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美白肉体
美白肉体

「俊雄 不要生气了。」

  弘美用美丽的眼神看着俊雄。

  (啊……姐姐实在太美了 )

  和过去一样, 他的肉棒已经开始流出润滑液。

  「吻吧……和姐姐接吻吧。」

  还是第一次听到弘美说这样的话, 要求接吻或拥抱的都是俊雄, 弘美是扮演以理行劝阻的角色。

  俊雄感到昏迷般的快感。

  花瓣一样的香唇送上来, 这样有姐姐积极的接吻也是第一次。

  俊雄吸住她的嘴唇, 弘美从鼻孔发出甜美的哼声。

  忍耐又忍耐的东西在俊雄的身体里面爆炸, 伸出舌头和弘美的舌头摩擦,同时拚命抱紧姐姐的身体。

  「姐姐。」

  「啊……俊雄。」

  「爱你……爱你……」

  前几天没有接触的肉体, 现在觉的更性感, 同样是女人, 但和女经理会相差这麽多。

  (啊…还是姐姐最好!)

  他是由衷的有这种感觉。

  比过去的接触更浓厚。

  俊雄的手伸到弘美的背後, 拉下洋装的拉链, 如果是以前, 弘美会制止,但现在这种情形下无法阻止。

  美丽的肩露出来, 也看到洋装下性感的衬裙。

  隔着乳罩抚摸胸部, 弘美很快就忍不住叹气, 同时扭动身体。

  「啊……俊雄……真好……」

  俊雄的接吻有惊人的进步, 以前只是像恶鬼似的用力吸允, 可是现在在兴奋中也知道采取强弱不同的节奏, 刚用力吸过舌尖, 立刻变成令人感, 到焦燥的慢动作, 舌尖在口腔里蠕动, 或同时在耳边喃喃说些刺激官能的话。还不仅如此, 隔着衬裙抚摸乳房的动作非常巧妙, 而且在手从腰到屁股, 微妙的抚摸。

  只不过两、三天, 就有这种程度的成长……不知这是年轻人的特点, 还是俊雄本身就有这种素质。

  心里不断说着不可以……但弘美的官能越来越亢奋。

  「姐姐, 你真敏感。」

  俊雄看着姐姐通红的脸, 故意这样戏弄。

  「俊雄, 你好坏」

  「姐姐, 和我重修旧好, 高兴吗?」

  「唔, 那是当然的。」

  轻轻说完之後, 好像回报似的, 用舌尖温柔的摩擦俊雄的嘴唇。

  俊雄已经达到得意的顶点。

  「今天可以给我干了吧? 」

  这句话使弘美紧张起来。

  「可以吧? 可以过最後一关吧? 」

  「不, 这是不可以的。」

  这刹那间, 俊雄恢复不高兴的表情。

  「俊雄, 你要想一想, 我们是姐弟, 虽然比此相爱, 唯有这件事是不能做的。」「有什麽关系, 我们来吧! 和姐姐弄, 一定会最痛快。」俊雄继续要求, 火热的呼吸喷到弘美的耳朵上, 这句话暗示, 已经了解女人肉体的滋味, 而且是刚刚才尝到那样的快感, 所以特别想干那件事。

  (没有把我当成是姐姐 只作为性欲的对象……)这样想来, 弘美觉得很悲哀, 真想对他说, 还有不须要性交的爱情, 可是现在说那种话, 一定会气走俊雄, 弘美最怕那样的後果, 不想在失去心爱的弟弟。

  「俊雄, 对不起, 唯有这件事是不可能的。」用最温柔的口吻向俊雄解释。

  「我会像以前那样……好不好?」

  说到这里弘美也露出兴奋的眼神, 她要隔着内裤揉戳肉棒, 让他射精。

  可是今天的俊雄非常坚持。

  「我不要穿着内裤那样弄, 那样会感到不切实际。」说完露出狡猾的表情。

  「直接在肉棒弄, 好不好?」

  简直把姐姐弘美看成泡沫女郎, 弘美虽然气愤, 但还是点点头。

  「姐姐也要脱三角裤, 不然我就不要! 」

  「什麽? 」

  「我想看姐姐那里, 我不会插进去的。」

  得寸进尺到什麽程度, 弘美不由的瞪大眼睛。

  「看一看有什麽关系, 难道脱了三角裤, 就变成乱伦了吗? 没有插进去, 怎麽会是乱伦。」……弘美用手撩起披散在脸上的头发, 不知道该怎麽办?

  姐姐的这种风情, 更使俊雄的肉棒勃起, 如果是在两天前只要说想看姐姐的那里, 一定会挨一记耳光。可是现在的弘美, 无法拒绝了。 这种状况, 使俊雄感到无比的痛快。

  「俊雄, 真的那麽想看吗?」

  弘美雪白的脸已经通红。

  「当然想看。」

  俊雄把手伸入乳罩里, 直接摸到丰满的乳房说。

  「啊……」

  弘美发出甜美的哼声。

  「我是最爱姐姐的, 胜过自己的生命。」

  说的话像专门吃软饭的男人。

  紧咬红唇, 考虑後的弘美终於接受俊雄的要求。

  「好吧……可是你要发誓决对不会要求和我性交」「我发誓。」激烈的性交结果, 雪白的身体染成粉红色, 二个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

  俊雄射精後, 急促的呼吸平静下来, 但还压在姐姐的身上不肯离开, 他是希望浸在和姐姐性交後的快乐余韵里, 而且更怕离开身体以後, 从男女关系恢复原来的姐弟关系。

  在散发出欲望开始萎缩的肉棒上, 有姐姐温暖的粘膜紧紧纠缠, 那种骚痒感非常舒服。

  那是很奇妙的事。如果是手淫, 在射精後只会留下虚脱感, 而且对方是「忧子」的女经理时, 射完精就想立刻拔出来。

  充满精液和蜜汁的肉洞里, 不时的蠕动, 好像在打招呼。

  「姐姐…舒服了吗?」

  「啊……」

  弘美深深叹一口气, 想把火热的脸转开。

  俊雄不让她那样做, 拉起披散在脸上的头发, 从正面看姐姐的脸。

  「啊…姐姐真美。」

  「啊…不要。」

  那种羞耻的表情, 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我知道, 姐姐是和我一起泄出来的。」

  「啊……不要说……」

  「嘻嘻, 姐姐的这里还在蠕动。」

  俊雄用力向前挺屁股, 弘美发出很大哼声, 随着猛烈摇头。

  「姐姐真敏感。」

  「啊没有想到你是这样不乖的孩子。」

  微微张开红唇, 露出雪白的牙齿, 用朦胧的眼光看俊雄。

  弘美没有想到和弟弟性交时会达到高潮。不过这是禁忌的作爱, 罪恶意识可能使她产生更大的兴奋。还不止如此, 原以为是小孩子的俊雄, 竟然会巧妙的爱抚, 还有强壮的抽插运动, 弘美的官能不由己的完全燃烧。

  「可以…拔出去了吧…」

  皱起美丽的眉毛哀求。

  俊雄带着得意的笑容, 慢慢退出肉棒。

  「姐姐, 我来给你擦吧。」

  「不要, 不要那样。」

  「不行, 今天说好一切都听我的。」

  俊雄把卫生纸盒拉过来, 以熟练的动作先擦自己湿淋淋的肉棒, 然後把合在一起的大腿向左右拉开。

  「啊…太难为情了。」

  弘美慌张的像一个处女。

  被看到性交後的性器, 对女人来说是很难为情的事, 尤其是对方是自己的亲弟弟。

  「俊雄, 不要了。我自己会擦。」

  「没有关系, 交给我吧。」

  俊雄瞪大眼睛向里面。

  ( 好棒……)

  那是非常淫靡的景色。裂开的阴唇受到俊雄肉棒的猛插, 形成鲜红的颜色, 看到里面的肉襞, 沾满粘粘的精液, 中间有一个圆洞, 那是肉棒经过的地方。

  ( 啊…我的鸡鸡就是插在姐姐的这里。)

  俊雄的心里感到一阵激动, 觉得自己是在作梦。在这样的陶醉中用卫生纸擦拭, 已经流到会阴部的精液。

  「姐姐, 对不起, 把这里弄脏了。」

  「啊…」

  本来以经敏感的粘膜, 用卫生纸擦, 弘美忍不住仰起头。

  「可是, 我是真正爱姐姐的。」

  用好几张卫生纸, 一面仔细的擦, 一面告白。

  俊雄现在享受到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充实感, 所以脸上的表情是非常愉快。

  ( 这样以後, 姐姐就完全属於我了。)

  姐姐首先用嘴吞下精液, 然後让他达成, 最大心愿的性交, 他们终於能突破﹀ψ毁锚清理完毕後, 俊雄又立刻纠缠弘美的肉体, 要求亲吻。

  「啊…俊雄…」

  弘美从鼻子发出哼声, 嘴唇合在一起。互相把舌头伸入对方的嘴里, 抚摸弟第的头发。这时候的弘美, 早已无法克制自己。

  「姐姐, 以後我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了。」

  吸吮姐姐的甜美香唇, 抚摸着乳房说。

  「明天那里也不要去, 我们一直在一起吧。」俊雄开始吸吮漂亮的乳头。闻到甜美的乳香, 好像又回到婴儿时代。

  俊雄的手, 在美丽的身上滑动, 爱抚柳般的腰, 抚摸圆润的屁股, 又去摸充血还没有消失的阴唇。

  弘美任由他抚摸。不只如此, 还用细嫩的手抚摸弟弟的身体, 偶尔也摸一摸摇动的肉棒。

  「不行, 明天要立刻整理逃到别的地方去。」「为什麽? 何必那样慌张呢? 」说完就伸出舌尖舔弘美的雪白脖子。

  「我感到不安。」

  一面让弟弟吻, 一面说。

  「如果我不去上班, 工厂主任一定会到这里来。而且还会详细调查我们的事。」「哼! 可恶! 」俊雄虽然没有说出来, 但也想把强奸弘美的高梨, 像武藤一样的杀死。

  「还有, 那个女人也会寻找你的。」

  俊雄离开酒吧说马上回去。看先前女经理的嫉妒模样, 现在已经气疯了吧。

  「我们没有时间了, 我有不祥的预感。」

  「是那样吗? 」

  已经变成色迷的俊雄, 无法思考那种事了。他只是希望继续享受情人的气氛。

  不要去工作, 整天和弘美腻在一起, 在房间里彼此都赤裸, 或让姐姐穿上他最喜欢的三角裤, 也想更激烈的性交。坐上火车以後, 不能摸乳房, 也不能接吻了。

  「俊雄, 你要好好想一想, 忘记我们的立场了吗?」「这个我知道。」「你常常对我说, 不可以大意, 还说随时都有武藤追上来得可能。」「姐姐, 我知道了。」俊雄好像屈服在姐姐的说服里。

  「那麽, 後天出发吧? 明天就整理行李, 能卖的家俱就卖掉…因为钱是愈多愈好, 而且还要考虑去什麽地方。」终於说服弘美。

  这样一来, 明天就可以腻在一起, 俊雄心里感到非常愉快。

  ( 在离开这里以前, 不知还能干几次? 让她用嘴喝下去也好, 还想用不同的姿势插进去。)把阴茎靠在弘美的身上摩擦, 一面这样想时, 肉棒又开始膨胀。

  「姐姐, 我又想干了。」

  俊雄在姐姐的耳边悄悄说。

  「什麽? 不是真的吧。」

  弘美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情。不久前第二次射精後到现在, 还不满三十分钟就……可是, 俊雄笑嘻嘻的又压上去, 粗壮的肉棒在寻找入口。

  有帅哥脸孔的俊雄, 怎会有这样与众不同的强大精力呢? 弘美感到有一点害怕。

  「我不要, 饶了我吧。」

  甩一下美丽的黑发, 把身体转过去。美丽的双乳像挑拨一样的, 对着俊雄摇动。

  「姐姐, 我想要啊! 可以吧…」

  俊雄迫不及待的压在姐姐的身上。

  「因为我是真心的爱你, 所以干几次也不会腻的。」「不行…啊…啊…」光滑的龟头顺利的插入。

  弘美挺直身体, 同时尖叫起来。

  「姐姐…姐姐…」

  俊雄用力抱住想逃避的屁股, 同时拼命向前冲。

  「看吧, 进去了。」

  整个龟头进去後, 俊雄脸上出现笑容。

  「姐姐, 我们又变成一体了。」

  很有信心的挺动屁股, 使结合更深入。

  「啊…俊雄…啊…」

  就是心里想, 不要有快感, 可是充满蜜汁的肉洞夹紧肉棒, 根本不听弘美的指挥。对这样的感觉, 弘美咬紧自己的下唇。

  ( 啊…这是为什麽? )

  弘美觉得俊雄的肉棒和其他男人的完全不同。

  ( 是因为姐弟的关系吗?……)

  只有这样的想法了。这样紧紧结合在一起互相摩擦时, 就会引起对生命的欢贾「姐姐, 你真可爱。」「俊雄, 我也爱你。」

  弘美不顾一切的抱紧弟弟, 想有更大的快感, 淫荡的扭动屁股。

  到深夜三点多钟, 姐弟还纠缠在一起。

  弘美面对俊雄骑在他的腿上, 肉棒从下面插进去, 同时从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哼声, 彼此在对方的肩或胸上舔或轻轻咬。

  本来二个人都睡了一小时左右, 可是先醒过来的俊雄, 又抚摸弘美的身体时, 受不了诱惑, 答应和他性交。

  性交时间前後达到五小时。加上第一次在嘴里射精, 俊雄已经射精四次, 而弘美也有过五、六次高潮。

  简直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一对情侣。

  「姐姐, 你的阴户舒服吗? 」

  「啊…好…好的受不了。」

  弘美在弟弟的腿上, 上身向後弯成拱形, 同时扭动丰满的屁股。美丽的黑发已经完全散乱。平时像百合花一样纯真的美丽脸庞, 出现几乎不敢相信的妖艳表薄( 啊, 姐姐已经完全听我的了。)俊雄陶醉在感动中, 双手更抱紧雪白的屁股。

  龟头深深插入碰到子宫口, 弘美的快感更强烈。阴道缩紧, 用过多次的肉棒, 感到疼痛。

  「姐姐的屁股真美啊。」

  把圆润的屁股抱起来抚摸。

  弘美忍不住发出哼声, 美丽的眉毛皱在一起。

  「我早就喜欢姐姐的屁股了。穿上紧身裙时, 就特别性感, 忍不住就想抚摸「啊…你真是坏孩子。」「嘻嘻嘻, 那就做更坏的事吧。」

  俊雄趁机会, 第一次抚摸姐姐的菊花蕾。这时候弘美的身体, 好像碰到高压电般的颤抖。

  「啊…不要这样! 」

  「像姐姐这样美丽的女人, 也会从这里排出大便吗? 」「啊…不要…饶了我吧! 」「嘿嘿嘿……」看到姐姐这样强烈的反应, 感到非常满足。用手指从前面的肉洞, 捞起蜜汁抹在肛门上, 插入中指。

  「以後, 也会在这里作爱。」

  「不, 不能那样! 」

  弘美突然变成恐惧的表情。虽然和武藤有过肛门性交的经验, 但不想和心爱的弟弟, 做那种变态的性交。

  「为什麽? 姐姐的身体, 不是完全属於我了吗? 」俊雄用不满意的口吻说。  「难到是……」说到这里俊雄做一次深呼吸。

  「肯让武藤那样弄, 就不肯给我吗? 」

  「不是那样的…啊…你不要折磨我了。」

  弘美哭着主动的去吻弟弟的嘴。把舌头用力插入对方的嘴里, 一面这样深吻一面淫荡的扭动屁股, 让阴毛和阴毛靠在一起磨擦。

  「那麽, 姐姐是答应了。」

  俊雄的中指, 仍旧留在肛门里, 另一只手一面揉乳房, 一面问。

  「好……」

  弘美红着脸点头说。

  「你什麽时候喜欢, 就什麽时候弄吧。」

  「姐姐! 我太高兴了! 」

  「不行了! 我要泄了! 」

  弘美赤裸的肉体, 在俊雄的腿上猛烈颤抖。

  俊雄的性欲也达到极点。抱紧弘美的屁股, 用尽全力插入。

  「噢……」

  随着俊雄的哼声, 火热的精液射在子宫上。

  弘美觉得眼里冒金星, 就这样昏迷过去。

  因电话的铃声不停的响, 弘美才从沈睡中醒过来。

  「喂……」

  这时候看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裸体。

  ( 对了, 昨晚和俊雄性交, 昏过去後就那样睡着了。)本能的用手抱住胸部, 觉的身体非常笨重, 所有的关节都感到酸痛, 阴户里还有肉棒插在里面的感觉。

  ( 为什麽会做出那样的傻事。)

  经过一夜醒过来的现在, 为做出无法挽救的事感到害怕。

  「是我…高梨。」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弘美开始紧张, 是工厂主任打来的电话。

  向床上看, 俊雄好像疲劳到极点, 张开大腿睡觉。

  「为什麽不来上班? 」

  「是…对不起。」

  「你一定是在偷懒, 不请假就不上班, 要扣二天份的薪水, 知道吗? 」高梨在电话里用很神气的口吻说。

  「中午休息时, 没有人用嘴给我舔, 所以我的老二在哭泣, 知道吗? 弘美!」「对不起。」拼命的抑制难以忍受的屈辱感, 弘美向卑鄙的上司道歉。

  时间是十二点多钟, 高梨正在中午休息时。大概又想在仓库里准备凌辱弘美。

  「要给你喝特别浓的牛奶, 昨晚吃了很多好东西。现在该怎麽办, 弘美! 」「对不起……」「只会说对不起, 就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吗? 卖淫的就要像卖淫的, 应该说些使我高兴的! 」大概是性欲无法排泄, 高梨不断折磨弘美。

  「为什麽不说话了? 要不要我带警察到你那里去, 说你是伪造文件写假履历表的女人! 」「请不要这样, 我要说什麽呢? 」「首先要向我道歉, 要说明天要用嘴和阴户回报二天的份。」「这……」「还不快说。你这个喜欢被虐待的母猪。」高梨的呼吸急促, 可能是在电话亭里, 一面说话一面手淫。

  (怎麽会有这样的男人……)

  弘美觉的自己的身上冒出鸡皮疙瘩。但是反抗的话, 不知他会做出什麽事。

  现在只要忍耐到明天就行了。

  为避免俊雄听到, 用轻微的声音说。

  「我道歉…明天要用我的嘴和…阴户…还有屁股回报。」弘美一面说, 一面发抖。

  电话里传来高梨更急促的呼吸声。

  「哈哈哈, 这一次要用更大的声音说。」

  在电话里说出不忍卒听的淫邪台词, 然後要求弘美说一遍。

  「这……」

  「你敢不说吗? 」

  「啊…我偷懒没有去上班…躲在被窝里手淫…一面想着高梨先生的…粗大鸡鸡…」虽然是被强迫, 但说出这样淫靡的话时, 身体里也热起来, 真的想要手淫了。弘美对这样的自己, 感到迷惑。

  「明天…上班时, 不穿内衣…」

  「对, 不准穿三角裤和乳罩。」

  「是…为了在工厂里…能随时请高梨先生抚摸乳房…还有那里…」就在这时候, 电话突然被抢走。

  弘美没有注意到, 原来是俊雄在後面听她和高梨的谈话。俊雄怒发冲冠的表情, 从来没有看过他这种样子。

  「喂! 高梨! 你太过份了! 变态的混蛋! 」「俊雄, 不能这样。」弘美想阻止, 但看到俊雄凶狠的样子, 没有办法劝他。

  正在享受甜美幻想的时候, 听到怒骂声, 高梨在电话那一边一定感到惊讶。

  「你敢再戏弄我姐姐, 我就把你的事告诉全工厂的人, 你要做变态的事, 就去找你老婆的臭阴户吧! 」这样说完之後, 用力地挂断电话。

  而且, 弘美还要接受俊雄的责难。

  「有我在这里, 为什麽还去理那个变态的家伙, 应该立刻挂断!」「可是…他说要带警察来的。」「那是唬你的。你怎麽这样傻, 还说什麽想着高梨手淫! 不穿三角裤去工厂…姐姐是那样廉价的女人吗? 」「对不起, 俊雄, 以後会小心的。真的, 原谅姐姐吧。 」弘美只有慌慌张张的道歉。

  可是, 俊雄还是不高兴。

  弘美哭着问俊雄, 怎样才能原谅她, 还答应完全听从他的话。

  俊雄这样才笑一下说:

  「要喝牛奶吗? 」

  「嗯…可是现在没有时间。」

  「究竟怎麽样? 喝还是不喝? 」

  ( 昨晚已经性交那样多还……)

  弘美内心感到惊讶, 但还是顺从的点头。

  「只是吸吮就没有意思。一定要处罚, 所以要做出我要求的样子。」俊雄的眼睛里, 发出兴奋的光泽, 立刻打开姐姐的内衣箱。

  看到这样的弟弟, 弘美在心里感到恐惧。

  ( 我们会变成什麽样呢? 现在是应该要立刻逃走的时候呀。)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的话, 有一天会毁灭。心里的不安愈来愈大, 可是, 弘美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俊雄从各色各样的内衣中, 选出最喜欢的。那是在弘美的内衣中也最昂贵的迪奥尔白色丝绸乳罩和三角裤。

  「嘿嘿嘿, 从很早以前, 就想让姐姐穿上这个给我吹喇叭。」高兴的样子, 不像刚才还在生气的人。

  「来呀, 开始吧。」

  俊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弘美把丝绸的乳罩和三角裤穿上, 跪在俊雄的大腿之间。而且也在他的要求下化了妆。深色的眼影, 红色的口红, 从雪白的皮肤散发出香水的芳香。

  「姐姐真美, 也非常性感。」

  确实, 那是非常撩人的姿态。苗条的身上穿着非常性感的蕾丝乳罩, 屁股上穿高开叉的三角裤, 只是看到那种样子, 俊雄的肉棒勃起成一百八十度。

  「刚才对不起, 只要是你高兴的事, 什麽我都愿意做。」弘美本身也产生淫邪的性感, 把肉棒含进嘴里。

  「好吃吗? 」

  「啊…真好吃。」

  以撩人的姿态, 撩起黑发, 好像真的很好吃似的舔起肉棒。

  从根部到龟头都沾满唾液後, 就开始用舌尖舔肉袋。

  「姐姐…太好了。」

  俊雄激动的大叫。昨天的口交也非常美妙, 但今天能看到弘美妖艳的姿态,有更强烈的快感。

  弘美用一只手揉搓翘起成弓形的肉棒, 再把龟头含进嘴里。进去後又吐出,用舌尖磨擦龟头的下缘。当俊雄的马口渗出透明的液体时, 立刻就用舌头舔进嘴柑「啊…姐姐! 」俊雄无法忍耐愈来愈强烈的兴奋, 把弘美的身体拉过来。

  一面吸吮美丽的红唇, 一面伸手进入乳罩里抓住丰满的乳房。身体的甜美味道以及温柔的舌尖, 使俊雄觉得自己在幸福的高峰。

  弘美不停的喝着俊雄的口水, 一面发出娇媚的哼声, 一面用左手爱抚勃起的肉棒。

  「姐姐, 给你吃好吃的东西吧。」

  「啊…我真高兴。」

  美丽的脸颊红润, 乳罩的肩带掉下来露出雪白的乳房, 就这样又把肉棒送进嘴里。

  「啊……」

  俊雄的身体向後仰, 同时猛烈做第一次射精。

  弘美从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咽下以後, 开始做最後的冲刺, 用右手握住肉棒的跟部用力揉搓, 同时让肉棒在嘴里进进出出。

  「啊…姐姐…太好了! 」

  俊雄陶醉在最美的放射感里, 把火热的精液, 射在弘美的嘴里和脸上。

  整理行李的进度很慢, 弘美开始着急。因为俊雄不断的骚扰她。骂他一句会离开, 但又立刻过来纠缠。

  「姐姐, 我爱你。」

  现在又从背後过来, 抓住弘美的乳房, 把勃起的肉棒顶在屁股上。

  「俊雄, 不能这样, 我没法工作了。」

  弘美放下整理的衣物, 用急燥的声音说。

  「我想要, 又忍不住想性交了。」

  俊雄好像真的迫不及待。

  「不要胡说了, 现在不是那种时候。我们要坐明天第一班车, 离开这里。」对於俊雄的好色和强烈的性欲, 只有瞠目结舌。

  现在是下午一点多钟。他起来以後, 听到高梨的电话, 说是要处罚, 让她穿上选过的内衣做口交, 这样吞下他精液, 只是一小时前的事。而且昨天晚上, 一直玩到天亮。

  这种异常的性欲, 不知道从那里产生, 弘美的屁股, 又感到勃起的肉棒顶过来, 几乎快要产生恐惧感。

  「俊雄, 你害得我没有办法整理东西。」

  「你急什麽, 还有很多时间。」

  「……」

  也许是高梨打电话来的关系, 心里有不祥的不安感, 觉得追兵快要追上来了, 而且, 『忧子』的女经理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应该尽快离开这里, 不然一定会发生什麽事情。

  「姐姐, 你这个身体全部都是我的。」

  「俊雄, 不要闹了, 我要真的生气了。」

  刚才听到这样说, 还会退回去, 但这一次却不肯离开, 而开始解上衣的钮扣。

  「只要一次好不好? 完了以後, 我就不打扰你了。」「不要! 」衣服的前面分开, 俊雄的手伸入乳罩里。

  「啊, 我想性交, 想插入姐姐的那个洞里, 想的快要发疯了。」一面抚摸雪白的乳房, 一面说。自从昨天晚上越过最後一道防线後, 好像没有办法抑制欲望。

  「啊…不行…不行啊。」

  喷在脖子上的呼吸愈来愈急促, 抚摸乳房的手更用力, 觉得在屁股上磨擦的肉棒也更加膨胀。

  这样一来, 弘美也逐渐出现淫荡的心情。被俊雄搂在怀里, 优美的身体也情不自禁的扭动起来。

  ( 该怎麽办…)

  阴户也已经流出蜜汁。弘美自己都感觉出, 经过昨夜的性交, 隐藏在身体的被虐待欲望散发出来, 又抬起头。

  ( 不能这样, 要坚定。)

  姐姐必须要做煞车的角色, 不然姐弟二个人会完全变成野兽。

  「姐姐, 可以了吧? 我要插进去了。」

  俊雄撩起裙子, 把米黄色的三角裤拉下, 露出充满性感的雪白屁股。

  「不, 不行啦! 」

  「有什麽关系, 姐姐虽然给我舔过了, 但今天还没有爱过姐姐这里。」「不要, 我现在没有那种心情。因为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要去找房东, 还要把家俱交给货运公司。求求你, 听姐姐的话吧。」「好吧…知道了。」遇到强烈的反抗, 俊雄暂时妥协。

  「那麽, 我回来以後, 可以给我弄了吧。」

  俊雄瞪大眼睛, 露出紧张的表情等待弘美回答。

  弘美叹一口气, 先低下头後轻轻点头。

  听到敲门声, 先是一下, 然後连续敲两下, 这是俊雄敲门的方法。

  「来了。」

  俊雄刚出去五分钟。

  ( 是忘记带什麽东西了吗……? )

  弘美毫无戒心的打开房门。

  看到两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口。

  男人露出的冷笑, 吓得弘美几乎忘记呼吸。在那刹那, 想起和俊雄一起逃亡的种种情形, 还有在这里生活的每一天…( 俊雄……)弘美的声音还没有叫出来, 二个男人已开始袭击。

  俊雄办完事後, 高高兴兴的回公寓。

  房东很爽快的退回压金, 货运行也以合理的价格答应运家俱, 而且还要先存在货运行。

  ( 姐姐一定会很满意。)

  只要回去之後, 就能和姐姐做爱了。想到这里时, 裤子里的肉棒就开始勃起( 刚才姐姐的口交, 实在太棒了。)俊雄想, 以後每天早晨都要那样口交。但今天晚上一定要姐姐流出大量蜜汁, 算是对她的回报。

  ( 这是多美妙的事。姐姐已经完全是我的女人了, 只要想性交, 随时都可以性交。)因为有了这样的念头, 对明天以後的流亡生活, 也不会感到痛苦。只要和弘美在一起, 不论到什麽地方都能生活, 也能忍耐任何艰苦。下一次在那里稳定下来以後, 俊雄想一个人工作, 姐姐留在家里。

  姐姐真是太美了, 不能让她在外面工作。无论到任何地方, 都会有像武藤或高梨这样的色魔, 向姐姐伸出魔掌。

  可是, 回到公寓时, 那种高兴的心情, 一下子就完全消失。

  弘美不见了。留下挣扎过的痕迹, 旅行箱已经翻倒, 正在打包中的换洗衣服, 散乱在地上。

  「这是怎麽回事…难道是…」

  俊雄一面颤抖, 一面自言自语。

  字节数:2069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