绘的身上,将沾满花蜜的肉棒埋进雪峰山谷里,开始挺动了起来。

  隼人兴奋的赞叹着:「姊姊的奶子……好柔软啊……又大又温软……」「啊……你这孩子……长得那么可爱……坏主意却这么的多……」「因为对象是沙绘姊姊,所以我……无法忍耐啊。」隼人双手不断着揉着那对雪峰,肉棒也尽情的在山谷内抽动着,沙绘则是伸出了舌头舔着龟头前端,双重刺激之下,隼人终于爆发了。

  少年对着胯下美女说着:「呃啊──姊姊,我要射了……我想要射精了!」沙绘充满笑意的看着少年,回答:「好啊……可以尽情的射出来,没关系的!

  尽情的弄脏我的身体吧!我的身心都是属于你的!隼人。」「射了!射了啊──」少年呐喊着,白浊的精液强力的从马眼喷出,温热又浓稠浆液射的女孩头发、胸部、脸上都是。

  女孩将脸上的白色黏液刮下放入嘴内,说:「这么浓稠,很难入喉的。」接着沙绘坐起身子,脱下高跟鞋,然后用脚掌慢慢的摩擦隼人刚射过的半软肉棒,在沙绘的刺激之下,长枪又回复成硬挺的模样,隼人则是拿起沙绘脱下的高跟鞋,凑在面前闻着。

  沙绘看着隼人的模样,边打脚枪边笑着说:「隼人,你真是变态……居然在闻我的高跟鞋……这根肉棒又变的这样硬梆梆的了。」隼人一脸歉意,边闻边回答:「啊……对不起……我实在没办法……我对姊姊的高跟鞋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啊……」

  「嘻嘻……真的是好变态哦……可是很可爱呢……」沙绘停下打脚枪的动作,拿起隼人手上与床上的高跟鞋,套回自己的脚中,然后张开大腿,对着隼人说:「来吧……这一次就尽情射在我的体内吧!」隼人咽了咽口水,扶着大肉棒,跪下身子对准蜜穴插了进去!

  再次进入,花径强大的吸力与腔压,夹得隼人险些早泄:「唔──好紧──」「啊……进来了……硬硬热热的肉棒……隼人的大鸡鸡插在我的小穴内……」隼人紧咬着牙关,对抗着花径强大的压力,专心的进行着活塞运动,两人的接合处发出的「啪啪」声响不绝与耳,沙绘也摇动蛮腰迎合着男孩的抽插。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彼此伸出舌头缠饶着、吸吮着,隼人将沙绘整个人抱起,让她用双手环抱着自己的颈部,双脚则是缠绕着自己的腰部,然后在房间内缓慢的走动着,每动一次,沙绘的身体就像是电流通过一般,强烈又酥麻的快感从下体直冲大脑,爽得连口水与泪水都不断的流着。

  最后隼人让沙绘扶着墙壁,自己则是从后面进攻,沙绘已经快到极限了,雪白的皮肤已经呈现出美丽的粉红色,嘴里只能勉强发出快感呻吟声,脑中除了性爱带来的快乐以外,她什么也无法思考。

  「唔──沙绘姊姊,我……要射了──」

  「射吧!全射进来吧!射满我淫荡的体内吧!啊──」女孩与男孩同时直达到极乐的境界,浓稠白浊的精液与淫秽透明的爱液融合在一起,从两人的结合处之中不断的低落在地面,隼人将肉棒「啵」的一声抽出,大量的精液与爱液混合物,一股脑的从沙绘的蜜穴喷出,两人瘫在地上喘息着。

  隼人看着躺在旁边的沙绘说:「姊姊……」

  沙绘的脸上此刻充满了幸福的神情,对着他说:「隼人……叫我沙绘就好……现在我是你的女朋友了。」

  隼人讶异的问着:「可以吗?」

  沙绘害羞着回答:「嗯……其实我也是很喜欢隼人的,每次想到你,我都会忍不住……手淫。」

  隼人亦尴尬的低下头:「我……我也是。」

  沙绘将隼人抱入怀里,说:「那么……以后想要的时候,不可以一个人哦……要将你的精液满满的射在我的里面才行……」隼人看着沙绘,小声的问:「那……沙绘到时候可以穿上高跟鞋吗?」沙绘点头应允,「嗯……」

  「沙绘,我爱你。」

  「我也爱你,隼人。」

  两人彼此怀抱之中,沉沉睡去,之后如隼人要求的,两人欢爱的时候,沙绘一定会穿上隼人喜欢的高跟鞋,对他而言,穿上高跟鞋的沙绘是最美丽的女人,没人可以替代。

  字数:763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