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的淫妻晓菲
我的淫妻晓菲

两年前我终于和菲儿走进了婚姻的大堂,过上了我梦昧已久的二人世界。在我印象中她是个知书达礼,温柔婉约的女孩,可是结婚半年后我才知道是我错了。

  马晓菲,也就是我的妻子,今年25,是我三年前在深圳经朋友介绍认识的。第一次看见她,黑亮的头发扎着一个翘翘的马尾,白皙的脸蛋上戴着一副小巧的眼镜,穿着白色外套,下身是紧身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加上1米65的身高和匀称的身材,让我不禁心动。在几次约会后,她也终于成为了我的女朋友。一年后我们也终于成为了夫妻。

  结婚后,因为我们都在深圳工作,于是我们在罗湖租了一间房子,虽然日子不算富裕,也很开心。

  半年后,一次晓菲说要回老家一趟。难得她们公司放假,我也就答应了。三天后,正逢周末,心想着给妻子一个惊喜,于是买了礼物就往晓菲家走。晓菲家位于深圳的远郊,基本算是农村,坐了公交,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养鸭场,说是养鸭场其实也就是个水池,旁边搭了个临时的小木屋。这是我已经走得有些口渴,就想着去讨口水喝,虽然离晓菲家已经不远了。

  走近小木屋,我正犹豫着要怎么开口,忽然听见屋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呻吟声,这不是女人的叫床声么?我一下就听了出来。这荒郊野外居然有人在做爱?我从来只在网络上看过,现在居然遇上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小心的绕到木屋后。躲在一片矮木丛中,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我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况。只见一个浑身脱得只剩下腿上的丝袜劈头散发的女人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上下乱扭,嘴里发出哼哼呵呵的淫乱声音。而那个男人看起来十分健硕,用下体将那女人顶了起来,用阴茎狠狠的冲撞着那女人的下体,性器相互碰撞发出“啪嚓~啪嚓~”的声音。我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看得更加清楚,这是我突然发现,那个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晓菲的好姐妹,陈雯雯。

  陈雯雯是晓菲的好姐妹,几乎从小一起长大,我来拜访岳父岳母的时候还见过她。再说,她不是结婚了么?怎么会再这里和这样一个肮脏的男人做这种勾当!想归想,但我的眼睛一刻也没转移过。这时候,他们已经换了一个姿势,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干了起来。

  “啊~啊~,用力…用力肏我啊,我的大鸡巴哥哥…… 用你的大鸡巴肏死我吧,啊~啊~”陈雯雯一边浪叫一边用自己的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送,性器磨擦的水声卟叽卟叽作响。男人也费力的用力插着,“你真是骚啊,自己的老公不行就四处找野男人,肏死你这个骚货”  说着用手在陈雯雯的乳房上用力掐了一下,陈雯雯一阵颤抖,有气无力的说到:“谁让你那么厉害,啊~啊~干得人家舒服死了,哦!哦!就是那里,用力!啊!啊!”男人狠命的抽送,陈雯雯似乎是快不行了,手用劲的抓着垫在身下的稻草。“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啊,啊!啊~~啊~,要去了,去了!啊!”说完身体一阵颤抖,软绵绵的爬在地上不动了。男人拔出阴茎,用力的撸了几下,便射了出来。

  我看得欲火焚身,眼见着完事了,正准备悄悄离开,却听见屋里的陈雯雯开口了。“你还是那么猛啊,干得人家的下面都肿了”“那还不是你肏着太舒服了么!”“哼!就会油腔滑舌,昨晚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么哄晓菲的。”听到这里我顿时觉得五雷轰顶,晓菲?难道是我的妻子晓菲?这怎么可能?她怎么会和这样一个齵蹉的男人做那种事?这时那男人又开口了,“你们两个我都喜欢,行了吧?赶快穿好回家吧,不要被你老公知道了。今晚记得再来哦。”说着在陈雯雯屁股上掐了一把。“哎呀!讨厌!被他知道又如何,没用的东西。至于今晚,我看~~你是想晓菲了吧!”

  我再也故不了多想,转身轻声离开。在接着去晓菲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觉竟然到了晓菲家。晓菲看见我,不禁有些惊喜,扑到了我的身上,我勉强给了一个笑脸,装作没事。整个下午,心里都在想着上午听见的话,难道我的妻子真的……结婚以来,我们的关系都很好,性生活也很和谐,她没理由要背叛我……  五点的时候,陈雯雯突然来了,看见我,脸上露出一点诡异的表情,在晓菲身边嘀咕几句,没多停留就走了。

  吃完晚饭,突然来了电话,晓菲接完电话说要出去一趟。我知道是陈雯雯来的电话,晓菲走后几分钟,我也出了门,悄悄跟了上去。果然是陈雯雯,我看见她们走在前面轻声说着什么,我慢慢走近。“老公来了怎么不陪你老公了啊?”雯雯调笑道,这时晓菲说道,“你还说,要不是你介绍的李哥那么…那么厉害,我才不来呢…”晓菲的声音越来越轻,明显是害羞。“要不是知道你性欲强,又看在你是我好姐妹的份上我才不给你介绍呢,怎么样?比你老公更能满足你吧?”  “不要说我老公坏话,他对我很好了,只是…只是……”说到这晓菲不再说了。“只是不能满足你是吧?你这个小骚货!”说着开始挑逗我的妻子。两人开始在前面打闹起来。这时,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来…“喂!”雯雯拿出手机,“啊?你自己不行吗?什么事都得叫我!自己弄!什么?!好好好!”说完挂掉电话,转身说:“看来今晚你得自己去了,我有事,你去吧,记得别被你老公发现咯!”说完转身就走了。晓菲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往回走,我一阵惊慌,心里突然有点失落。她走了几步,又停住脚,立了有几十秒,又突然很坚定的往小木屋方向走去。我心里一阵莫名的高兴,快步地跟了上去。

  到了小木屋,晓雯迟迟没有敲门,我悄悄绕到屋后,找了一个隐蔽,视角也不错的地方,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一会儿过后,敲门声响起,我看见一旁的茅草堆里钻出一个人。白天没仔细看,现在一看,见这人有一米七五的个,身形魁梧,皮肤黝黑,看起来快四十了的样子。头发乱蓬蓬的,似乎头上还有一块没有头发,身上就穿了个短裤。起身去开门,看见是晓菲,不禁很是高兴,赶紧请进屋来,朝外张望了一下,关上了门。“雯雯呢?” “她有事不来了。”   哦~没关系,来坐,“一手抱过晓菲,往稻草堆拉。”今天我老公来了“晓菲突然开口,男人停住了在晓菲衣服上下游走的手,”然后呢?“”所以,李大哥,今晚不能太晚了“也不知那个老李听没听,一只手竟然已经伸到了晓菲的衣服里,嘴也贴到了晓菲的脖子后面,挑逗着晓菲。”好好…“说着用舌头刺激这我妻子的耳根不,我知道那是晓菲最敏感的地方。晓菲果然受不了,不禁叫出了声:”额~额~“她的双手居然主动抱住了老李的上半身。老李一边亲吻着妻子的脖子,一边脱掉了妻子的粉红外套,露出里面的内衣,原来晓菲居然穿着我给她买的紫色情趣内衣,当初我再三要求她才肯穿,现在居然穿着给一个陌生人玩。内衣在丰满雪白的奶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迷人,估计那老李也是第一次见,愣了一会儿,居然突然把晓菲放倒在稻草上,急忙脱掉晓菲的黑色牛仔裤,果然,黑色的牛仔裤里也是一根紫色的带花边的内裤。这情景看得我也是欲火中烧,狠不得马上冲上去狠狠的肏她。我看见老李的阴茎一点一点的翘了起来,在宽容的短裤上顶起一个大包,那大小很是了得,难怪老婆把持不住。晓菲也看见了,不禁也有些吃惊。老李可没心情看她的表情,一心盯这我老婆的丰乳看,突然就扑了上去,抓住双峰一顿猛亲。”啊!你轻点啊,弄得人家痛死了,啊——!“原来老李用他那一腔黄牙的嘴突然吸住了我老婆的乳头,牙齿舌头并用,把晓菲弄得好不舒服。”李大哥,好哥哥,不要在弄我了,哎呀——你轻点啊,不要那么粗鲁啊“啪!老李一巴掌打在晓菲屁上,”啊——“”嫌老子粗鲁啦?你不是很喜欢粗鲁么?昨晚谁他妈泄了八九次啊?谁啊?“说完又是一巴掌,啪!”是谁穿着这么骚的内衣来勾引男人啊?说!“接着又是一下。”啊——!是我,是我这个骚货,这个荡妇,大哥哥,求你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显然,这几巴掌不仅没有打疼晓菲,反而让她更加肆无忌惮了。

  这时,老李突然起身,朝屋的一边走去,从简易的灶台下拿出一根拇指粗的用稻草编成绳子,”今晚就让你爽个够,“我正为老婆担心,却看见晓菲眼神中竟然有一种期待。没想到在我面前十分矜持的晓菲,在这个老男人面前竟然如此放荡。老李走过来,用绳子绑住晓菲的手,牵着她让她跪下,自己则走到我妻子背后,命令她厥起屁股。晓菲圆圆的屁股就这么对着老李,肥大的阴户在紫色内裤的包裹下分外诱人。老李弯下腰,突然用手拍了晓菲的屁股一巴掌,”啊——“晓菲似乎很舒服,摇晃着自己的大屁股,”是不是欠肏了啊?小淫妇?像你这种新婚少妇,今晚一定得肏够本了才行,来,把屁股翘高点,把逼给我看看,“晓菲听完很顺从的又抬高了屁股。老李用手在老婆的阴户上轻轻的抚摸,老婆也随着老李的抚摸又呻吟了起来:”啊~,嗯~~~嗯~~额~!“老李忽然躺下,凑到晓菲阴户下面,”来,坐下来,“老婆坐了下来,老李隔着内裤,舔起她的阴户来,”好哥哥,你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啊…“”  更舒服的还在后面呢,来,过来,我给你特别做了些礼物哦,保证你爽到死。“说着拉着晓菲走到屋中间,自己从灶台下又拿出一条比刚刚那条大一倍左右的绳子,但是要长很多。晓菲不知道要干嘛,眼巴巴的望着老李。老李把绳子扔上房梁,让老婆站在下面,我终于明白了,他把绳子绕上房梁,绳子两端打可一个结,绳子刚刚穿过晓菲的胯下,到由于绳子结得刚刚好,让晓菲的双脚垫着站着,一部分的重心落在了绳子上,绳子正在晓菲的阴户上摩擦。”舒服么?“晓菲费力的站着,表情有稍稍点难受。老李用手用力一拉麻绳,晓菲立即大叫一声:”啊——“”舒服了吧?舒服就给我用力叫出来,“说着又用力地拉了一下麻绳,”啊!舒服,舒服死了,“ ”舒服就让你多完几次,“说完就用力得推了晓菲一把,晓菲被推得荡来荡去,麻绳摩擦在阴户上,我看见晓菲的下面居然湿了,隔着内裤都渗出了水来,连着麻绳居然都湿了。老李看见这情况,蹲下身来看着晓菲的阴户,”哎哟,居然这么湿了,是不是等不及了,想挨肏了啊?“”大鸡巴哥哥,你就别折磨我了,我快被你整死了,快点来肏我吧,我的小骚逼都快痒死了!“想不到我的老婆居然说出这种话。”好,现在就整死你“说着就掏出阴茎,那只阴茎比我的大出一半,也长出一半,想必只有西方人的鸡巴能和他相比了。他掏出鸡巴,并没有急着去插入,而是在脱下老婆的内裤后,将鸡巴放在晓菲的阴部不断地摩擦,但却就是不插进去。我看晓菲扭动着腰部,回过头,十分期待地看着老李的鸡巴插入,见老李迟迟不下手,竟然自己扭着屁股向老李粗大的阴茎上套。老李突然一用力,”啊——“晓菲叫了一声,这突然的刺激让晓菲差点晕过去,老李的阴茎整个没入了晓菲的阴道内。”你个骚货,现在就肏死你!“老李说完,用手掰起晓菲的另一条大腿,让身体和腿几乎垂直,紧接着疯狂的肏了起来。”啊!啊!大鸡巴哥哥好厉害,肏死人家了,啊——好舒服,用力,肏死我…“晓菲疯狂地浪叫着,摇动着屁股迎合着老李的抽送。”你个小骚货,有老公还出来偷汉子,我替你老公肏死你,肏,这逼真他妈紧啊“老李一边用力肏着我老婆,一边用手玩弄着晓菲的奶子。”还不是李大哥厉害,肏了一次就再也舍不得了,啊…啊…用力,大鸡巴老公,用力肏啊,肏死我“想不到晓菲居然会这么淫荡,居然主动叫人家老公。老李疯狂抽插,插了几百下也不见有要射的迹象,难怪老婆那么喜欢他,每次我们做,大约百多次就射了。只见老婆累得气喘吁吁,都有些翻白眼了,期间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大约过了半小时,终于老李要射了,老李加快了速度,阴部摩擦,发出不可思议的淫秽声音。”大鸡巴老公,射在里面,我要给你生孩子,啊…啊…快,射在我的烂逼里面,啊——“终于,老李射了,一场大战终于平息。老婆和老李一起瘫倒在了地板上,而我也悄悄得回了晓菲家。过来三个小时,晓菲才回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