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缘,妙不可言
缘,妙不可言

如苍蝇振翅一般的机械马达声,从李桑坐在餐桌上吃饭开始就一直没有停过。

  这种单调乏味的声音总是莫名的让人感到烦躁。

  「你是不是手机设了闹钟,还是什么东西没关,我怎么总觉得有东西在嗡嗡的响啊?」

  终于,忍无可忍的李桑将目光转向一旁与自己一同吃饭的妻子林萱雨。

  林萱雨今年刚过37,本应步入中年的她却依然看起来像一个20多岁的小丫头,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好像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些什么。白皙的肌肤和娇俏的瓜子脸,似画中走出来的妖精般好看。樱唇柳眉,更是让每一个男人想入非非

  「没……没有啊!」

  听到李桑发问的林萱雨突然浑身一震,反射性的否定了老公的问题。

  「一……一定是老公你最近出差太累了,产生幻觉了吧。」林萱雨的声音显得非常颤抖,握着碗筷的手十分用力,双腿也很不自然的紧夹在一起。好像在刻意忍耐着什么刺激一样。

  「真是这样吗?」

  李桑并没有注意到妻子的异常,反倒是顺着妻子的话,想了想最近几年的工作。自己明明身为公司的高管,但却依然像个业务员一样,一年四季为了业务往外跑。

  不过幸运的是,因为这次工作的调动,李桑以后再也不用去外地出差了,还顺带得到了一个月的长假。可以说是真的走向了人生巅峰,之后也有时间可以多陪陪自己的老婆了。

  自从老婆生了儿子后,自己就没几天在家里住过。现在儿子也上了高中,也只有周末能回来。所以平时林萱雨只能一个人寂寞的在家里度过。因为这件事,李桑常常感到愧疚。

  然而,正当李桑为以后轻松的工作暗喜时,林萱雨却突然站了起来。

  「那个……老公,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好像是感冒了,我就先去睡了,还有,为了防止传染,今天你就睡儿子房里吧。」林萱雨的身体微微的抖动着,额头上密密麻麻全是汗珠,原本白皙的肌肤也透露出一股不正常的潮红。在艰难的说完这些话后,快步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那个……」

  李桑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走到一半的林萱雨睦的一下停了下来。

  「怎……怎么了?」

  林萱雨回头问到,她的脸色十分难看,声音也同样在颤抖。但即便是这样,也只会更加激起男人保护她的欲望。

  「记得吃药。」

  李桑心疼的看着她,对妻子的爱和关切毫不掩饰的放在脸上。然而,林萱雨对此却没有一丝感动,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径直的走回了自己房间。

  「看样子病的不轻啊。」

  李桑依然为自己的妻子感到担忧。

  直到

  他的目光看向了妻子刚刚坐过的地方。

  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熠熠地反射着灯光。

  缘,妙不可言。

  二、

  「你来了啊……母狗。」

  张羽随意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浑身赤裸,但他却对此不以为意,反倒是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看上去十分年轻,穿着也十分简单,仅仅是一件宽松的连衣裙,但这却并不能遮掩女子那傲人的身材。一对巨乳好似两座小山,高高的将胸前的布料撑了起来。芊细的小腿裸露在外,更是为其增添了一份性感与妩媚。这样完美的身材,足以成为每一个男人的意淫的对象。

  不过现在,她只是张羽的玩物罢了。

  女子依旧站在路灯下,并没有因为张羽羞辱性的话语而生气,反而是不断的看向张羽那粗壮的阳物。那热切的眼神和泛红的身体都表现出了女子对于性的渴望和欲求。

  张羽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如果是一般的男人,估计早就扑了上去,将女子压在身下,好好的蹂躏一番。但张羽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明白,他想要的,是这个女人的全部。

  「哦~你还真是变态啊,明明只是看到男人的鸡巴竟然就兴奋了。」女子的眼神十分迷离,睫毛上沾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脸颊更是变的通红,粗重的呼吸声和紧紧抓住衣服的双手都在诉说着女子的欲望。

  「对!萱雨母狗就是变态,萱雨母狗一想到主人的大鸡巴,下面的水就留个不停,奶头也硬的不行,母狗就是想被主人的大鸡巴日,母狗下面的嘴最喜欢喝主人的精液了!」

  受到欲望影响而微微颤抖的声线,配上恬不知耻的淫言浪语,更是为林萱雨添上了一分媚态。

  「你这么淫荡你老公知道吗,如果我是你老公,我肯定早就上吊自杀了。」张羽继续调戏着林萱雨。

  「不过你既然这么想要我的大鸡巴,该做什么你清楚的吧。」林萱雨在听到张羽这一句话后,双眼立马回过了神。接着便慢慢的趴到了地上,一步一步的爬到了张羽的面前,用双手捧起张羽的一只脚,丝毫不顾从面前传来的异丑味,神情陶醉的舔了起来。

  林萱雨的香舌从大拇指开始舔起,慢慢的舔上脚背,再从小腿一直舔上大腿内侧。无声的侍奉和陶醉的神情,无一不让男人为之兴奋,再加上面前的更是如此尤物,即便是张羽,此时也是血脉喷张,阳物狠狠的挺立了起来。

  粗壮的阳物直接顶上了女子的脸颊,男性特有的气味也逐渐扩散开来,慢慢的传入了林萱雨的鼻腔。

  见到这种情况,林萱雨不仅不怒,反倒是嗤笑一声,接着便继续在张羽的大腿内侧舔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林萱雨的手也没闲着,而是将左手握成环,轻轻的在张羽的阳物上套弄了起来。

  与男人粗糙的大手不一样,林萱雨的手是纤细、小巧的。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在每一次的撸动中,张羽都能明显的感觉到骨节与肉冠的摩擦,这样富有节奏的刺激,差点让张羽叫出声。

  而与节奏分明的手指相对的,则是温润柔软的手掌。温软的的手掌将大半个阳物都包裹了进去,随着手掌的律动,张羽的感觉则是自己被一块巨大的海绵包裹了起来,不管他怎么翻腾,这块特殊的海绵总是随着他的变化而变化,时时刻刻让他处于一个最舒适的位置。同时,掌心隐隐传来的炙热,更是进一步的刺激了张羽。

  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在同一次手淫中达到了和谐,再加上林萱雨舔弄大腿内侧产生的瘙痒,张羽一时间有种自己在天上飞的感觉,整个人都感觉飘飘呼呼的。

  「妈的,老子要射了,好好接着,母狗!」

  在一段时间后,张羽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将原本紧闭的精关放开,让自己在一瞬间达到了快感的巅峰。

  而林萱雨也是十分配合,张开嘴,用最为圣洁的表情去迎接这个自己最渴求的圣物。

  磅礴而出的精液溅满了林萱雨的脸,依然是圣洁的表情,不过微微带笑的嘴角出卖了它的主人。在得到想要之物后,她是多么的喜悦,也是多么的兴奋。

  「妈的,老子从来没见过这么贱的人,竟然主动要求被别的男人颜射,是不是你的绿毛龟老公从来没有满足过你啊。」

  张羽一边用语言羞辱着林萱雨,一边用力的拍打着她屁股上的嫩肉,原本雪白的肌肤,渐渐染上了鲜红。

  「萱雨母狗就是……啊!……贱啊!母狗就是喜欢主人的精液……啊!……母狗只要一闻到主人……啊!……鸡巴的味道,就四肢会发软,屄里……啊!

  ……发痒,除了主人的鸡巴外,什么都想不了……啊!……」「老子问的是你绿毛龟老公能不能满足你,老子知道你有多贱,不用你自己说!」

  说着,张羽又是狠狠的朝着林萱雨的臀部抽了两巴掌,浑然不顾她的屁股已经被打得通红。

  「啊!……对!那只绿毛龟根本满足不了母狗,只有主人的大鸡巴才能满足母狗,只有主人的大鸡巴才能让母狗爽翻天!」依然是恬不知耻的淫言浪语,不过这一次,林萱雨神情中更多的却是疯狂。

  那是一种对某种事物近乎病态的渴求。

  「妈的,既然你的屄这么欠老子操,你就坐上来自己动吧。」林萱雨的屁股被张羽打得通红,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她,红肿的臀部带着肥美的鲍肉,不由自主的开始一张一合,仿佛半开的门扉一样,刺激着张羽的神经。

  再加上林萱雨那近乎完美的酮体和引人堕落的骚浪话语,张羽再一次的勃起了。

  听到张羽允许她插入后,林萱雨也是十分兴奋。之前闻到张羽阳具和精液的味道,就已经让她饥渴的不行了,之后从屁股上传来的疼痛感,越发让她的小穴瘙痒的不行。此时此刻,在得到张羽的允许后,林萱雨更是迫不及待的骑在了张羽的身体上,准备将自己全部解放,品尝身为女人的快乐。

  直到

  两个人听到了空易拉罐被踩扁的声音。

  缘,妙不可言。

  三、

  刚送走私家侦探,李桑便拿起了侦探这几日的成果,照片中的主角正是林萱雨,而林萱雨的行动也正如她所说的一样。逛街,看电影,吃饭。丝毫不差。

  但有些时候,正是这丝毫不差才会让人感到恐怖。

  「或许真是我错怪了她吧。」

  李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这么想。毕竟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自己的眼前,实在没有再去怀疑她的理由。不过感冒了还每天出门也确实是太奇怪了吧。

  「也许真的是她太寂寞了吧。」

  他多么希望自己一个星期前在餐桌上看到的只是假象,好让自己相信两个人还是像以前一样。但可惜的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真切切的印在了李桑的眼中。

  「叮咚!」

  门铃响了

  。

  「来啦!」

  李桑摇了摇头,将所有不愉快的想法全部诛之脑后。不管事情到底如何,生活还是要接着过的。

  「奇怪,她不是说今天要晚点回来吗?」

  这么想的同时,李桑伸手打开了门。

  ——————分割线———————

  欢愉过后的男女紧紧的抱在一起,此时的平静让人完全想象不到之前交合的激烈。唯有女子那泛红的身躯,和男人那瘫软的阳具,无声的诉说了这一切。

  「母狗,你老公都派侦探找上门来了,你还跟我在这里偷情,你就不怕被他发现吗?」

  张羽嘴上说着的同时,手也没有闲着,粗壮的手指毫不怜惜的蹂躏着林萱雨那肥美的肉穴;,手指上下翻飞,高明的指法不断的挑逗着女人最隐秘的地方,让刚刚才高潮的林萱雨脸上又染上了红晕。

  「主人你不是把那家伙收拾走了吗。」

  林萱雨受到张羽的挑逗,身体不自觉的开始抖动起来,言语间也尽是轻柔的娇喘。

  「你当那导入机是遥控器,想用就能用?」

  张羽凶恶的横了林萱雨一眼。

  「老子好不容易等了一个星期等到了周末,正准备找个新女人过过瘾。结果却被这个绿毛龟给搅混了。更该死的是这个弱智侦探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他妈白白浪费了老子一次催眠的机会。」

  张羽恶狠狠的说到,眼神和表情中毫不隐藏的展现出了他的怒火。

  「老子本来只想让他当个绿毛龟的,他妈的竟然敢坏老子好事。哼,好好等着吧,老子过两天就去收拾你。」

  张羽看了看怀中颤抖着的女子,停下了对她的挑逗。

  「不过,就让这绿毛龟的老婆先抵账算了。」

  淫笑着的同时,张羽吻上了林萱雨娇柔的小嘴。

  接着,便又是一番云雨的开始。

  几天后。

  林萱雨站在自家的门口,用修长的手指按下了门铃。

  张羽在一旁静静的站着。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抓着像玩具枪一样的东西。这就是他口中的催眠导入器。

  他所等待着的,就是李桑毫无防备开门的一瞬间。

  这正是他的决定和计划。

  「叮咚!」

  门铃响了。

  「来了。」

  清脆的声音接着门铃的声音,从门内传了过来。

  不一会,

  门打开了。

  张羽掏出了导入器,对着渐渐打开的门,果断的按下了开关。

  「gameover~」

  四、

  张羽随性的坐在李桑家的沙发上。浑身袒露着的他,默默的享受着林萱雨的口交,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背后,年代久远的唱片机唱缓缓放着肖邦的谐虐曲。在舒缓的节奏下,音符不断的跳动着。欢快,而悠扬。

  张羽的内心也如这曲子一般,被满满的愉悦感所占满,一种来自征服的愉悦感。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一切正如他想的那般。

  「还有十秒。」

  张羽看着被绑在板凳上的李桑,不由的倒计时起来了。

  他让李桑忘记了自已已经被催眠,并且让他好好的睡了半个小时。

  他十分的期待,期待着一无所知的李桑醒来后究竟会是怎样的表情。

  当李桑看到心爱的妻子在别人的胯下呻吟妩媚时,是否还能像平时一样笑容满面?到底是会惊讶?还是会愤怒?亦或是,绝望?

  看着板凳上的李桑睡的如此沉静,张羽的嘴角又扬了起来。

  不过这次,他自己都没发现。

  玩弄人心,或许才是ntr最根本的乐趣。

  「3……2……1……0」

  倒计时数完了。

  李桑睁开了双眼。

  「真是不错的表情啊。」

  那是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表情。惊讶,愤怒,绝望全部交织在李桑的脸上,原本清秀的五官变得扭曲起来,一瞬之间竟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此时在李桑的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平时的温文尔雅了,有的只是一种崩坏了似的疯狂。

  看到这样的李桑,一股病态的快感涌上了张羽的心头。他不由的笑出声来了。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一切正如他想的那般。

  「你个狗王八蛋!你他妈到底对萱雨做了什么!快把老子放开!老子跟你拼了!」

  李桑扯着喉咙吼着,四肢用力的拉扯着绳子,然而这一切却都并没能改变什么。

  「我对萱雨做了什么,不如让这只母狗自己告诉你吧。」张羽笑着说,伸手拍了拍林萱雨的屁股,引得雪白的嫩肉一阵抖动。

  「我杀了你。」

  李桑从喉咙中挤出四个字。

  张羽没有搭理李桑,继续用手拍打着她的屁股。吃痛的林萱雨不仅没有把屁股缩回去,反而把自己的嫩臀翘了起来,将那最隐秘的花蕊给暴露在两人眼前。

  让张羽打的更顺手的同时,也能稍稍触及到自己的花心,给自己带来快感。

  「母狗,还不赶紧告诉你的绿毛龟丈夫我做了什么?」张羽催促道。

  听到这一句话后,林萱雨才依依不舍的将阳物吐出。一条透明的水丝从林萱雨的樱唇牵出,越拉越长,最后缓缓的滴落在地,更是增添了一丝妩媚的感觉。

  离开张羽的林萱雨走到李桑的面前,微微的张开樱唇,吐出了两个字。

  「老公」

  依然是原来那种甜甜的感觉,但面前的林萱雨却有让李桑对这种感觉感到陌生起来。

  迷离的眼眸、微醺的双颊,以及那妖艳的笑容。这些李桑从没在林萱雨身上看到过,但这一切却又显得那么和谐。再加上林萱雨本就是个尤物,李桑不由的有些心动了。

  说话间,林萱雨把自己的裙子拉了起来,女人鲜嫩的花蕊在李桑眼前展现的一览无余。

  原本蓬松的阴毛因为沾上淫水而紧紧黏在了花蕊的上方,从花蕊中流出来的花蜜顺着大腿根部不断向下流淌,时不时的滴在地板上。在溅出小小的水花的同时,也不断发出淫靡的嘀嗒声。

  「母狗在这两个星期里啊,每天都被主人的大鸡巴调教,一天到晚做个不停。

  现在母狗只要一想到主人的大鸡巴,下面就会痒的不行,淫水也不停的往外流,晚上得要着自慰棒才睡得着。现在母狗已经离不开主人的大鸡巴了,母狗最喜欢主人的大鸡巴了。」

  仍旧是那种甜甜的语气,但是这次却说着毫无羞耻的话语。

  然而,看着这样的林萱雨,本应该愤怒的李桑,现在却毫不争气的勃起了。

  这一切都被张羽看在眼里。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一切正如他想的那般。

  「母狗,好好调教他,以后他就是你的男宠了。」张羽笑着向林萱雨发出了命令。

  看着原本相爱的两人不断被自己玩弄在股掌中,征服的愉悦感又填满了他的内心。

  「好。」

  林萱雨同样是笑着。但本来就妖艳的笑容却突然变得更加的妖艳起来,隐隐的透露出一种病态。

  原本喊着老公的林萱雨此刻却是毫不留情,高高抬起左脚,踩到了李桑的脸上。

  「给我舔!」

  裹着丝袜的脚不断的在李桑脸颊上摩擦,略微粗糙的质感不断传来,仿佛直接踩在了李桑的大脑上,酥酥麻麻的同时,还有一点痒。

  微重的汗臭味儿透过丝袜传来,还混合着女性荷尔蒙的香气,猛烈的气味不断的袭击着李桑的嗅觉,一时间,这种感觉让李桑不由的有些失神。

  「男宠还敢不听主人的话?看我不好好惩罚你一下!」李桑的失神让林萱雨变得恼怒起来,将原本踩在脸上的脚,狠狠的踩向了李桑的阳具。

  剧烈的刺激让李桑瞬间回过神来了。

  但这刺激不是疼痛,而是快感!本就勃起了的阴茎又在一瞬间胀大了几分。

  觉得不解气的林萱雨又狠狠的踩了几脚。接着,便用脚后跟死死的顶住阴茎,像磨盘一样旋转摩擦了起来。

  「啊!」

  巨大的快感让李桑忍不住喊了出来。

  「哦?你这小鸡巴别人踩竟然还会兴奋,你难道是个受虐狂吗?」林萱雨的手指搭在嘴角的上边,媚态的笑容让人不由的想干他娘的一炮。

  「不,不是的,啊!啊!」

  李桑想要反驳,而此时的林萱雨却换了种姿势,不再抵着李桑的阳物,反倒是用脚掌心不断的上下撸动着。

  尼龙布料的触感从肉冠上传了过来,与之一同的还有剧烈的快感。细腻的绸子配合微凉的触感,在一上一下间,带动着李桑的每个细胞,让快感在不断得叠加。再加上林萱雨脚心那完美的柔软度,每一次撸动,都让李桑有种欲仙欲死的冲动。

  「不,不行了!我要射出来了!」

  说着的同时,一道白线从李桑的阳具中射了出来,绝大部分都溅在了林萱雨的身上和丝袜上。

  「真是的,竟然擅自就射了!」

  说着,林萱雨一巴掌扇在了李桑的阳物上。刚刚射过的阴茎格外的敏感,在这一巴掌后,李桑忍不住抖了抖,将残留在阳物里面的精液全部射了出来。

  「啊哈,这个烂鸡巴被打还很高兴呢!」

  林萱雨笑了出来。

  「不仅又短又小,还是个M,真是没救了。」

  「不过我以后会好好指导你那无可救药的受虐鸡巴的。」林萱雨又开始用手帮李桑撸了起来。

  「教会你那可怜的受虐鸡巴,闻到女人的味道汁液就会留个不停,只要我一声令下就会射精。」

  林萱雨双手套弄的速度加快了。原本刚射完精的阳具此时又涨的通红。

  「时间多的是,你一定能成为合格的受虐奴隶哦。」林萱雨的满脸尽是狐媚。

  「老~公~」

  张羽坐在沙发上,十分满意眼前上演的活春宫,李桑的每个变化都让他感到十分的愉悦。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一切正如他想的那般

  吗?

  一丝不安悄然出现在张羽的心中。

  一切都未免太过顺利了吧?

  顺利到李桑每个表情都和他想的一样?

  怎么可能!

  「闭上眼睛。」

  李桑的声音出现在张羽的脑海。

  诡异的是,面前的李桑并没说话。

  但更诡异的,是张羽竟然真的闭上了眼睛。

  「睁开!」

  张羽睁开了眼睛。

  「真是不错的表情啊。」

  李桑坐在沙发上,正是之前张羽坐着的位置。林萱雨则伏在李桑的大腿上,用鲜红的舌头不断舔舐着男人丑陋的下体。

  而张羽此刻却被绑在椅子上,这也正是之前李桑被绑着的位置。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张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我说其实是你被我催眠了,你信吗?」

  李桑晃了晃手中的催眠导入器,悠然的说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不可能,你应该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你一开门就被我催眠了,这肯定是假的!」

  张羽发了疯似的辩解到。

  「谁根你说我不知道了,我的侦探可是把一切都记录了下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和我老婆的关系了。」

  李桑看向林萱雨,摸了摸她的头。

  「怎么可能,你的侦探明明被我给催眠了。你看到的都是假的,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张羽癫狂的笑着,好像看透了一切。

  李桑看着眼前的张羽,叹了一口气。

  「谁告诉你我只找了一个侦探了。我告诉你,你送过来的侦探刚走,我自己请的就来了。」

  李桑顿了顿

  「而且,就是因为你催眠了那个侦探,我才能知道你有这么神奇的玩意啊。」「那你也不可能知道我什么时候过来啊!而且你一开门我就把你催眠了!」张羽扯着喉咙嘶吼着,依然不肯认输。

  对此,李桑无奈的笑了笑,将手边一个像纽扣一样的东西丢到了张羽的面前,说道

  「知道这是什么吗,窃听器。这东西在我老婆包里可是呆了不少天啊。不过你是小孩子吗?竟然一点都不防备的把所有计划说了出来。」「即使这样你也开了门啊!而且我确实催眠到了人!」张羽继续辩解道。

  「没错,你确实成功催眠了人,但可惜那个人不是我,是我儿子。既然都知道你计划了,我还会傻到自己送上去吗?」

  李桑不屑的笑了笑。

  「不过你也是够可以啊,门一开就动了手,连人都不好好看清。如果不是你这么粗心,我还没这么容易把东西抢过来呢。」张羽底下了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极力的想要否定这一切。但真实的场面与合情合理的解释让他动摇了。

  突然,张羽又笑了出来。狰狞的笑声在房间里不止的回荡着。

  「这个导入器一星期只能用一次,我催眠了你儿子,你就不能再催眠我了,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根本没有被催眠,对!这肯定是在做梦!」「唉,又是谁告诉你一个星期都没过完的。」

  笑声停止了。

  五、

  李桑看着张羽,悲伤与享受两种矛盾的感情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李桑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将一个人彻底摧毁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坐在了权利之巅,可以任意掌控他人的生死,未来,甚至是情感。

  就如同吸毒一样。权利的快感就是如此的让人欲罢不能,渐渐引人堕入深渊。

  然而,下体的感觉却将李桑拉回了现实。

  林萱雨依然在帮李桑口交,鲜软温润的肉壁包裹着肉棒,从口腔中传来的热度几乎要将肉棒融化了。灵活的香舌也一直在龟头附近摩擦,不时地舔舐一下尿道口,之后便接着侍弄整个阴茎。这样一来一回的刺激让李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没过一会,李桑便射了出来,林萱雨更是一滴不落的将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林萱雨像只发情的母狗一样,炙热的目光牢牢锁在李桑的阳物上,毫不掩饰的将欲望摆在了脸上,已经完全看不见往日的睿智与清纯了,剩下的只有淫荡和妩媚。

  看着已经彻底绝望的张羽,以及人竟可夫的母狗林萱雨,李桑终于明白,自己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了,只要这个催眠导入器还有一天在自己手上,那么他就将君临于众人一天。

  李桑笑了,歇斯底里的那种笑。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往日的他了,内心里黑暗的欲望开始不断的滋生。因为,他现在有了实现自己欲望的能力,只要他想,获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容易。

  恍惚间,李桑似乎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张羽的影子。

  「或许我就是下一个张羽吧。」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了李桑的脑海中。

  绝大多数情况下,神器只会被强者所拥有。自己能拿到这个导入器,只不过是自己强于张羽,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罢了。

  稍微清醒些的李桑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自己只不过是暂时拥有它罢了。

  「不过现在神器就在我手上,我为什么不去享受呢?」说完,李桑又笑了起来,看着手中的神器,脑中不断翻滚着下一个猎物。

  命运就是如此,没有谁可以看的清。你可以揣测它,质疑它,但永远不可能抓住它。然而,正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却又在不断的改变着我们的人生。不到最后,谁又能知道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