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军官妈妈
我的军官妈妈

母亲在高中毕业後,因为家庭状况不好,就投入军旅生涯中,熙熐熂熉这一进去就是快二十年头,如今快四十的母亲,终於要领到终身俸可以休息,从小生活在军事家同中的我,摸摷摍搂除了严厉两字以外,我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可以形容。

  母亲早婚,与村里一个小开结婚,生下我没多久後,可能母亲常常待在军中,老爸屌痒就到处找女人,在我国小时,母亲牵着我的手离开,到一个离部队比较近的地方,重新生活。

  我从小就知道母亲是职业军人,在我印象中,母亲是浑身就是恶魔的化身,我不知道被扁过几次,直到我现在升到大学,母亲阶级也开始变高,自由时间也比较多,如今母亲快要退休了,我心中当然也非常开心,而这一路走来,母亲始终没有再找过第二个男人,在我开始懂得性事後,我渐渐的发现,母亲其实姿色算是不错。

  固定体能训练,加上生活作息正常,皮肤有些沧桑,乳房随着运动操课,并没有很大,但是军人站挺的翘臀,感觉很结实,留着一头代表阶级很高的长马尾,我开始怀疑母亲是怎麽解决性需求,难不成是找别的军人做爱?不太可能吧,那不就好几十年都是自己DIY,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乱伦,只是好奇而以,从好奇慢慢开始迷恋母亲。

  偷开母亲的柜子,里面衣服都摆的整整齐齐,稍微翻了一下,发现内衣裤都是非常朴素,找不到情趣用品,有点失望,母亲现在都会申请上下班,就是晚上会回到家,看着母亲穿着军服,听朋友说女兵通常穴都很痒,放假就想找男人爽一下,只是不像我们男生这麽直接而以,不知道母亲性慾强不强,说不定很渴望男人压在她身上,下体不停的抽送。

  母亲是个一板一眼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答应的事决不反悔,这种军事风格,是母亲身为军人最大的优点,但也是缺点,我看着母亲以前年轻的照片,长相标志,一脸可人儿,穿着陆军的迷彩服,长筒黑胶鞋,头戴钢盔,手持枪,立正站好,真的是有巾帼女英雄之风范,我看着照片,开始意淫起母亲,右手套弄着阳具,想像奸淫着穿着军服的母亲,直到一个速度加快,一股浓精直接射在照片上,我才舒坦许多。

  母亲回家後,就比较会卸下军人的一面,而成为一个母亲,因为是单亲家庭的关析,所以母亲随着我长大後,已经开始渐渐溺爱我,比较没有这麽严肃,但也只是局限於没穿军服的时候,母亲在家都穿得很保守,我开始故意穿着四角裤在家中走来走去,有时候听到母亲一大早起床要去军中,我都会故意挺着晨勃的肉棒,穿着四角裤,不经意的假装上厕所,发现母亲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偷看我下半身。

  这也难怪,毕竟我的挺起的肉棒,也不小,我开始暗示母亲,跟他讨论说为什麽不在找一个男人嫁了,母亲总是笑笑的说,有我一个麻烦就就很多了,可不想再来一个,我决定用蜜糖炸弹攻击母亲,说好话,送礼物,贴心的对待母亲,母亲一开始还很不习惯,直到我次数多了,也就习惯我这样贴心的行为,直到我发现母亲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我就知道,母亲开始对我有感觉了。

  母亲也是女人,我猜母亲有时候发呆,是因为在想一些有的没有的,我猜母亲也在猜,我为什麽变的这麽体贴,这种母子攻防站,应该也算是另一种战争,既然母亲有时候都会偷看我,那我就更大胆一点。有次母亲跪在地上擦地板,狗爬式的屁股整个挺了出来,我在後面看得一清二楚,那种经过锻炼的翘臀,没有多余的赘肉,浑圆饱满,如果我扶着母亲胯骨,很狠的插进肉穴,会是什麽样子?

  母亲站了起来,发现我在她身後偷看她,看了我的下体,竟然不自觉的勃起,我马上害羞的转身就走,直到现在,母亲这才真正明白,原来,自己的儿子,竟然在意淫自己的身体。我开始担心母亲知道後会怎麽样,因为母亲也没跟我聊过性话题,今天早上,我在一次挺着肉棒假装要去厕所,母亲看到我的龟头整个伸出裤口,母亲望了一眼说,要我把裤子穿好,说有话对我说。

  我心想,这下惨了,不知道会怎麽样,睡眼惺忪的我,坐在客厅,母亲整理一下军服,轻坐在我旁边,语重心长的跟我聊了不少性话题,问我有没有手淫,或者跟女朋友做爱,有没有戴保险套,其实我都有,我只假装有手淫习惯,但是没做过爱,母亲皱了一下眉头,问说我这阵子是不是做纵慾过度,甚至好像还有话想说,但是还是决定不说,母亲就匆匆的离开了。

  跟母亲谈过之後,我与母亲之间的互动变得很奇妙,有时候两个人都会互相望着,不发一语,而母亲却都会低着头,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旁边。直到有一天,母亲刚放假回来,吃了一点感冒药,连军服都没换下,就躺在沙发上沉睡过去,我看母亲侧躺在沙发椅上,头枕着沙发两旁的扶手,一脸倦容的样子,我轻摇母亲身子,问母亲要不要回房去睡,而母亲只是发出几声声音,回应我而以。

  我把母亲胸前的扣子慢慢解开,告诉母亲这样比较没有压力,母亲眼睛半开,朱唇微张,想用手停止我的动作,可惜感冒药里的安眠成分,让母亲有意识,但是身体却没啥力气,只能任由我解开胸前扣,把皮带顺便拉下,顺便把裤腰上的扣子打开,这时母亲急了,勉强的把身子上挪了一下,将美背靠躺在沙发上,脖子枕在沙发扶手上,眼神迷蒙的看着我。

  此时我以饥火难耐,母亲两腿紧紧夹住,双腿屈膝,我乾脆两手握在母亲的膝盖上,用力左右各自一扳,母亲两腿呈现青蛙腿姿势,母亲娇喘一声,双手挡在私处,眼角泛泪,想说什麽却说不出来,可能是太想睡了,用意志力在撑,应该是知道我自己的儿子,要对自己做什麽了吧?

  我咽了咽口水,用手指轻轻底祝母亲私处,隔着薄军裤,重压慢移蹭着母亲的肉穴,母亲两只小腿无力的踢着我,母亲越是挣扎,我就越是想要得到母亲,哪怕是*奸,也要爽一次母亲这个饥渴军人。我将母亲的上衣军服左右拉开,露出母亲的香肩,在用力往下一拉,拉至手肘处,母亲的胸前、脖子、美背,在我眼前一览无遗,我看着母亲呼吸起伏的胸部,穿着一件白色素装的内衣,两颗圆润小小的乳球。

  被调整型内一整个把乳沟给挤出来,我硬把身子压在母亲大腿中间,两手抓住母亲的小腿,先往後用力压着,直到母亲放弃挣扎,才把小腿往上抬,在左右扳开,母亲的脸侧着,不愿看我,我将身子压下去,吻着母亲的耳朵,母亲不停的啜泣,两手不停的推着我的胸膛,我顺势把母亲两手手腕抓住,往上一拉,把母亲双手固定在沙发扶手上。

  我用舌头慢慢品嚐母亲的耳朵,母亲有气无力的说「要不是我吃感冒药,浑身无力,我早就打死你这麽不肖子」,我舔着玉颈,吻着脖子移到下巴,用手硬把母亲的脸转正,鼻头互相顶着,我感觉母亲的鼻息加快,母亲两眼娇波,柳眉倒竖,看得出来很生气,但拿我没办法,我问母亲说「妈,你守寡这麽多年了,难道都没有跟别的男人发生过关析?你敢肯定吗?」。

  母亲这时眼眶泛泪的说「妈也是女人,更是军人,怎麽可能都自己解决…」,我在问「那妈你老实说,你想要时,都找谁发泄,是不是军中其他的军官」,母亲脸色微红的说「我…我跟谁不关你的事吧,倒是看看你,你现在想对我做什麽?」,我浅笑说「母亲如果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上床,那我只好强迫占有你,母亲是军人,也是我的母亲,更是我的女人,我不容许有别的男人碰母亲」,母亲喘了一口气说「傻孩子,母亲守活寡这麽多年了,怎麽可能…还敢跟其他人…做那种事」。

  我心想「宾果,被我猜对,我故意这样问,假如母亲有跟其他男人发生关析,我就生气硬是奸了母亲,而母亲回答说没有,那正好,更能确定母亲必定是很久没被男人给摸过,必定性慾难耐,无论母亲回答什麽,我都可以有理由上了母亲,如今只要说扶母亲,愿意跟我做爱,那母亲以後必定是我的女人,乱伦刺激,母子相奸,家中有个美母,当然自己吃,哪能给外人用」。

  我将嘴唇靠近母亲的香唇,母亲扭头躲开,赫吓问说「我都回答你的问题了,你还想对妈做什麽?」,我不停狂吸的母亲的香唇,母亲一直摆头躲,我一气之下,右手虎口固定母亲的下巴,手指挤压着母亲的脸颊,母亲怒容说「你…你别太超…」,超字还没说完,我一口吸吮蜜唇,手指加力,硬把母亲的嘴巴挤开,露出牙关,我的舌头顺势伸进母亲口腔,与母亲灵舌交缠,此时母亲的身体已经渐渐无力反抗,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吸爽母亲的嘴唇後,两手爱抚着母亲的乳球,含着胸罩捏、揉、搓、压,手指一勾胸罩上缘,母亲眼睛半开看着我,用力将胸罩往下拉,两颗白皙乳球顺势弹了出来,乳头是令人惊讶的粉红色,代表母亲真的没有,与别的男人在发生过关析。我先贪婪的吸了一下乳头,鼻子挤在乳沟中,嗅了一下,浓浓的女人乳香味,令人性慾大开。

  两手开始玩弄母亲的乳球,母亲秉着鼻声,只有脸上微微红润,我右手将母亲的裤子拉链下拉,整个军裤直接脱掉,一件传统白热内裤,我抓住内裤侧面的松紧带,两手用力拉扯,直接撕破,悦耳的撕裂声,母亲的阴毛和外阴唇,在我面前裸露出来,我手指轻轻的挖搔了一下外阴唇,发现淫水早已经湿透了,当下直接两手托住母亲肉臀,往上一提,直接用嘴帮母亲口交,疯狂吹吸肉穴。

  母亲当场呻吟一长声,两只小腿肌肉紧绷,整个脚被弯曲,看来忍了十几年的密壶,如今被儿子用嘴唇吸吮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是丢脸、是害羞、是生气、是无奈,更是身为人母的羞愧、身为军人的耻辱,但是身为女人,身体反应却是实实在在的,渴望男人带给她真正的性爱,让他高潮,当下我手指两指探入母亲肉穴,一个字,紧。

    而且很吸,很夹,湿润,我用手指快速的抽动,母亲不停的呻吟,现在光是用手指就感觉很挤,那等等用肉棒呢?想到这样,我的阳具早已经硬了起来,手指在加快动作,母亲不停的哀叫,忽然感到肉穴理流出温热的淫液,没错,母亲高潮了,母亲的整个身体不停的颤抖,随即动做起伏变小,最後喘气连连,整个人瘫软的沙发上。

  像断了线的木偶,我看时机成熟,脱下裤子,露出肉棒,把肉棒挺在母亲嘴边,用龟头磨蹭母亲的嘴唇,母亲闭眼不愿张开嘴巴,我只好捏住母亲的鼻子不让他呼吸,最後忍不住了,一张口,我就直接把龟头灌入母亲口中,母亲恨毒的看着我,我只好自己扭动腰,在母亲口腔里抽动,我看母亲不愿意替我吹,乾脆传教士体位,母亲这才慌张的喊说「不行…那里不行」

  我握着肉棒,用龟头磨蹭外阴唇,母亲哭求的说「求求你了,其他都可以,就那里,不准插」,我说「母亲你也想要吧,就这次了,我保证让你舒服,我要让母亲享受真正的性爱」,随即扭动腰,把肉棒缓缓个塞进肉穴,湿润温暖、滑腻多汁,母亲的肉壁很夹,直到整个跟没入,停在母亲肉穴里,母亲早已经无力反抗,整个身体随着我抽插而晃动。

  乳球不停的上下摇晃,我两手捏掐乳房,不停的大力抽速阴茎,把母亲当作AV女优那样*奸,趁母亲身体虚弱时,在沙发椅上硬干母亲,整个淫水流满沙发,母亲那种闷吭声,更是让我兴奋,我把母亲两脚压到乳球上,用力夹紧母亲的小腿,让母亲肉穴更紧实,我的肉棒在硬一圈,母亲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声,从屈辱,被*奸,让儿子乱伦自己,到最後整个人乾脆享受肉棒带给她阴道的快感。

  我一个龟头酥麻,把肉棒拉出来,在大力回灌,顶到子宫颈,一股浓精射在母亲深处,在拔出阳具,把剩余精液射在母亲军服上,肉棒不停着颤抖,母亲上衣军服肩上的阶级臂章,上面沾满我的精液,最後母亲全身酥软的坦在沙发上,在感冒疲劳之下,加上忍了几十年的性慾,终於跟男人做爱而高潮的酥麻感,让母亲躺没多久就沉睡而去,而我看着母亲的身体,我真的*奸了身为军人的母亲。

  射完精後,我的脑袋变的比较清晰,我把母亲搂上身,全身衣服脱掉,抱着母亲去淋浴,母亲半醒中,只能任由我摆弄母亲的美体,母亲的身体好软好香,虽然只是冲澡,但刚刚的做爱让母亲出了一身大汗,最後母亲在床上,在一次沉睡过去。之後,我与母亲裙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我搂着母亲的柳腰,母亲背着我侧睡,我将肉棒蹭在母亲的肉臀後面,使劲塞蹭在股沟中,手掌捏着母亲的乳房,隔天早上,我醒来时,母亲子早已经离开了。

  这几天母亲都没回家,硬说是部队有事,叫我自己解决,我心想,难不成母亲不愿在见到我了?後来一次机会,营中新兵恳亲会,我藉口溜到军营中,报出母亲的名子,我想也没啥人想找我麻烦。听说新兵恳亲假,以前有人还带女友到寝室做爱,甚至直接带到厕所四脚兽,好不容见到母亲。

  母亲一身军便服,带着军帽,我带点外食,请母亲底下的干部吃喝,随即跟在母亲後头,母亲打了个眼神,示意要我跟着她,母亲把要处理的事交代完後,我便跟尽母亲军中的办公室,而後面正是母亲军营中的寝室。我手不安分的搂着母亲的腰,母亲这才严肃的看着我,一把将母亲搂在身上,低头想要亲吻,母亲这才低声说「你疯啦,这是部队里,你别太夸张」我这才说「妈,谁要你好几天没回来,我憋得难受,快,妈…」,我半拉着母亲进後房寝室,将寝室门锁上,床上是整齐的豆腐棉被,我二话不说就将肉棒给掏出,母亲蹙着眉头说「等回家,好不好?」,我半压着母亲身子要她低下,挺着肉棒将龟头耸立在母亲眼前,母亲的後脑杓被我用手压着,母亲睁着大眼看着我,我慢慢的靶龟头靠近母亲嘴巴。

  母亲一个扭头侧脸,避开我的阴茎,这时门外同然传出报告声,吓的母亲赶紧起来,母亲正准备回话时,我马上摀住母亲的嘴巴,轻声说「妈,快拉,你赶快用手替我套弄,不然你等一下还是有人会找你阿」,我将阳具蹭了蹭母亲的玉手,母亲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握住我的肉棒,细腻的套弄起来。

  手有节奏的握住肉棒,生涩的上下套弄,弄得我不太舒服,我又一个将母亲身子压下来,母亲摇头示意不想用嘴巴口交,我急忙说「妈,帮我含,比较快射,你不让我射我也不会让你走」,母亲这才瞪了我一下,我将龟头蹭着母亲的樱唇,这才缓缓塞入母亲的口腔,温暖的口水,湿润我整根肉棒,母亲有节奏的吞吐我的阴茎。

  时而整跟含入顶至喉咙,时而猛然一吸根部至龟头,灵舌一圈一圈的刮搔我的龟头环部,看的出母亲很急,想要让我快点射精,很可惜,我的忍耐力还不错,这时候外面的干部,好像急着找母亲拿文件,可是母亲不在,只好待在里面等母亲回来,而母亲的手机正好被我关机,而干部的聊天,我跟母亲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将母亲整个身子抬了起来,要母亲趴贴在寝室门後,母亲慌张要我停止,不过被我硬是赶鸭子上架,只好任由我摆不,或许母亲也知道了,我只是精虫充脑而以,只要让我发泄完了,我很快就会离开,抱着这种心态的母亲,只好乖乖的双手扶在门上,臀部往後往上抬高,我熟练的解开军裤,露出母亲的三角内裤。

  我右手大拇指扳开内裤,露出那条暗红色的肉缝,左手捂着母亲的口鼻,龟头顶着外阴唇,母亲正想回头阻止我时,忽然原本我双脚屈膝,瞬间将脚打直,往前往上狠狠的用力一挺,母亲发生一声闷坑声,母亲的双脚微软,两脚脚尖成内八,肉臀半垂,我左手紧紧的捂着母亲的嘴巴,右手扶着跨股先猛烈的抽插嫩穴几下,跟上次一样不太一样。

  上次很紧,这次是湿润多汁,肉壁明显的一张一合,夹的我肉棒爽快度十足,我大腿撞击着母亲的肉臀,发出悦耳的趴趴声,我将母亲的嘴发开,母亲大口吸了几口气,恶毒的瞪着我,我两隔着军便服捏着母亲的双峰,不停的狂抽插母亲的蜜湖,这种後背试体位让我有征服的快感,但是不够。

  我将母亲拉至床边,母亲两手撑在床沿上,单腿被我抬起,屈辱被我抽插,母亲紧闭朱唇,门外友人所以根本不能大声呻吟,更何况是军中,诸多紧张因素,让母亲更是感到无比快意,性爱、偷情、乱伦、军中被儿子被*奸,母亲早已经沉溺享受我的肉棒之下,每一下的撞击,都顶至母亲的子宫深处。

  我看差不多了,马上将肉棒拔出,坐在寝室里的椅子上,母亲看我不动作了,疑惑了一下,我两腿张开,跨下的肉棒挺的直硬,上面尽是母亲的爱液,我要母亲跨坐上来,扭动自己的臀部,让自己高潮,母亲先是别扭,後来想想,还是主动跨坐上来,顺便把军便服的扣子打开,露出雪白乳沟。

  母亲的满脸娇羞的看着我,自己扭动着屁股,两手搭在我肩上,自己动了一会,爽的动作越来越慢,我乾脆腰部一挺,灌了母亲肉穴一下,母亲这才又继续前後上下的摆动身躯,我看这样下去不行,乾脆手扶着母亲的蛮腰,托住腰部,上下大力的灌,硬是吻着母亲的乳沟,在强吻着娇唇,母亲两手缠绕我的颈部。

  随着每一下的兴奋感,我手掌乾脆越力捏着母亲的肉臀,忽然用力一拍,在大力一掐,母亲吃疼瞬间阴道收缩,爽的我阴茎被夹超紧,当场直接射精,肉棒不停的抖动,射出浓稠的精液,在母亲深处满满的着白色浓精,此时此刻,母亲的淫水也在我大腿上,流了不少淫液。母亲急忙整理好,推说手机没电,找个空档让我闪人。

  之後的生活,我与母亲的做爱越来越平繁,母亲在部队里真的很寂寞,不过下班後,与儿子彻夜缠绵的性爱快感,让母亲性生活得到满足,而我在母亲身上,更是征服母亲这军官,平常在部队里管理好几百人的军人,回到家後,竟然低头吸着儿子的肉棒,自己的乳头被儿子贪婪的吸吮,每晚与儿子几乎都在练习不同的性爱技巧。

  这种乱伦生活,一直藏的很好,有时母亲不能放假,我就会找藉口溜到母亲的营区中,如果不能进去,就在外面旅馆等母亲,母亲会找藉口出公差,就是偷情的好时间,奸淫穿着军服的母亲,让我更是得到更多的爽快感,那种*奸的女人,是乱伦的母亲,也是严肃的军人,每当与母亲的每次性爱,总是让我兴致勃勃。

  最後这种日子,直到我当兵下部队了,正好掉到母亲的营上,当然有利用关析进去的,每当有公差之时,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与母亲偷情,简直爽的没话说,更别说母亲还认识不少女军官,她们也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看来军中寂寞难耐的女人还真多阿,偶尔跟一些小女兵做爱也是不错阿,呵呵。

  【完】字数: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