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真实的经历
真实的经历
我是小拽,由于跟“教师”比较好,而且知道“教师”能给我加很多分,所以我把我的经历纪录下来了。当然我的经历很普通也没有什么曲折离奇,这也不是什么奇人异事,只不过是发生在我生活中的一个插曲。当然大部分人会称之为艳遇,另外强调一下,不要对我的文笔做什么评价,我记得上学的时候我每次写作文基本上得分都很低,估计是我这个人不善言表。那就闲言碎语不要讲,开始我的故事。   这是暑假的一天中午,由于我们这是海滨城市对于那些内陆地区来的人会感觉很舒适,但从小成长在这,并不太知道内陆的气候到底什么样,反正觉得这里就很热,跟往常一样,洗洗刷刷之后就盘算这这一天的计划,由于父母都在国外,基本上这里就我一个人住,偶尔亲戚那些大伯婶婶什么的来看看我,从小比较独立的我,父母都比较放心。有的时候伙计门子来我这喝个酒吃饭什么的陪陪我,不过这种生活时间久了就会觉得比较无聊。看看外面的天,都能看到地上的热气,于是还是放弃了出去high的念头,唉,这么热的天还是在家里老老实实上上网行了。   上网是个相当无聊的事情,正想着想着...反正就是不自觉的打开“fu58”(全称我就不写了大家都知道),这网站可以说看了5、6年了吧,一直不错,没广告也没病毒的。寻思找部片子下。虽然没找着合适的,但满网站的图片已经让我硬了,随便在电脑硬盘里找了部片子准备SY。(我是好孩子一般这种事都自己解决,很少召妓)   这时候我形容一下我这的地理环境吧,楼不算太旧不过也有年头了,我的房子住在一楼,还有院子,我的窗外是一个开阔地大约有20平米吧,窗户旁边是另外一户邻居,窗户对面就是另一座楼的,相离的比较紧也就是4、5米远吧,对面有户邻居虽然不太熟,但是也偶尔打过招呼,那是一个27左右的少妇,孩子差不多已经3、4岁了吧,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身材依然不错,我经常在窗上偷看她,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时不时的引起我的欲望,他的老公好像出差还是怎么滴,很少能看见,我正准备SY这时候发现她洗完衣服在院子晾衣服,由于夏天她穿的很少又在自家院子她显的很随意,小小的短裤秀出她那修长的大腿和丰满的臀部穿着人字形的拖鞋,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汗水湿润了她的T恤衫,而且那件T恤不算小,估计是他老公的,使得短裤若隐若现,不仔细看还以为下身什么也没穿,我看见她美丽的面容、婀娜的身材函十足的女人味时,一股邪恶的欲望便从内心深处涌现,难以压抑。在她低头拿衣服的一瞬间我发现她居然没有穿内衣。这个嫂娘们,真想上去强奸她,不过也就是想想没有那个胆量,边看着她边SY,一会便射了,低头擦拭完之后刚一抬头发现她正呆呆的往我这,我吓的立马缩回去了,心想她不会是看到了吧,我也不敢抬头看了,赶紧窜到令个一个房间了,之后几天也都小心翼翼的。   大约过了半个月,某天就是旁边的一个邻居老大爷让我过去帮他忙,我就过去了,老大爷家就挨着我上次偷看她的那个窗旁边。跟那老大爷很熟所以我在家的时候,老大爷经常叫我去他那陪他下棋,这次是叫我帮他把油烟机卸下来,我就寻思,你个死老头,找着不花钱的民工了是吧,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但也还是要干的。我这人善良比较喜欢助人为乐,刚一上去我就纳闷了,嘿你这油烟机可够古董的,全螺丝,我汗死,我说大爷你起码给我个螺丝刀吧,我好给你卸啊。老大爷说:“唉吆,这一说我还差点忘了,螺丝刀借给对面小田了”我说哪个小田,就咱家对面那个,想想她搬过来也就是个2、3年吧,大爷打断了我的思路,:“你想什么呢你,赶紧去把螺丝刀要回来,不知道她用完了没有。我说:“额,不是吧,大爷我不太熟啊” 多大了还不好意思,你也好意思说,这老头下棋跟嘴巴一样利害,估计再年轻三十岁这就是个人才,我也不跟他废话了,我直接就去她那了,到了门口,她们家门是虚掩着的,我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问:“有人在吗”(这不废话么),接着就听到了一句温柔的回答,谁呀,我回答:“我”(反正我们那都这样,问:谁。一般都回答:我),然后他打开虚掩着的门,看到我,我感觉得到她有些惊讶,她依然穿的跟那天一样,小小的短裤,鞋还没来得及低头看,实际上是不敢,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她,感觉到她身上的一股芬芳,那股香气扑面而来,她顿了下然后问我:“你是?”,我笑了笑说:“姐,我就住那,随手指了指”然后她接着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回答说,邻居大爷螺丝刀您借去了,他要用,让我来取。她应了声,然后说,你进来等等吧。我去拿,坐在她们家房间里觉得很闷热。也没开空调,看着她时候的背影,我不禁又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我靠又硬了。就穿了一条短裤。太明显了。我这艰熬呐,万一一会她出来看见怎么办,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想着想着她一脸无奈的出来了,我刚一抬头就发现了她脸通红的看着我的小弟,我这个尴尬呐,一直这么僵持着,然后她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说:“没找到"让我再找找吧。这时候我已经忍不住了,我对她说你慢慢找我等会行了,她说:“好吧”这时候按耐不住的情感已经喷发了,她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悄悄跟了上去,在她背后一把抱住了她,双手像两只铁锅牢牢的扣在她丰满结实的乳房上,她叫了一声,应该是被吓着了,我马上把她转过来,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亲吻,迫使她无法喊叫,当然,可以不夸张的来说我还算比较帅的,而且在大学还是校游泳队的,她拼命挣扎着,我边吻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此处甜言蜜语太多了我就省略了,过了一会她的反应也没有那么强烈了,可能是劲用完了,我边亲吻着她边脱她的衣服,忽然感觉她脸上湿湿的,难道是我的口水?不能吧,我还算比较温柔吧,我看了一下她的脸,发现她脸上已经泪痕斑斑了,我突然心中一颤,应该是良心发现了,我停下了,跟她说,对不起,我....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我把她从床上扶起来,她并没有挣脱我扶他时候的手,这让我有些意外,我也一直没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随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纸巾递给她,她已经停止了哭泣,我有点不知所措,还在不停的说对不起,突然她打断了,我不是因为你刚才的事而哭的,她说那年她从乡下来到城里,听到这我有些诧异,从她外表,反正哪哪都不像是乡下的女孩子,我从旁边的茶几上给她倒了杯水,她哽咽了下接着说,那是5年前,她高中毕业,由于家里并不富裕所以到城里打工,这是她们那女孩子很普通的出路,要不然就直接在村里找个人嫁了,所以那时年轻倔强的她不想就这么一辈子待在村子里,更何况她现在也不打算结婚,跟很多人一样,觉得那是个满怀希望和憧憬的地方,带着幻想她踏上了打工的旅程,刚来到我们这时候,她是在一家饭店当服务员,后来经人介绍当了保姆,虽然保姆的工作比较舒服而且工资还比较高,但是由于外在条件太好了,一直没有机会当全职,只有东边几小时西边几小时的每天跑,有一次她接到经理电话说是一个新客户需要一个全职保姆,给的价钱也很合理,通过她们的花名册选中了她,她乐坏了,一口就答应了,但她不知道她已经一步步的走向危险,这天就是她第一天上班,通过她们的经理了解到,这个新客户是个生意人,经常要出差,所以家里很乱需要收拾,怀着激动的心情她来到了他的家里,由于出差他把钥匙留给了一个朋友,如果她愿意干的话就给他这位朋友打电话去送钥匙,等她按照事先得到的地址来到他的家的时候,他的朋友已经到了,正在等他,我们就暂时叫他这位朋友kk吧,kk跟她打了声招呼,上下打量了一番便把钥匙交给了她离开了,她能感觉得到,kk的眼神色迷迷的,离去的时候还一直注视着她的胸部,她进到了他的家,比她想像中要干净的多,冰箱上有他留给“小田”的纸条(她叫田晓,前面已经提过),他嘱咐小田睡的是哪个房间,什么东西不能动,需要干什么、噢还包括他的手机号等等一类东西,看过之后小田便开始了打扫,半个月过去了,小田一次也没有见到过他,因为他每次回来都会提前告诉小田,中午几点到几点我和朋友要回家谈事情,晚上几点会离开,在这期间不希望她在家里。  跟往常一样,他打过来电话,让小田中午前离开,让小田晚上9点再回去。小田对此已经习惯了,她便收拾了收拾就去了老乡那,到了9多点她回家了,到了门口发现厨房的灯是亮着,小田想,太大意了都忘关灯了,边想着便开门进去了,刚一进门她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打开灯他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男子,此男子大约30岁,穿着三叶草的运动衫,下身穿着短裤,穿着拖鞋,虽然脸上的头发有些凌乱还有点胡子拉碴的,但可以看的出长的还算比较有型,她吓了一跳刚想退回去,可一想,会不会就是他呢?看到他醉醺醺的,桌子上的啤酒罐散落一地,应该是他吧,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他身边,推了推他,你是不是宗先生?(就是雇用小田的那家主人),问了几遍之后他迷迷糊糊的回答,靠,谁喊的这么客气,来喝酒,边说着半睁开眼睛看到小田,便吆喝起来,唉吆喂,这哪个店的小姐,长的很漂亮啊,小田吓的往回一缩,赶紧说到,宗先生你喝多了,我把你扶进去吧,小田把宗克慢慢的扶起,宗克说不用扶,我没醉,宗克半推半就晃晃悠悠的就走进了房间,小田看到宗克差点摔倒,便赶紧又上去扶了一把,这一扶不要紧被宗克无意的一摔胳膊随着宗克一块倒上了床,宗克酒醒了一小半,看着眼前的美女马上就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欲望了,小田拼命的挣扎,边挣扎边喊,宗先生你..别...别这样.....不要啊,然后小田拚命的挣扎,乱抓乱踢的。。哎呀!小田用膝盖乱撞着,无意中竟撞在宗克的下阴,他惨叫一声跌开。宗克痛的大叫,小田也顾不得已经半开的衣服,马上起身想夺门而逃。可是倒地的宗克一下抓住了她的腿,小田本来就慌张,这一下让她撞在了门边上,宗克见状,追上去一拳打在她腹上。小田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卷作一团,再也无力反抗了。他抓着小田的头发把已经再地上的小田连打带踢的拽上了床,一手扯掉已经半开的衣服。真是一流的乳房!小田的乳房是完美的梨形,十分丰满而且坚挺,更是充满弹力,用力捏弄着她的美乳。宗克在小田的脸上上狂吻,小田只能无力的避开他的嘴唇。他硬要吻在她的唇上,宗克的呼吸里全是小田的处女体香。小田紧闭着嘴,忍受着宗克满是须根的臭嘴。宗克用力扯着小田的乳头,她张嘴呼痛,他便乘机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勾引着她的小舌头,吸吮着她舌头,小田呻吟着,刚才那一拳的确不轻,小田只能发出阵阵喘息,越是这样更显得诱人。小田的肌肤像丝般滑溜,而且散发出一阵幽香。宗克看到她峰顶上的乳头已经开始反应,粉红色的乳晕在迅速的扩大。哈哈!宗克边吻着边狂笑着,吸吮着她的乳房。真是人间美味。小田的声音越来越哼的呻吟,没看出来宗克还是一个性爱高手,虽然是这样,但小田还是挣扎着虽然显得苍白无力,宗克把手探入小田的大腿内侧。宗克感受着小田身上最幼滑的肌肤,手轻轻穿过裤管,落在小田的内裤上。小田拚命合紧双脚,不让手再深入。宗克便停在女孩的内裤上,隔着薄薄的布料,抚摸着小田的下体。他从里面反手一把将小田的裙子连扣一起逮了下来,他马上看到内裤周围有些湿润,当然这是小田的汗水,被打的了之后疼痛和先前的挣扎的她已经出了少许的汗,越是这样,内裤周围遍更显的晶莹剔透,充斥着少女特有的气味。就算任何一个没有醉酒的男人这时候也会没有了道德底线,他看到在劣质布料的湿印,正在慢慢的扩散,渐渐的呈现在他的眼前是那种独一无二的特殊香气!宗克根本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大概是醉酒的缘故,只知道他愿意永远的嗅下去。这时候小田的反抗越发的强烈了,宗克见状又一拳打在了她的小腹,然后将小田的手反绑起来,为了防止他的小弟再被攻击,他早已用自己的双腿把小田的腿给分开了,他压在小田身上用手指掀起内裤边缘的橡筋带,触在她的阴户去。宗克感到小田阴部马上产生强烈的颤动。她用力的加紧双腿,但现在要阻止手指的入侵,已是无补於事了。宗克的手指不断的移动,分开了少女紧合的阴部。宗克停止了亲吻,而是将目光投入到那两片鲜红色的美丽花瓣处,他可以清楚见到,已经被宗克刺激起来的阴蒂在阴唇交接处剧烈的颤抖。而从那个还没开采的衷心正不断分泌出清香的淫水。  宗克这时候已经硬的不行了,估计是酒精的作用,他将小弟凑近已经似乎因疼痛晕过去还有少许知觉的小田嘴角,她虽然不愿意,但终於还是被侵入了。第一次的小田根本不懂得口交,这让宗克的小弟在里面乱撞很是不爽,于是宗克横下心来,将小弟移到小田未被开采的小口,已经欲望燃烧的宗克已经顾不上小田的感觉了,用力迫开紧箍的阴道口,在少女痛苦的哀号中,突入了处女洞。宗克的小弟无情的推进,四周的嫩肉像铜墙铁壁一样,将小弟紧紧夹着。这种感觉,宗克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小弟继续开山劈石,一直前进到处女膜前才停了下来。小田已痛的泪流满面,下身像被针扎一样,要将她撕开两半似的。她拚命的摇着头,手拼命的想要移动来抵抗,但却因被绑住无能为力。而且腿只能劈的大大的,宗克稍一停顿,突然将小弟突进,小田发出凄厉的惨叫。美丽的面庞痛得扭曲了,眼泪又从紧闭的眼眶中飞射而出。宗克没有停下来,他已开始猛烈的抽插。小田的阴道因为生理原因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减轻了小田的痛楚,在宗克的猛烈攻击下娇啼宛转,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复杂呻吟。宗克兽野般的强暴一直持续了30分钟,小田也开始不停的抽泣,下体的疼痛和快感已变得习惯,像不属於身体的一部份。小田像个布偶似的,随着潘俭开的抽插,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来回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个来回,宗克洪水般的精液终于高速的喷射出来了,浓烈的男性气味从在阴道口满溢而出的精液中散发出来。  这时候的宗克已经爽的欲仙欲死的了,他把已经绑住手的小田彻底的绑在床上。然后抱着小田就这样睡着了。完