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出卖肥熟母
出卖肥熟母

 我叫宋川,外号宋三,哥们儿们叫我小三子,仇人管我叫瘪三。

  我15岁,是在读中学生,不过我经常逃学不上课。我喜欢到处混,和狐朋狗友一起干坏事。我从来不好好学习,长得既不高大也不帅,不过我特坏,但对哥们也够义气,所以我的哥们儿很多,他们都和我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考试每次都是零分,我就是不爱看书,我也不想什么前途啊理想什么的。

  我的妈妈就经常哭,哭得眼睛肿肿的,她特别希望我读书上大学有出息,但我就是不想听她的话,她经常给我姨妈说,她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什么,这辈子生下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儿子。

  切,我才不理她。我爸爸两年前出国了,是常年驻外工作,她就越来越烦,不过其实她不唠叨的时候还挺美丽的。她21岁生的我,今年36了,1米65的身高,脸蛋柔美漂亮,身材丰满肥熟,皮肤雪白滑腻,特别是浑圆柔软的大白屁股,走起路来特别骚。对了,我妈叫柳湘仪,是大学中文系的老师。仗着她看了几本古书,有诗词文化,所以就常逼我学习。

  我在街道里乱混,有个哥们叫黑龙,这是外号,因为他是黑龙江来的,东北小伙,又高又壮又黑,所以我们都叫他黑龙。他是外地转学生,比我大一岁,不过和我们一样爱混,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特别能打架。

  有一天,我又被老妈柳湘仪骂了一顿,出门碰到黑龙,没想到这家伙一脸堆笑要请我喝酒吃烤肉,几瓶啤酒下肚,这小子长嘘短叹起来:「哎我说三儿啊,你黑龙哥都十六了,还没找到个称心如意的女人哪。」「行了,别扯了,你玩的小姐还少啊。」「嗨,那些半青不熟的乡下妹有什么劲啊,说实话,我爱上一个女人了。」「谁啊?」我他妈的真奇怪,这坏种也还知道爱了。

  「三儿,别生哥哥的气,哥哥就是爱上你那肥熟性感的母亲啦。」「啥?」我一楞,看这家伙一脸红晕的真诚样子,还TMD真是爱上我妈了不成?

  「三儿,黑龙哥的幸福就全在你身上了,你帮我的忙,哥哥给你的好处没得说。」说着抽出五百块,「这是见面礼,三儿,收着,哥哥最近倒腾药丸,整不少钱,你花完了哥哥再给你。」我靠,我心想,这小子TMD我说怎么老久不见,原来倒卖摇头丸去了。再一看那漂漂亮亮的五百块,我心动了,一把把钱拽过来。

  「成啊,老实说,我爸出国这快两年了,一年才回来不到一个月,按说我妈芳心寂寞着呢,要不然成天就唠叨我学习,黑龙哥,把我妈交给你,我放心,不过——」看着对面色急的欢喜样,我话锋一转,「不过我妈柳湘仪可不是一般女人,是大学教师,熟读诗词歌赋,情调风雅,富于传统女人味,还有那丰满肥熟的肉体……」黑龙一把又掏出两张五百,塞到我手里,「哎呀你就别扯那些了,你要什么只管给哥哥讲就行了。」「嗨,这就好,黑龙你够大方,其实也没啥,告诉你个秘密,我妈特喜欢精壮的男孩打篮球的样子,她经常默默的去看她们大学的大学生打篮球。」「好,重要情报,哈哈,好哥们。」这个情报卖了一千五百元,够我挥霍一阵了,哈哈哈,我得意不止。另一边黑龙得到这个情报后,立刻专攻篮球。这小子本来就会打,再凭他的肌肉力量和身高,竟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到我妈妈大学里,还混成了校队一员,美其名曰外援球员,其实我知道,这小子一定没少给妈妈大学篮球队的教练贿赂。

  很快大学篮球赛季到来,妈妈照例每场都去加油,随着妈妈和黑龙的接触,他们也越来越熟络起来,不过据我观察还没身体接触。

  直到有一次碰到关键比赛,黑龙这坏种还真不赖,在队里打上主力,关键比赛中更成了中流砥柱。这次关键比赛,妈妈早早就打扮得清纯兼性感,去观看比赛。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也悄悄溜入观众人潮中。

  这可是全国大学篮球联赛,是正式球赛,除了黑龙这个混混外,全是正式的大学生和体委人员。不过全场也就属这混混最惹眼,凭着人高马大的身材,英勇奋战,流血流汗,多次受伤后仍表述不愿下场,最后凭着黑龙的战斗意志,妈妈所在的大学队取得了胜利。

  顿时人潮汹涌,呐喊喝彩如潮水,黑龙洋洋自得的时候还没忘记在观众里搜索妈妈,他知道每场比赛妈妈都会来看,而且他自信的认为,妈妈来看就是为了看他。可是令黑龙失望的是,妈妈却不见了,他本来想借今晚和妈妈加深关系,看来要泡汤了。

  这时他发现了我,走过来说:「三儿,今天我表现亮眼吧,不过你妈呢?我刚才还看见了,操,明告诉你吧,今晚本来是个大日子,我在球场上风光完了,就没准备让你妈两条腿走路回去。操,不过现在人呢。你妈不会找别的男人去了吧。」「嗨,我刚才也看见她了,我还奇怪,她今天怎么穿上无袖雪白连衣裙了,你说这才四月,天还凉着呢,她就这么穿,看来我妈骚得很啊。」「TMD,我也看见了,你妈真骚,连衣裙还TM是紧身的,把个大屁股裹得肉嘟嘟圆乎乎的,MD,你说,这凉天,夜里更凉,要是让我发现你妈真找别的篮球员,你猜哥哥会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哈,我就把那逼小子先打残,然后把你妈扒光,让她光着大屁股在凉夜里裸奔。」黑龙这小子真粗鲁,我有点为妈妈担心,把妈妈交给这个家伙,不定都有什么花样出来。这回,我正要说话,黑龙去更衣室换衣服了。我也跟了上去。

  更衣室里,人都走了,我和黑龙一进去,突然发现,我的妈妈,柳湘仪,穿着雪白的无袖连衣裙,一个人坐在桌子上盈盈哭泣,因为是背对我们,她没有发现。黑龙得意的一笑,冲我挤挤眼睛,我连忙躲进柜子里,仍然监视着一切。

  原来妈妈手里竟然拿一张黑龙打篮球时场上的照片,用脸贴着用手抚着。我一看,靠,是立排得,我要买游戏机这骚货妈妈不给我买,原来攒钱就为了买立拍得拍黑龙。黑龙从妈妈身后走过去,一把抱住妈妈的腰,妈妈嘤咛一声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就是黑龙,脸刷的红到脖子,连忙要把照片藏起来,却被黑龙一把抢了去。

  「柳阿姨,这是谁的照片啊,是不是你的情人帅哥啊?」这小子明知故问,调戏我妈。

  「嗯,黑龙坏,给阿姨。」

  「好好好,给阿姨,那柳阿姨,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哭啊?」这小子装温柔起来。

  我妈妈一下就禁不住扑到他怀里,「看到你在场上受伤流血,还不下来,阿姨心疼你,真不会照顾自己,阿姨心疼得就哭了,阿姨很爱哭的,你是不是要笑话我。」「没有,没事,我喜欢水儿多的女人。」黑龙这小子句句挑逗。

  妈妈脸红了,推开他,脸上却绽出幸福的桃花,拿出药膏和绷带说:「坏孩子,你妈妈不在你身边吧,真不会珍惜自己,来,阿姨给你包扎。」黑龙很利索,把运动衣裤都脱了,只剩下枪牌运动三角裤,一根大阳具已经略略熊起。浑身汗水未全消,散发着青春男子的力量。

  妈妈脸红得成了晚霞,就那么默默的温柔的细心的给黑龙包扎着,也不管都晚上几点了。两个人话语传情,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忽然一个纱布团掉落到地上了,滚进更衣柜下面,黑龙要去拾,妈妈却说:

  「你刚受伤,不要乱动,阿姨来拾吧。」说着妈妈去拾,没想到那纱团在柜子下面,只有趴着伸手才能拿到,妈妈略微犹豫了一下,就趴下去,找那纱团。

  这下可好,我和黑龙的玩意都暴怒了,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妈妈,因为趴着而撅起绝世无双肥圆丰满的女性大屁股,透过绷紧的白裙,一条粉色的丁字裤明晰可见,深深陷入妈妈的屁股缝里,把两边大屁股肉瓣衬托得惹火非常。我心想,操,骚货,穿丁字裤来看黑龙比赛,比赛后在更衣室里等黑龙,我的美丽妈妈,真的爱上黑龙了。

  妈妈很笨,怎么也找不到,又努力的伸手去够,把身后的一颗大屁股扭来晃去的,黑龙再也受不了了,大喊一声「操」,直冲我妈妈扑去。妈妈呻吟着,还来不及逃避,连衣裙已经被扒光,粉色奶罩和丁字裤在灯光下挣扎,黑龙肆意的蹂躏起那丰满的肉体。

  妈妈的呻吟越来越娇美起来,黑龙又扒掉了妈妈的奶罩,妈妈的两颗白奶子扑棱跳出来,奶头是粉红色的,黑龙就含住奶头唆起来,口里还喊:「阿姨,别怪我野蛮,我爱你阿姨!」妈妈也呻吟着:「我也爱你,黑龙,孩子。」

  这时黑龙把妈妈腰拉起,使妈妈恢复撅着大屁股的样子,一把扯掉丁字裤,对着妈妈鲜红紧缩的小屁眼儿就吻起来,「阿姨我就爱你这雪白丰软的大屁股,你的大屁股真TM淫荡,我想操爆你的屁眼儿想了好久了。」黑龙淫言下妈妈也淫荡起来,「啊,来吧,孩子,那是阿姨的处女屁眼儿,啊,被你吻得好痒啊。」「操,不干穴,先干屁眼儿,对,因为穴已经被男人搞过了,柳湘仪的屁眼儿还是处女。」黑龙絮叨着,拔起大肉棒就要向那可怜可爱的小屁眼儿扎去。

  忽然,一声铃响,光光当当皮鞋走路声传来,是体育馆财物巡防员。妈妈一下一个激灵,爬起来,大概巡防员让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大学老师,却在被中学男生蹂躏,如果被人发现,那就是颜面无存,黑龙也收敛起来,两个人快速穿好衣物,迅速离开了。

  我看着妈妈跑了,突然伸手拦住黑龙,「哥,我妈怎么样,真爱上你了吧,把屁眼儿处女都为你留着,人基本都是你的了,那该给我钱了吧。」黑龙怕被巡防员碰到,再加上基本得手心情很好,急忙掏出一把钱给我,然后跑了。

  我在衣柜黑暗中点着钱,足足三千块,哈哈,今天早上在妈妈早饭里下的春药果然奏效了。

  前面说到妈妈柳湘仪傍晚发骚,连衣裙、丁字裤、美人骚体,更衣室暗约少年黑龙,两人苟苟且且正要行那好事,却被巡防员惊散鸳鸯。那我妈妈为什么会那么发骚呢?这得多亏我亲自调制的春药。

  原来自从黑龙在篮球队训练以来,妈妈常去看他们,这小子就主动接近,间接吸引,慢慢和我妈妈越来越熟络起来,这黑龙大概正是妈妈本来就喜欢的活力男孩的类型,再加上这黑龙又开朗爽快,笑话不断,渐渐就真的勾到了妈妈的芳心。

  只是妈妈身为大学中文系老师,36岁丰满成熟的女人肉体却有着一颗敏感多情的心,因此碍于面子,总是不敢点破那一层意思,两个人彼此心中有意,却迟迟没有身体接触,我看在眼里,也替他们着急,看着黑龙的钱袋子,我便想出一个用春药催情的不算高明的却很有用的办法。

  当然效果令我惊讶,没想到妈妈当天果然一改贤妻良母打扮,把一副骚熟的肉体裹在半透明连衣裙里,去约会黑龙了,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件丁字裤,真TM淫荡,我想这骚货妈妈一定是注意到了黑龙喜欢她的大屁股,所以特意穿着粉红蕾丝丁字裤,要把自己丰熟的肉臀以最美的形式展现给那少年情郎。

  好,闲话少叙,我收好钱回到家,妈妈紧锁在她卧室里,灯却亮着,八成是光着大屁股躺在床上想黑龙想得睡不着吧,操,这个骚货。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和黑龙在学校碰头,然后一起找个馆子,边吃饭喝酒边聊,这小子一副不爽的样子,我问咋的,这小子就埋怨道:「操,MD逼的舞厅里那些野鸡,真JB没劲,黑不拉基的,像从东南亚来的一样,还是你妈好,白嫩肥熟,可是昨天TM真背,让我有火放不出。」「呵呵,大龙你也得歇歇,昨天刚干完球赛就干鸡,看到你伤没好,我妈妈会为你心疼的呀!」「嗨,呵呵,真想你妈啊,那丰满肥白的一身香肉,撅着趴在那里像只母猪宝宝一样,真想绑住你妈好好蹂躏她。」说着拿出妈妈昨天丢下的蕾丝丁字裤,柔软的握成一团,放在鼻尖嗅啊嗅。

  这小子平时粗野惯了,说话很野蛮,声音又大,我怕别人听见直脸红,妈妈是文化女性,时间长了,能接受这么一个粗鲁的男孩么,我这边替黑龙着想,不禁劝了劝:「哎~~~小点声我说,大龙啊,我妈妈柳湘仪是文化女性,喜欢诗词歌舞,喜欢情调,学名叫闷骚,你以后就算真得到我妈了,也不能老这么粗鲁啊!」「嗨,少来了吧,哈哈,怎么,怕我整残你妈,怕你妈受不了,不会的,告诉你,你妈是闷骚没错,而且更是受虐狂,瞧那肥嘟嘟的屁股蛋子,走起路来左扭右摆,就是想让喜欢的男人拿鞭子抽它——」我发觉黑龙很有些雄性自大狂,说起女人不一定什么都能说出来,就打断了他:「嗨嗨,我说黑龙,先别说这些了,昨天好事多磨,不过我妈的心意你也知道了,你俩之间那层薄纸也被我用春药点破了,这大美人儿迟早是你的,你怎么酬谢我啊。」我又琢磨黑龙的钱袋子了。

  「哈,谢是一定要谢的,你放心,等你妈真做了我的女人,咱俩就不光是狐朋狗友,而且还是父子啦,亲上加亲是不是。」我靠,这杂种是喝多了,想着我妈开始得意忘形胡言乱语起来,我宋三把个肥肥嫩嫩的亲娘卖给你,你还没得手,就这么嚣张啦,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不能让他这么快得逞,说起来还要多亏了昨天的巡防员才是,又后悔不该早早拿出春药,看来形势已经发展的不由我能够控制。

  这小子临走前醉醺醺得意洋洋的说,晚上就要来我家,当我的面把妈妈的丁字裤衩给她。我心里忽然老大不愿意,可又没办法,想拒绝,根本找不着什么好借口。

  两下分手,我怏怏不乐地回到家里打开门,看妈妈怎么穿起很久不穿的羊绒毛衣裤来,还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弄菜,在往里一看,哈,原来老爸从美国突然回来休假了。

  要说以往,我最不喜欢老爸回来,回来就是唠叨,还不如一个人呆在美国让我眼不见心不烦的好,但今天,不一样了。

  我正发愁妈妈和黑龙已经难以控制了,老爸刚好就回来,虽说老爸没什么一家之主的样子和尊严,但毕竟是名正言顺的丈夫,丈夫回来,想要偷情的妻子怎么也得老实老实。而且说起来我老爸对我妈妈特别好,俯首贴耳,百依百顺,对这么个丈夫老妈还要偷情,这个骚货也该自我惭愧惭愧了。

  饭弄好了一大桌子,妈妈好像心中有歉一样,特别卖力地做菜,想必是我分析的没错,对着丈夫心中有愧吧,因此努力作出温柔妻的样子,要补偿一下心中的愧疚。老爸却丝毫不察觉,乐呵呵地吃饭夹菜,看着温柔的妻子,享受家庭的幸福,其实,嘿嘿,我真想告诉他,就是在昨天晚上,你这个温柔的妻子还穿着丁字裤更温柔百倍地给一个少年郎抱扎伤口呢。

  不一会儿,洞洞洞,敲门声响起,敲的很粗野,一听就知道是黑龙这个蛊惑仔,爸爸皱皱眉毛,说怎么现在中国的门这么薄啦敲起来声音好大,就起身要去开门,妈妈脸却刷的一下惨白了,腾地站起来要阻住爸爸,我心里暗暗好笑,个淫妇,现在老公回来了,情郎也上门了,看你怎么办。

  那边门敲得越来越响,很不耐烦的样子,还是爸爸一把把门打开,只见一个身穿运动短裤黑背心肌肉发达的少年汗流浃背地站在门外。

  不用介绍了,那就是黑龙,刚打完篮球,就顺道来了我家。这杂种也没想到我家会多这么一个老头,刚一愣,旁边妈妈就赶着说,「小川啊,你同学大龙来找你打篮球了,你吃完饭了,就和同学们一起玩去吧。」嘿嘿,我心里好笑,挺急智的啊,拿我当挡箭牌,把黑龙定义成儿子的玩伴,自然就和她自己划清了界限。

  可黑龙是个爆脾气可不接这一套,看妈妈懦懦缩缩的样子,直出口就问,「小川是哪个啊,我知道这里只有一个人和你住的名叫宋三儿,这个老男人又是谁啊?」赫赫,说话的口气好狂,就像妈妈的男人一家的主人一样。

  妈妈羞得脸红到脖子,倒是旁边爸爸不以为忤,反而和和气气,主动问答起黑龙的问题来,「小川就是我的儿子,我就是小川的爸爸,真是老男人啦,你是小川的同学吧,小伙子个头结实,说话也硬朗,是个爽快可交的小伙子,来进屋坐吧,小川啊,快来招呼你朋友。」老爸糊里糊涂,把狼往室内引,嘿嘿妈妈心里不知道什么心情啊。

  黑龙俩大眼珠子左转右转,有点不相信的样子,那也是,他以前没见过我老爸,他大概是不能接受这个一个瘦弱矮小的男人怎么能娶上妈妈那样的肥嫩漂亮的大白羊吧!

  妈妈红着脸,羞得眼泪都快挤出来了,一转身回了厨房开始洗盘碗。可老爸丝毫没察觉,还是傻乎乎乐呵呵地招待黑龙坐下,大概这小子也不好意思面对这个一个毫无防备却有友情的对手,也没和爸爸聊,撩下一句我帮柳阿姨洗碗去,然后就一转身跟进了妈妈在的厨房,咣的一下把厨房门合住,厨房是花玻璃的,只能看见两个人影。

  爸爸说:「呵呵,小川啊,你这个朋友还挺勤快的,来我们家就抢活干,你也一块儿去找点活干,别让人家在那洗碗。」我心里说,嘿嘿,黑龙他哪是去洗碗啊,两个男女不知道要弄什么纠缠,我要是去了,不破坏好事,不过话说回来,去盯盯也好。

  我逡巡着走到厨房边,里面俩人没察觉到我,我就听着里面好像一副悉娑的声音,然后是啪的一声耳瓜子。

  原来妈妈含羞跑入厨房,想要洗碗来掩饰,可心乱如麻,哪里洗得了碗,一失神打碎了一个盘子。

  黑龙正推门进去,就看见妈妈含羞含泪地蹲在地上拣碎片,从后面看妈妈的屁股又园又大,那黑龙就忍不住扑上去抱起了妈妈,下身的大阳具胀起,隔着妈妈的棉线裤紧压在她的肥软的屁股肉上。

  妈妈心里好害怕啊,当时就嘤咛着挣扎,可是反而更激起黑龙的欲望,黑龙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妈妈的奶子,一只大手得空抓住妈妈裤腰,一把就扒下来,露出肥白的屁股。

  「不,嗯,不要,阿姨不要,大龙,你不许欺负阿姨。」「阿姨,妈妈,我爱你,我太爱你了,我不能让你离开我,我要你,要你的大屁股,要你的小屁眼儿。」「啊,啊,坏龙龙,阿姨的丈夫回来了呀,不行啊,啊,你坏!」妈妈越挣扎,黑龙越蛮干,连棉线裤都扯开线了,白色三角裤衩也被撕烂,妈妈丰满肉感的下身扭摆着,躲避着黑龙壮大的火热,但桃源蜜穴里却已经春雨涟涟。

  「骚货,肥屁股扭得真骚,没想到在这种情况做我们的第一个爱,在你丈夫的身边,哈哈哈,」黑龙不耐烦妈妈扭脱的上身,把妈妈背一按,狠狠压在案板上,这样妈妈上身没法动,只有一颗雪白的大光屁股可怜的扭动着。黑龙啪的在妈妈屁股上打了一巴掌,然后雄起如铁的大阳具向妈妈的蜜穴里狠狠插了进去。

  「啊。爽,终于占有柳湘仪了,我的阿姨,我的妈妈,我的女神,我的大屁股母羊,我爱你,啊。」黑龙这愣小子真是得意到极点,东施效颦的边干我妈边咏叹他的女神,还把柳湘仪当成自己的妈妈来干,靠,这愣小子,我心里想,看妈妈撅着白屁股那陶醉的样子,看来这两个男女还真有点孽缘。

  妈妈被干得连连喘气,脸蛋陀红成了一片,很快就泄了身,一汪淫水滋润出来,连雌性的小屁眼都在高潮下兴奋的吞吞吐吐,煞是可爱。那边黑龙却没到,大阳具依然刚强如铁,但他显然发现妈妈兴奋状态下嫩粉红色湿润的小屁眼,既然穴干透了,就干屁眼,对了,这里可是妈妈留给黑龙的处女啊。

  说时迟,那时快,黑龙拔出坚硬的家伙,也不需要润滑了,对准妈妈兴奋而潮湿的后庭就要插去。

  大肉棒消失了,妈妈也略感奇怪,但不一会,一个粗大的棒头就顶在屁眼上要粗暴的进入,因为黑龙的棒头太粗壮,而妈妈的处女屁眼又太紧了,当棒头顶在屁眼入口处时,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传到妈妈全身,这痛一方面刺激了妈妈的性神经,一方面却也激醒了妈妈的头脑。

  妈妈顿时大脑一凉,突然挣脱黑龙离开他重新站起来。脸上红润的春潮仍未全退,神色眉宇之间,却竟然多了几分惭愧羞耻的表情。

  看妈妈这样,黑龙一愣,正要在向上扑去时,妈妈却拼死抵抗起来,两个人挣得急了,妈妈一个耳光子,打在黑龙脸上。打完后,妈妈却又忽然好像虚脱起来一样,摊倒在黑龙怀里,但此时黑龙也没了继续做爱的兴趣,只搂着女人听她说话,「龙,对不起,对不起,不要逼阿姨,阿姨真的不能在陷下去了,这样做是不对的。阿姨有丈夫孩子和家庭,你也有你的前途。乌乌乌。」「湘仪,你打在我脸上,你的话也疼在我心上,刚才我们多快乐,你那个淫荡的样子,我保证你的丈夫从来没有给你过,我爱你,你爱我,为什么我不能和阿姨在一起?」「不,龙,你不要说下去,阿姨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堕落了,阿姨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也是害了你,今天,阿姨把身子也给了你,我们就到此停止吧。」「不,阿姨,你看扁我黑龙了,我是爱你,才要得到你,我不是那种想搞一夜情的人,我要干你一辈子,蹂躏你一辈子,亲吻你一辈子,爱怜你一辈子。」听到黑龙的真情表白,妈妈脸蛋又红润了,是幸福的红,是感动的红,泪水涟涟,全撒在黑龙胸膛上。

  「好孩子,你的心意阿姨都知道,你知道,阿姨也好想……可是,」说到这里,妈妈忽然咬咬牙,决绝地站起,整理好所有衣服,坚决地说,「可是,我们没有可能,阿姨比你大20岁,阿姨更喜欢得是成熟有魅力的中年男人,阿姨只是和你玩玩,就算我不爱我的丈夫了,也不会爱上你,我们到此为止吧。」说着嘴唇仿佛都被咬破一般,黑龙不服气要冲过去在搂紧妈妈,妈妈却手里拿起一块锋利的瓷片,抵在脖子上。

  「龙,不要逼阿姨。」

  看着架势,黑龙也没了办法,刚强的少年眼眶里竟然也滚着热泪,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妈妈不是黑龙第一个女人,但也许是他第一次恋爱吧,初恋总是刻骨铭心而又伤人至深的,我在门外旁观不禁感叹唏嘘起来。

  「好吧,阿姨,你不愿意见到我,那我会离开,我只想对阿姨说,我黑龙平时粗鲁野蛮没错,可我对阿姨的爱是真的!」说完,黑龙整身而走,向北风一样悲伤坚决而不回头。

  妈妈看着离去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

  真是好像拍电影一样蒙太奇,就在厨房里感情戏肉戏大上演的时候,我那傻乎乎的老爸却已经在卧室里对着电视躺在床上呼呼睡着了,也许是坐飞机回来时差的缘故吧。总之这个乐天派的老爸根本没想到他的妻子和他儿子的同学在发生怎样的故事。

  以后的时间里,我到学校和几个夜总会舞厅里,都没有见到黑龙,我的妈妈和家庭都渐渐恢复了常态,温柔贤惠的妻子,勤劳工作的丈夫,和游手好闲的无赖我,有时候还会想起那一晚妈妈的无袖连衣裙和性感丁字裤,要永远埋在衣箱深处了么,就像那段和少年的情事埋在妈妈心底深处一样。

  黑龙又跑到哪里去了,嗯,嘿嘿,小样儿吧,叫嚣说什么跟我变成父子亲上加亲,在我妈面前还是太嫩了。

  不过有一点就成了问题,黑龙一走,我失去了巨大收入的来源,4500块很快就挥霍完了,我又开始发愁起来。

  直到这一天,老爸忽然宣布要回美国了,但走之前,对朋友热心肠的老爸带到我们家一位陌生客人来。罗伯特,爸爸在美国的同事兼朋友,和爸爸驻美国相反,罗伯特刚好相反的被派驻中国,这位高大精壮的美国白人大约三十来岁,有深蓝色的眼睛,瘦削阳刚的脸部,硬硬的胡子喳,和古铜色的皮肤,富于成熟男人的魅力。

  就是这么一个老爸的好朋友,被老爸介绍并托付给我们照顾,其实只是学学汉语或熟悉熟悉中国国情这样的事,何必专门托付,老爸对妻子和朋友都太信任太放心了,呵呵。

  我敏感的鼻子又嗅到财源了…… 上文说到老爸带来好朋友罗伯特,没想到这罗伯特前脚来本市,紧跟着我的姨妈也来了。

  我的姨妈叫柳湘雅,是妈妈的唯一的妹妹,今年33岁,和妈妈的姐妹感情很好,当然和妈妈一样,柳湘雅也是个只成熟美白的骚肥羊,在我心里,妈妈柳湘仪是大肥羊,姨妈柳湘雅是小肥羊,现在姨妈来探亲,两只大屁股母羊齐聚我家,我心里可乐颠了。

  另外姨妈还带来了小表弟小天,小天这小子瘦弱老实,从小也就是我欺负的对象,这回来我家过暑假,嗯,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欺压弱小了。

  可是看得出来,表面上的应酬欢笑,难以掩饰妈妈心中的寂寞,常常姨妈不在的时候,妈妈便静坐窗前,看着远处神伤,远处有一个篮球场,几个屁大的孩子在那里野玩,妈妈看着看着泪就会静静流下来。而且以前总是唠叨我的妈妈,现在性子也变了,也懒得管我了,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姨妈和小天睡在我的房间里,我则被发配到客厅,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让姨妈和她一起睡,而要一个人睡在她的卧室里,嗯好,既然把我迁徙到客厅,那正好趁机好好监视一下这个闷骚的母亲。

  这天天晚,姨妈和妈妈逛了一天街,姨妈困了早早就睡下,妈妈屋子却还开着灯,我不禁好奇,凑到门缝上窥,细细密密的门缝,却遮不住我宋三儿探索的眼睛,这一看挺吃惊,鼻血差点流出来。

  妈妈在自己的房间里,只穿着蕾丝丁字裤,裸露着两颗大奶,手里捧着一打子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看到可爱处,还动情的把照片贴到脸上,或用唇轻轻的吻,饶有兴味的一个人的世界,可又透着惆怅和忧伤,有时把照片贴在奶子上,合上眼,泪水就流出来。我一惊,再看那些照片,我靠,无一例外,全是黑龙。

  原来妈妈买得照相机,照了不知道多少黑龙的身影,有球场上的,有跑道上的,那精壮的少年,狼般的敏捷,豹般的凶狠,全被妈妈悄悄的偷拍下来,看来没错,这个骚货喜欢黑龙很久了,就是闷着不敢表露。

  其中一张是黑龙挑起投球的特写,一只粗壮有力的长臂,抡起球要向球篮砸去的样子,妈妈竟然拿起那照片顺着奶子向下身滑去,沿着小腹一直滑到蜜穴,甚至还贴在屁眼上久久不放开,嘴里小声嘤咛着黑龙的名字,肥嫩的腰肢和大屁股款款扭摆,那副淫荡到颤栗的场面,真是让我瞠目结舌。

  原来这骚货心中还爱着她的黑龙,一时一刻,念念不忘,所以不和姨妈一起睡,要留给自己一个小天地,在幻想中和心上人儿卿卿我我。

  靠,骚货,我心里骂着,脑子边又闪出主意,一定要把黑龙找回来。

  ***    ***    ***    ***话说暑假到了,夏天来了,姨妈和妈妈是亲姐妹,不过性格却相反,妈妈内向文静闷骚,姨妈呢,则是外向活泼风骚。没过几天,罗伯特就又登门拜访了。

  「什么,海滨浴场,哇,那么豪华的地方耶,人家好想去耶。」我倒,这就是姨妈的声音,这位美熟妇就是喜欢学电视里台湾女人那种嗲嗲的说话腔调,特别是,嗯,特别是在男人的面前。

  还有海滨浴场,没错,是本市最高档的度夏浴场,专为高官、大款或外商准备,是平民百姓,不要说没钱,就是有钱也别想进的地方,这罗伯特真是有备而来,开着我们做梦也没见过的豪华欧美车,全套游泳设施,拿出这么一个诱惑,虔诚的邀请两位美妇人去海滨游泳呢。我心里暗笑,海滨浴场一个会员证就是上几万美元,这罗伯特还真是凯啊。看来有钱挣了。

  姨妈高兴得要蹦起来,妈妈却脸色愧红,为什么呢,我知道,因为妈妈是旱鸭子,不会游泳,害怕别人知道要笑话她。可是耐不过姨妈的嗲声嗲气和罗伯特的再三邀请,妈妈只好同意去了,我和小天自然也跟着同行,监视照看着我们性感肥熟的母亲们。

  可到了海滨浴场,妈妈却又犯难起来,原来妈妈没有游泳衣,而商店竟然不卖游泳衣,反而卖睡衣,裤衩是轻薄性感的丁字裤,用料超薄,穿上一定露毛,奶罩是薄纱的蕾丝,穿上一定露点。

  我看着老板那色眯眯的样子,心想:嘿嘿,够坏的啊。这里是上流社会玩乐的高档场所,就是不一样,直接让女人穿睡衣游泳,哈哈,男人们多是高官和老外,女人们嘛自不用说都是中国女人里那些风骚美丽的品种,所以故意这么搞,真是让女人又害羞又性感的好点子。

  举目一望,各国男人横横竖竖躺在沙滩上,怀里都搂着美丽漂亮的穿着风骚睡衣的中国女人,有的中国女人可能是第一次来,羞得直往老外怀里钻,那老外呵呵坏笑着将一只大手按在女人屁股上,为她遮毛,也欣赏着中国女人那可爱欲哭的娇态。

  会玩,就是会玩,我心里正赞叹着。那边姨妈已经不耐烦地穿好游泳衣先向海水跑去了,当然姨妈的游泳衣是自带的,不过仍能衬托出那火辣肥熟的身材,从背后看,那肥嫩的屁股扭来扭去的,在场的罗伯特和各国男人们都一时看傻了眼。

  妈妈犹豫了再三,还是说:「罗伯特先生,这些游泳……睡衣不适合我,我还是不游泳了。」「那也好,对不起宋太太,我也没想到这里只卖这样的游泳衣。你可以随便转转,这里全是素质优秀体格健美的男人,喜欢你玩得愉快。」说着还眨眨眼。

  靠,这个家伙,话中带着挑逗啊。

  不一会儿,罗伯特就穿上黑色三角游泳裤,冲向浪里,追逐姨妈去了。姨妈高兴的喊罗伯特的名字,英语说得得意忘形的样子,语气嗲而且骚,我真不知道此时小天看到他妈妈这个样子是什么心情。罗伯特真是身材高大健美的男人,动作敏捷,古铜色的肌肤特别性感,姨妈的屁股一定发软了,竟然也假装不会游泳起来,罗伯特抱起姨妈教她游泳,趁机一双大手在肥嫩的屁股上揩油。

  「啊,罗伯,人家腿不会摆动啊,你教人家嘛。」「好的,太太,」罗伯特一双大手掐住姨妈肥嫩的两条大腿,在水里推来摆去做动作,姨妈不知道是在学习还是在呻吟,一声一声嗯嗯起来,背对着罗伯特一颗大肥屁股就扭动起来,像只发情的雌海豚。罗伯特看姨妈这骚样,心知这女人已经被他征服了心,于是索性一把抱紧姨妈,向另一个海湾游去。

  「啊,罗伯,你带人家去哪里嘛?」

  「太太,带你去一个别人看不到的水湾啊,难道你想在你的儿子和姐姐面前被一个美国男人扒光屁股么,呵呵!」「啊,你说什么呀,你坏,放开我,人家不要光屁股嘛。」姨妈撒娇地呻吟着。

  罗伯特当然不听,边游边说:「太太,你的屁股太性感了,又圆又大,丝毫不必美国女人差,屁股肉却象羊奶一样细滑,不知道比美国女人强了多少倍,你们性感白嫩的中国女人真是地球上男人最爱的极品。」姨妈感到肥屁股上一只大毛手已经侵略进臀沟,脸蛋潮红,嘴里呢喃着:

  「你坏,嗯,你们美国男人就是喜欢玩弄我们中国女人,玩完了又不要我们,那我姐姐的屁股更大更美,你也爱她吗?」「当然只爱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要吻你。」这罗伯特看来是当花花公子有年头了,无论抚摸、亲吻还是调情,都很老练,不一会儿就把姨妈弄得浑身淫痒。

  这时他们游到了一个安静的小水湾,却发现已经有一对男女已经在那里干上了,男的是美国壮汉,女的是中国美女,美女被干得正欲仙欲死。罗伯特打了个招呼,兴高采烈的当然不肯认输,三下五除二就撕开姨妈裤衩、奶罩,一把扔到大海里。姨妈脸儿润红,香喘连连,乖顺温柔的做出个母狗撅起肥屁股的样子,阳光下成熟美妇粉嫩的蜜穴期待着美国大棒的挞伐。

  罗伯特一枪捅进去,像打炮机一样强力的干起来,这罗伯特真不含糊,大阳具每一下都插进姨妈子宫里,每插进去一下,姨妈就癫痫一样扬起头,秀发湿润凌乱,美眸春雨迷蒙,檀口吐出一股香液,然后就是娇美婉转的呻吟,让罗伯特干得越来越爽。

  这美国佬索性一手把姨妈头发拉起来,像骑马一样拉起姨妈的头,另一只大手一下一下拍打姨妈的肥屁股肉,一边猛力干到子宫。噼里啪啦声,美国佬的吆喝声,姨妈的迷醉呻吟声,构成一副变态狂乱而耻辱的夏日图画。

  我爬在海岩后面正看得紧张过瘾,转头一看,姨妈的儿子小天却不见了,这小子从今天出门起就阴沉着小脸一言不发,刚才和我一起追踪他母亲时,脸色紫得可怕,小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连指甲都快陷到肉里了。我心想这小子虽然一贯闷葫芦,但今天还是有点反常,也是,看到母亲如此淫荡,谁也会受不了啊,这小子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我赶紧离开去找小天。

  转了一大圈,小天没找到,却碰到我亲妈柳湘仪了,妈妈被一群男人围着自然看不到我,我躲在一边偷偷看,只见原来妈妈正在被非礼,裙子和衣服都被撕烂了,白色主妇内衣裤露出来,遮不住那雪白的奶子和肥圆的大屁股,对着这样一个美人儿,周围的男人都满嘴流出口水。

  原来这些男人是一群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是外资企业的高级职员,脱下西装革履后就是一副副贪淫丑陋的灵魂。妈妈一个人在海滨散步,被这些人发现,于是悄悄就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抱住了我妈妈,其他的人就像恶狼一样扑过去,肥白性感的妈妈楚楚可怜的,像等待被吃的羔羊话说小天忽然失踪,我找小天之时,竟然碰到我的妈妈柳湘仪在被一群男人调戏。

  那群男人个头明显没有欧美的白人或黑人高大,中等身材而已,黑头发黑眼珠,说着叽哩哇啦的语言,看那嚣张的态度,原来是日本人和韩国人。

  在长江三角有很多各个跨国公司的企业,欧美日韩台,都是主力,这些国家的男人被派遣到中国来,一边占领中国市场榨取中国工人的血汗,另一边自认为富裕发达就有高人一等的感觉,玩起中国女人来更是不在话下。

  而日本人和韩国人相比欧美人就多一些团队精神,工作如此,玩女人也是如此,喜欢集体出动,大家分享。

  这眼下就是,男人略略分成两股,左边是日本男人,右边是韩国男人,把我妈妈紧紧围在海滨咖啡厅的一角里,肆意狭弄。

  淫笑声不断,只见日本那一边一个男人走出来,忽得抽出一根皮带,对着我妈妈的肥熟屁股就抽了下去,噗的一声闷响,妈妈本来本撕开的裙子更被抽落下来,白色三角裤衩紧紧兜着丰满的大屁股,替屁股肉挨了第一皮带。

  可是疼也刺进妈妈心里,妈妈泪水直流,扭动屁股拼命躲避着,那日本男人被刺激得虐欲大发,皮带一下一下对着妈妈的屁股抽过去,旁边一群起哄道:

  「哈哈哈,抽碎那个中国女人的内裤,给我们看她的肥屁股。」妈妈可怜的大屁股挨了十数下皮带之后,裤衩已经烈掉,露出红润的屁股肉来,日本男人却还不放过我妈妈,继续抽女人的屁股。

  妈妈绝望的哭喊着,向四周求救,可是没有用,日本男人又一皮带袭来,抽中妈妈大腿内侧,那是女人最柔软敏感的肉。

  妈妈疼的一个痉挛,腿站不住倒在地上,偏偏还是伏趴式的,把个红通通的屁股蛋儿对着男人们。

  「由西,有西,我地大日本男儿好样地。」

  周围日本人淫笑喧哗起来。

  那日本男人很得意,还要继续抽打时,旁边一个韩国男人走上来阻住他,妈妈含着泪回头看,看到有个男人来救她,感激得望着男人。

  没想到那个韩国男人却拿出一瓶烫水温过的白酒,打开瓶盖,对着妈妈红肿的屁股,奸笑着洒下去,斯啦一声,热烫得酒精落到红肿的臀肉上。

  「啊——」妈妈牙关咬碎,撕心裂肺的一声哀鸣。

  我虽然在一边偷看,但也能看出到那疼痛的滋味,是多么痛苦,那毕竟是我的亲生妈妈啊,有着一颗肥美的屁股就被外国男人们凌辱,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我这个一贯最没心没肺的痞子宋三儿心里也疼起来。

  这时我环顾咖啡厅,除了日韩男人之外,还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客人,都在幸灾乐祸的看着好戏上演,根本没有要出手相救的意思,稍远处的咖啡厅老板是中国人,几个侍应生也是。

  我冲过去忽得质问老板,「那群日韩男人在欺负我——,啊中国女人,你们为什么袖手旁观,你们还是中国人吗?」老板却眼皮都懒得抬,一边悠闲的调咖啡,一边傲慢的说,「哈哈,你愤青啊,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这里是大上海,这里是大上海最好的海滨浴场,这里是专门给国际友人玩中国女人的地方,国际友人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懂吗?」「你,你……好……我还以为这世界上我宋三爷是最狼心狗肺的,没想到你们——」我被他气的咬牙切齿,话都说不出来。

  那老板看我的样子,轻蔑的笑起来,「我说何必呢小伙子,既然你能进来这里,也应该不是一般老百姓,和政府有点关系吧,这年头,老外就是高人一等你不知道吗,没有洋大爷开工厂施舍我们一点残汤剩饭,我们老百姓还能指望什么呢,这种凌辱在这里太正常了,日韩友人花样都很多呢,你看那女人,屁股蛋儿被玩的溜光水滑的,小穴里都泛滥成河了,那女人喜欢呢,我们就在一边慢慢看热闹吧。」我听着,手都发抖,真有暴打一顿这个老板的冲动,可是忍住了,只见那边那个韩国男人已经趴在妈妈的身上,伸出舌头在妈妈淋过白酒的屁股上舔着,不时的把舌尖伸进妈妈屁股沟里舔妈妈的屁眼,周围人叫起好来,男人仿佛吃奶油一样津津有味。

  舔了半天,日本人那一边又不耐烦了,一个男人走出来,把韩国男人赶到一边,妈妈惊恐的退缩着,大屁股可怜的扭摆。

  日本男人嘿嘿笑,从兜里取出一根小铁棒,说道:「中国淫妇,韩国男人的酒精让你很爽吧,可惜酒都顺着你淫荡的屁股沟流到可爱的小屁眼里了哦。现在我要用尖端的日本技术把酒精取出来呢,哈哈哈……」他奸邪的笑着,晃动着小铁棒,忽然猛得向妈妈扑去,这个日本人有像公豹一样敏捷的伸手,一个人就把妈妈压在地上治的服服贴贴,使妈妈的大屁股撅起来,娇嫩的小屁眼和小穴露出给男人看,是那样的可怜无助。

  我观察这男人,心想一定是练过空手道的行家,面对这样强的男人,就算我想救妈妈,一个人冲上也绝对不是对手。

  就算小天在,也没用,这小子又瘦又小,要是黑龙在,就好了,黑龙啊,你在哪里,你最爱的女人,我的妈妈,正被一群野兽凌辱啊!

  我呆呆站着看着妈妈被凌辱,那男人已经把铁棒顶到了妈妈的肛门上,因为有酒精的润滑,稍微一用力就插了进去,但妈妈还是疼眼泪得都流下来,像被擒的母鹿一样哀鸣,可是没有用,只能燃起日本男人更大兽性。

  那男人肆意搅拌着插在妈妈肛门里的铁棒,划着圆圈,妈妈粉红色的小屁眼仿佛哭泣一样向外分泌着粘液,那是酒精和肠液混合的液体,流在了小穴和大腿上,散发这奇异的香味。

  日本男人得意的淫笑,猛得拍了一巴掌妈妈的肥屁股,把铁棒向肛门更深处狠狠一插,妈妈疼的一声大喊,那铁棒只留下小半截在外面。

  「烧她,烧她,烧她,哈哈哈,刺激,刺激。」随着那男人的表演,周围日本人兴奋的颠狂起来。

  那男人于是取出一个打火机,啪的打开火,那火焰一闪一烁的,渐渐接近铁棒露在外面的一头,停留在那里灼烧起来。

  啊,我心里一懔,总听说日本人变态,竟然是真的,这些残忍的日本人,平时就西服革屡文质彬彬的当外资高层,在这里就露出野兽的一面,干出这种残忍的事情来,虽着铁棒被灼烧温度的升高,那妈妈的屁股,岂不是会,啊,不敢想像啦。

  看到妈妈那痛苦嘶叫的样子,那可怜的小屁眼已经开始抽搐,我眼泪都快掉出来,可是腿也一下都动不了,我怯懦了吗,可那是亲生的妈妈啊,那是亲生妈妈的屁眼啊。

  妈妈无助的被压制着,眼泪都快流干了,嗓子也哑了,喊不出多大声音来,只依稀的听到,在喊一个人的名字。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耻,作为儿子,竟然都不能救自己的妈妈,我终于决定冲上去,无论如何,至少也要把妈妈屁眼里的那跟铁棒拔出来。

  我走近前正要说话,忽然一个少年从外边冲了进来,看那身材,竟然修长高大,和黑龙有几分相似,我这略一迟疑的瞬间,那少年已经三拳两脚,踢番了所有的淫兽,一下抱起我妈妈,迅速的把妈妈屁眼里的铁棒拔了出来。

  那铁棒在外面的一端已经很烫,少年的手一定被烫伤了,可他却无所顾忌的搂紧妈妈,给妈妈盖好衣服,可是妈妈已经被灼烧疼痛的眼神迷离起来,嘴里轻声呢喃着大龙大龙,妈妈躺在少年怀里昏了过去。

  可那少年不是大龙,妈妈昏迷中错认了,或者她的心里是最渴望大龙的吧,少年眼角也露出一丝不快,但马上得闪过,小心翼翼把妈妈抱起来,在妈妈唇上轻轻的一吻,「妈妈啊,我不是大龙,我是枫啊。」说着,也不顾周围一片狼藉,径自抱着妈妈向远处走去。

  那周围的日韩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却也不敢反扑还手,一群日本人还忙不迭的跪地行礼请罪。嘴里喊着「少爷饶命,少爷饶命」的话。

  怎么就把我妈给抱走了,抱可以,但要抱到哪我也总得知道啊,我正要跑过去问时,咖啡厅老板忽然拽住我的衣服,低声对我说,「你刚才不敢救,现在跑过去干什么,说实话不怕吓到你,刚才你若救不过被那帮男人痛打一顿,现在你若去救只怕小命都没了,哪怕你和政府里关系再好也没用。」「我只是要问两句话而已。」「问什么问,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那个少年是谁么?你知道他的性格有多古怪么?」「哦?是谁?」

  「告诉你好好听着,这个日本少年名字叫德川枫,是日本黑道江户组德川家族的大少爷,在白道上,同时又是大财阀新日本钢铁的董事。知道要让日本人来中国修京沪高铁新干线的事么,新日本钢铁就是新干线的核心财阀之一,现在政府上下都认准了新干线,几千亿的资金都投在里面了,这个时候要是让新日本钢铁不高兴了,还能有好事吗,所以这些人在日本横行霸道不说,在中国更是肆无忌惮呢,想玩哪个女人,想取谁的命,没人敢管,知道吗?」「哦~~那又怎么样,什么政治的事我不爱管,我就像问他要把那女人带到哪,都不行吗?」「嘿嘿,别人也许可以,这个枫少爷脾气非常暴躁,性格非常古怪,最讨厌被人打扰,上个月我这个咖啡厅的一个男侍应生死了,知道怎么死的吗,就是凑近身多问了一句咖啡好喝吧,被枫少爷的保镖活活打死的。」「啊,这么霸道吗,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啊,把人命不当人命吗?」「就是把人命不当人命,你第一次来这里吧,看什么都这么奇怪,以后你慢慢就知道啦,算了,不要想那个女人啦,枫少爷在玩腻之前会好好对她的。」老板不再说了,叫侍应生收拾桌椅。我失魂落魄的走出咖啡厅,乖乖,来的时候,妈妈,姨妈,我,小天,还有罗伯特五个人,现在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夕阳也快落山了,凄凄皇皇不知该哪里去。

  这时,忽然海滨的另一边骚动起来。我一看,大批的中国公安在那边忙活,我心想,刚才我妈妈被凌辱,你们这些公安到哪里去了,现在又出来。

  可等他们走进一看,我差一点喊出来,几个公安押着一个男孩,男孩被打得浑身伤口血肉模糊的,还被五花大绑起来,手铐在背后,被公安又打又骂的踢着走,惨不任督的样子,而那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表弟——小天。

  我看到他,惊得说不出话,他积血的眼睛下也看到了我,但鼓着嘴也没有说话,脑袋上动不动被公安打一下,但脖子还是梗得直直的,眼里全是怒火。

  我惊呆了,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小天这小子平时最老实容易被欺负了,可现在却这么倔强,他到底怎么了,难道是,会不会,是因为他的妈妈,我的姨妈。

  哇,我不敢在想了,我不敢想小天到底做了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不是一个看起来那么柔弱的男孩,而姨妈呢,现在又在哪里呢。

  我刚想上前,只见小天嘴里不知说了声什么,旁边的公安又对准小天的脸和嘴打起来,用警棍掴,打得非常残忍。见到这些中国警察这么凶,我没了上前去的胆子。

  只听到后面两个警察说话,「我说队长,这孩子还小,这么打,不会打出人命吧。」「嗨,怕啥,狠狠打,他敢骂一句汉奸,就用警棍抽他的嘴十遍,直到他骂不出声为止。」「我说队长,会不会太狠了呀,再说,这孩子也确实情有可原——」「原啥,你TMD罗唆什么,冒犯外宾,知道是什么罪吗?敢冒犯外宾?」看着警察把表弟小天押走了,我失魂落魄的站在那,不知该怎么办。

      字数:1613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